·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English | 30周年专栏 | 基金会 | 杂志社 | 公共政策 | 公众意见 | 中国改革论坛 | 走势座谈会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首页本会概况本会动态改革聚焦学者专栏科研成果专题视频
首页 >> 会议专题 >> 2016年中国改革论坛 >> 银温泉:要通过改革一次性解决国企机制问题

银温泉:要通过改革一次性解决国企机制问题

2016-12-06 11:13:40

    由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主办的“2016中国改革论坛”于12月4日在北京举行。国家发改委宏观研究院经济管理与体制改革所所长、原辽宁省发改委副主任银温泉出席并演讲。
    他表示,中央政府对东北的支持很多了,这里面要有一个底线,明确财务的硬约束,可以给予支持,前提是要进行改革,进行股权多元化,推动制度的变革,使问题的解决是一次性,不能是这次解决了,还期望下一次,这次改革核心是激发市场的活力,激发企业的活力,充足主体的活力,通过改革把国企的机制问题解决了,我们才能给下一步的结构的转型、结构的调整一个好的基础。
    以下为演讲实录:
    我原来一开始想讲一下关于民企,因为我们所今年参与了产权保障法治化的课题研究,现在文件出来了,我想回过头还是讲国企,再讲的话,就讲会议精神。我自己的一些想法和大家做一个汇报。
    因为从现在看结构调整任务比较艰巨,大家谈到去产能,现在看去产能和结构调整任务还是比较艰巨的。从今年来看,去产能任务完成的比较快,比较好,现在至少是煤炭、钢铁,从今年来看,已经是提前完成任务,但现在来看,我感觉这里面的一个好的方面,比较快。
    但是难度在哪里呢?今年的“去产能”相对比较容易,因为很多的厂已经停了,是把它算进来了。现在一个问题是产量下来了,有的产能还没有去。还有一个,感觉流通这块上去了,价格上去了,但是从生产的形势来讲还是比较严峻,跟说的山西一样,煤价上涨了,流通环节上成效比较明显,生产环节没有那么明显。另外,从整个行业上来看,“去产能”取得进展比较快,但从改革的角度来看,企业的活力、动力这方面的进展没有那么大,所以“三去一降一补”核心是一个改革的精神。
    从今年这几次去的行动来看主要是靠行政手段,不管是煤炭、钢铁,一说是大干276天,是有限制数的,现在煤炭价格涨了,又放宽到了300来天,主要是靠行政手段,在传统产业里面是这样,在这次产能过剩、去产能里面新兴产业领域也是这样的,因为行政手段的激励、行政手段的鼓励使得很多的新兴产业也出现的产能的过剩,像风电、新能源。不管是去还是上,主要靠行政手段。
    还有一个问题是国企的重组,很多的企业尤其是地方企业,把地方经营不好的企业,让中央企业去并购,划到中央企业的名下,实际上跟下一步的改革制造了一些难度。另外在国企重组里面,把一些民营企业的产能也拿去了,实际无形中缩减了民营企业的名额,对于下一步活力的问题是一个挑战。核心的结构调整去产能,核心是要发挥市场的决定作用,摆正政府的位置,政府更多的是依靠竞争性的政策,不是简单的靠行政手段、产业政策,更多的还是要发挥市场的作用。我想对于政府的改革就不多讲了,还是重点谈国企改革。
    国企改革,从全国来看,国企的地位非常重要,这是从全国来看,从地方来看,我是以东北为例,上半年到东北去了两次,像东北国企的地位非常重要,不管国有资产在国有企业里面的占比,还是央企在东北的比重,国企的份额非常重,所以从地位来讲必须是要把国企改革放在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上。因为是从这次大的改革里面,国企改革一直是在往前推进,十四届三中全会里面明确提出来企业的改革要建立一个现代企业制度,而且当时列了16个字,产权明晰、权责明确、政企分开、管理科学。分享非常明确,包括后面的几次会议,像十五大,不仅提出了建立现代企业制度,而且提出了战略性布局调整,大的方向、大的布局都非常明确了。
    但是从现在来看国企还存在很多的问题,一是分布的还是比较宽,几乎在每个行业里,二是一股独大,像辽宁现在是集团公司这一层次80%的从上半年我们去的时候看到的,80%都是国有独资的,政府干预起来就比较方便,当时在省里的一家煤炭企业,想搞一个多元化,现在感觉到煤炭形势不太好,更多的想转到其他行业发展,当时省里的主要领导过去开办公会的时候就讲了,你如果这样搞的话,你就不是煤炭企业了,你以为是你说了算吗?真正的老板是我,你不能这么干,一股独大的情况下国企对于这种情况的干预力度比较大。
    内部人控制,监督不到位,不是讲监督不到位出现腐败,主要问题是国企的经理人在经营层次,他们在说了算的情况下,有想把企业做大的动机,因为只有把企业做大了,级别才能上去,不容易被别的国企兼并。所以有一种做大的动机。
    还有一个预算软约束,是国企的典型的弊端,在东北特钢的表现上非常明显,300亿的投资,到现在这个企业开了一个地方国企的债券违约的先河,到现在进入了破产重整的阶段。十年的振兴当中没有注意解决好自己的发展规划的问题,没有解决好自己的这种历史遗留问题,还是不断地来扩张,因为在他们看来,不管是东北特钢,还是别的央企,债务都是中央银行的,最后中央要负责、国家要负责,可以不管自己借多少债,这是软预算约束的问题。结果是出现了效益比较差,从几个企业的情况来看,企业里面跟行业的每一块钱创造的收入来讲远远低于行业,有的是行业的5.6/1,一半,效益比较差。
    从这几个方面来看,从国企来看必须要加快改革,因为结构调整也好、“去产能”也好,目的是改革,最后是要释放它的活力,现在国企的活力不够。
    从国企改革来看,现在感觉还是要重点解放思想,因为我们继承的是斯大林经济学观点,原来我们学政治经济学的时候,社会主义等于全民所有制加计划经济、加按劳分配,从这一轮的改革,就是一个坚持实事求是,七八十年代的时候,小平同志在十一届三中全会作的报告里就说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应该说实事求是是我们党任何时期都是一个战胜困难的法宝,从我们对的社会主义理解来说,按劳分配最先突破的,不是简单的按劳动时间分配,变成按要素也好,还是多元的要素也进来了。计划经济这个地方,是在南巡讲话之后,把计划和市场不看成一个标志了,现在对全民所有制或者是国有制还是把它看成一个基础,还是作为一个基本特征也好,在这一点上没有发生一些大的变化。
    下一步国企的改革首先是要在思想上解决问题,应该实事求是,我觉得这一次习总书记在东北考察的时候提出“三个有利于”,这样为下一步国有企业的改革指明了方向,明确提出国有企业的改革应该有利于国有资本的保值增值,有利于提高国有经济的竞争力,包括放大国有资本的功能。我理解,国企在这种效益差的情况下,不能自己我们的一个基础,下一步改革必须围绕怎么能够提高国有经济的竞争力,在这方面下功夫。所以我想在这一方面来讲,现在三中全会里面明确提出来要发展混合所有制,包括调整国有经济战略性布局,要发展混合所有制。
    从这次到东北看的情况,到沈阳和大连去看,到沈阳看的时候,听到一些企业更多的讲的是问题,到大连地方去看了时候,一个是大连机床,还有冰山这样一些企业,应该说谈了很多很好的经验,从大连的企业来看,主要是混合所有制推进的步伐比较快,更有利于企业转变经营机制,更有利于激发企业的活力,包括员工持股、经营层的持股,混合所有制还是要坚持这个方向,步伐要快一些。
    在混合所有制里面,一是打破垄断,特别是现在的能源电信。还有一个,从地方来讲,刚才大家提到现在地方在“去产能”当中面临很多的问题,包括现在的社会保障资金不足的问题,包括地方债务负担比较重的问题。包括加快地方的国企改革,出售一些股权,出售一部分国有企业,来解决这方面的问题。
    还有一个是对像东北这样的,好多的中央企业在那里,对于中央大企业分拆分类,把一部分的股权划给地方,让地方有更多的支配的权利。再一个,在改革里要把公司治理结构作为一个重中之重,因为这是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的一个核心,一是公司治理机制要规范。这个规范是讲什么呢?就是要把政府和企业的关系彻底的划清楚,不让政府能把手直接伸到企业里面去,通过公司治理机制的建立、通过在处理好新三会,把职能理顺,让地方政府不能直接干预企业的运转,同时加快企业+队伍的建设,培养职业经理人。保护中小股东的利益,限制像一股独大,国有股权占多数,这种情况下限制大股东的权利,通过设立一些优先股、设立金股来限制这些大股东的权利,保护中小股东的利益。还有保护职工的利益,在企业的“去产能”和改革当中,怎么保护好职工的利益,刚才是刘院长也讲到,这次职工的利益很多方面受到了损害。
    从国家来讲,协助好解决好历史遗留问题,因为一些国有企业,特别是老的国有企业,负担比较重,冗员比较重,社保负担比较重,这些问题的解决如果是靠企业本身来讲是很难解决的,像东北的这些企业都是老国有企业,现在特别是人员的过剩也比较严重,光靠企业自己去解决,包括靠地方政府或者是市里面的政府来出手的话还不够,像省里面,特别是中央政府要给予更多的支持,包括这里面的人员安置的政策,包括像金融行业的债务转期,债务的重组,包括融资租赁,中央的政府对东北的支持很多了,也有很多次了,这里面要有一个底线,明确财务的硬约束,可以给予支持,前提是要进行改革,进行股权多元化,推动制度的变革,使问题的解决是一次性,不能是这次解决了,还期望下一次,永远是一次性的。
    这次改革核心是激发市场的活力,激发企业的活力,充足主体的活力,通过改革把国企的机制问题解决了,我们才能给下一步的结构的转型、结构的调整一个好的基础。
我就说这么多,谢谢。
    (来源:新浪财经)

对本文发表看法,请电邮:zhongguotigaihui@163.com,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来信栏目
分享到:
公告

热点文章

改革聚焦

科研成果
Copyright © 2003—2013 All rights reserved&Designed by sinopoll | 京ICP备06007975号 | 京公网安备:001101084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