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English | 30周年专栏 | 基金会 | 杂志社 | 公共政策 | 公众意见 | 中国改革论坛 | 走势座谈会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首页本会概况本会动态改革聚焦学者专栏科研成果专题视频
首页 >> 会议专题 >> 2016年中国改革论坛 >> 张占斌:去产能主要是国有企业

张占斌:去产能主要是国有企业

2016-12-06 11:50:13

     由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主办的“2016中国改革论坛”于12月4日在北京举行。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主任张占斌出席并演讲。
    他认为,去产能主要是国有企业,民营企业有一些这个问题,但是民营企业在市场化面前,自己会知道该怎么办,主要是国有企业反映迟钝,即使产能过剩甚至形成“僵尸企业”也不是从市场中出清,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所以,要下决心通过国有企业的深化改革解决这个问题,通过国有企业“瘦身健体”、减员增效,化解多种历史包袱,包括引进战略投资者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等等,依法从破产重组和清算,使这些“僵尸企业”退出市场。
    以下为演讲实录:
    听了上午和下午的发言都深受启发,特别是下发的发言有很多的思考都跟我的问题非常接近,前一段我参加国务院的督察,到东三省,其中一项内容是关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重点是考察了东北“去产能”的问题。通过三个省的情况来看,都在努力做,提供了一些数据。总的来看还是存在一些难题,刚才大家也都讲了一些。
    回来以后我给国务院写了一个报告,难题分几个内容,一是分流职工安置的任务重,资金筹措难。东北国有企业历史负担实在是太重。一个“吉煤”需要分流需要3万人,资金缺口17个亿,阜新矿物3万多人,资金缺口17个亿,鞍钢和龙煤都在上百个亿的样子,巨大的资金缺口影响了“去产能”的进程。
    另外,国企累计欠帐多,债务重组难,历史上拖欠职工的工资、五险一金、医疗费,拖欠银行债务等等。比如说吉林煤矿这个集团,累计欠职工4.5亿,欠养老金32个亿,欠货款25个亿,通钢欠养老保险4.3个亿,还有很多比他还多的。导致接受重组的积极性不高,企业重组就很困难。三是有一些压产产能,很多都停产了,多少存在顶任务的嫌疑,有一些已经停几年了,把这个数报上来了。
    从国家统计局的各种数据看,一方面产能在大幅压缩,一方面产量还在增长,说明有一些压缩的指标就是闲置产能,或者是已经关闭的产能。四是是价格回升,今年以来钢铁煤炭价格回升,又刺激了部分企业增产复产,“去产能”难度加大。我们到一个地方,有一个企业已经列入了“去产能”的名单里面,想办法弄出来,讲一大堆的道理,道理是有道理,一开始以为国家要补的多,后来发现国家补的少,又想捞出来,这里面的问题挺多的。
    有几个现象。一是说明市场机制还没有真正建立起来。政府干预或者是政府审批,对产能过剩是有密切关系的,总理在简政放权会上第一次说钢铁产能这么过剩,也是你发改委批出来了,也不完全是发改委,但是发改委批产能,也是“功不可没”。再一个是地方政府面临稳增长、保就业的难题,虽然说GDP没有以前那么重要,如何稳增长、稳就业还是很难。再一个,在环保、标准、安全等等方面,在执行上并不是很到位,有的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有些产能还能继续维持。所以,在产能过剩既有周期性的问题,也有结构性的问题,包括钢铁,有的地方的钢铁缺的很重要,还要从国外进口,高水平的东西还是缺的,低的还是多,但是低端的东西有的市场还很认,情况不一样,苦乐不均。
    从东北的情况来看,下一步继续去产能,出路、举措可能有这么几点。一是把职工妥善安置好,用好奖补资金和配套资金,到鸡西的时候,正好看到煤炭职工从井上上来,穿着埋埋汰汰的,这个工作下一步可能也没有了,大量的人都是将近50岁的人,40多岁,转岗就业、再就业压力非常大。新华社讲,每关闭一座钢炉,就伴随着哭声和泪水。不是很容易。总理在政府报告中说拿一千亿出来,到地方去有的市长跟我说,一千个亿看着挺多,分到全国根本不好干什么。所以,下一步可能有一些地方的国有资产的产权适当的要出售一点,有一些地方的国有企业也变现一些,或者是纳入社保之列,来解决这个问题。黑龙江省社保基金已经不能按时发放了,要向中央借200个亿,我去的时候打报告说是要借200个亿,借不了就借100个亿,否则开不了门了。加快企业的债务重组,依法化解去产能企业债务负担。
    一是协调法院金融部门和债权债务双方,依法制定可操作性的债务处置方案,再就是想办法推进市场化的债转股进程,以市场化为前提,而不是搞完全行政上的拉郎配。三是行政化、市场化、法制化要协同推进,提升“去产能”的治理效率。调查发现,“去产能”由于事情还是有点急,分类也不是很够,有点层层分指标的味道,有点一刀切的味道,鞍钢的董事长跟我们讲,金融部门听到了“去产能”的这个信息以后,鞍钢的各种资金也要往回抽,将近200亿的资金在很短的时间要往会抽空。他说没有办法,我打电话给银监会主席,要是这么干下去的话,因为鞍钢集团也是东北特钢,就会造成世界性的影响,这个责任谁来负,我董事长干不下去了。
    意思是说,我的鞍钢还过的去的,不能资金一下子都给抽走,他批评这些小的金融企业,说比兔子跑的还快,把钱还给我吧,说上午还给我,下午再给你打过去,上午还了,下午怎么打电话手机就不开机了,所以说关键的时候还是大银行靠谱一些,这是他的一个说法。要通过行政化、市场化、法治化的协同推进,包括环保、质量、能耗、技术、安全、执法等等,做好长期治理。精准识别,现在讲精准脱贫,“去产能”也要精准,利用新的技术、利用市场竞争能力、环保等等倒逼企业“去产能”。
    四是坚定“去产能”的决心,不能动摇,同时要解决好局部地区出现了供给缺口,第一点讲的是“去产能”决心不能动摇,也是考虑到国家的整个产能的情况,今年上半年以来的价格回暖也不是一个长期的问题。在“去产能”的过程当中局部地区出现结构性供给偏紧,东北就出现了既要去产能,但是煤还紧缺,后来国家发改委出面召开紧急会,协调东北冬季用煤问题,这个问题可能能解决,但也出现了这些问题,需要有一个考虑。
    五是全面深化改革,把国企“去产能”和国企改革更好的结合起来,去产能主要是国有企业,民营企业有一些这个问题,但是民营企业在市场化面前自己会知道该怎么办,主要是国有企业反映迟钝,即使产能过剩甚至形成“僵尸企业”也不是从市场中出清,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所以,我们要下决心通过国有企业的深化改革解决这个问题,通过国有企业“瘦身健体”、减员增效,化解多种历史包袱,包括引进战略投资者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等等,依法从破产重组和清算,使这些“僵尸企业”退出市场。
    再一个,积极的向“去产能”的一些标杆企业,比如有的企业做的还是可以的,像邯郸的钢铁企业,去年那么困难的情况下还是盈利的5个多亿,采取了20年前的成本核算模拟市场成本核算,一直在坚持,用一些新的创新,虽然有困难,但是还有盈利,说明还是有一些好的办法可以学习,还是走市场化的道路,坚持市场化精神,市场化改革。东北的国有企业才有可能走出一条新路来,全国的“去产能”才能走出一条新路来。
    谢谢。
    (来源:新浪财经)

对本文发表看法,请电邮:zhongguotigaihui@163.com,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来信栏目
分享到:
公告

热点文章

改革聚焦

科研成果
Copyright © 2003—2013 All rights reserved&Designed by sinopoll | 京ICP备06007975号 | 京公网安备:001101084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