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English | 30周年专栏 | 基金会 | 杂志社 | 公共政策 | 公众意见 | 中国改革论坛 | 走势座谈会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首页本会概况本会动态改革聚焦学者专栏科研成果专题视频
首页 >> 会议专题 >> 2016年宏观经济形势与改革走势座谈会 >> 彭森:关于2016年开局的经济形势分析

彭森:关于2016年开局的经济形势分析

2016-05-03 12:55:14

     一年一度的经济宏观形势和改革走势座谈会,今天如约在卧佛山庄召开。2016年是“十三五”的开局之年,也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攻坚之年。上个月全国两会召开,通过了“十三五”规划纲要。最近国务院21号文件,转发了国家发改委关于今年改革工作的五十点意见,这些都是我们讨论的重要依据和主题。本次座谈会上午重点讨论宏观经济形势,下午重点讨论改革工作。希望大家秉持历来的传统,就宏观经济形势和改革工作畅所欲言,也可就自己的准备和近来研究各抒己见。期待本次座谈会能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去产能等问题上形成重要建议和意见。
    谈到宏观经济形势,上个月底人大财经委就一季度以来的经济运行情况,在技术层面听取了有关部门和部分专家的意见。会议讨论认为,总体上今年经济开局平稳,经济增长速度在6.5%到7.0%的预期区间内,并出现了一些积极的因素和迹象,整个宏观经济形势属于“缓中趋稳、稳中有进”。缓中趋稳,主要基于总体经济形势和投资判断。2015年计划投资增长15%,实际上只有9.8%;2016年计划投资增长10.5%,一季度增长10.7%,与去年相比有所上升。对外贸易上,一、二月外贸进出口总额下降了17.8%,情况不容乐观,但是3月出现反弹,外贸进出口增长了8.7%,其中出口增长了18.8%,但一季度外贸进出口总体还是下降5.9%。另外,一季度价格总水平达到了2.0%,社会发电量达到2%,这些指标的上升都是一些积极现象。稳中有进,主要基于结构持续调整的判断,其一,服务业增长快于工业增长,一季度增长7.6%;其二,投资结构也有所改善,服务业投资增长12.6%,占总投资比重达到了58.5%,高技术产业的投资增长了15.4%,占总投资的6.2%,高耗能产业的投资增长了4.9%,民间投资在总投资中持续高于60%;其三,PPI降幅进一步收窄,企业利润由去年的下降转为盈余,增长了4.8%;最后,目前财政收入增长比预计的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年度计划增长3%,同期2015年一季度只有1.7%,而今年一二月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长了6.5%,这些都是经济运行向好的一些变化。
    一方面,当前宏观经济缓中趋稳、稳中有进,但另一方面总体形势还比较严峻,国际国内形势错综复杂,改革发展任务繁重艰巨,应该是“进中有难、难中有险”。其“难”主要表现以下几个方面:首先,经济下行压力大,稳增长难。外部环境比较复杂,外部需求持续疲弱,世界经济仍处在深度分化的调整阶段,不稳定、不确定因素影响进一步增大。从世界发达经济体来看,美国的经济复苏势头有所放缓,欧元区受恐怖袭击、难民潮一些地缘政治的影响持续疲软。日本经济,安倍“三箭齐发”政策已经势穷,3月份PMI跌到荣枯线以下。同时,一些新兴经济体出现了较大范围的金融动荡,货币贬值,资本外流,通缩的压力持续加大。俄罗斯、巴西这样的新兴经济体已陷入衰退局面。国际金融市场剧烈振荡,主要股市下跌,货币汇率波动加剧。主要经济体的货币政策分化加剧,美联储加息后难以采取新动作,而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却采取进一步的货币量化宽松政策,实施了负利率政策,国际货币政策很难协调一致。因此,中国的外需低迷短期难以改观。就中国内需而言,一二月消费增长只有10.2%,低于2015年全年水平。现在消费对GDP的贡献率已经超过了60%,但社会消费能力却持续不振,这将会对中国经济增长造成很大影响。投资虽然与2015年比稍有回升,但占投资总量60%以上的民间投资只增长了5.7%,这反映了整个市场信心的不足,因此这也可能是“进中有难”面临的最突出问题。
    其次,实体经济运行、投资、发展难。2015年,实体经济发展遭遇很大困难,今年一季度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只有5.8%,是200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同比又下降了0.6个百分点。同时,PPI连续48个月负增长,持续4年的负增长,严重打击了企业投资意愿和市场预期。另外,不同地区的经济,特别是工业经济和实体经济分化非常严重。一二月份东北工业增加值总体上是-3.5%,其中辽宁是-9.8%;山西是-4.9%。总体来看,实体经济运行依然没有走出困境。
    再次,去产能难。“三去一降一补”是供给侧结构改革的一条主线,去产能是主线中的关键任务,中央下了很大决心,出台了很多政策,财政也准备了1000亿作为专项奖补资金,主要用于职工的分流安置。但是目前工作进展缓慢,阻力主要来自地方政府、银行和劳动部门,面临着人员安置难、债务处置难和僵尸企业认定难等问题。最近因为钢铁价格的一点反弹,有的地方甚至出现了扩产能现象,引起了国务院有些领导同志的注意,批示要予以追责。这种逆去产能的现象,可能是市场的主动调整,是市场机制的自发反应。关于去产能的详细政策和问题,下午由发改委产业司司长做具体介绍,他们负责去产能方案的制定。
    最后,财政收支平衡难。特别是地方财政,目前许多地方借债发工资现象比较普遍。一季度收入增加6.5%,但支出同比增加了15.4%。二季度以后财政增支任务很重,营改增全面启动,企业减负降成本等等,这方面问题因时间有限,就不展开讨论了。
    “进中有难,难中有险”,其“险”主要体现在两方面:其一,金融风险,股市、汇市的大规模振荡,不仅反映了市场预期的问题,也反映了中国经济本身存在的一些长期性的体制矛盾。今年一季度M2增长在13.4%,比实际经济增长(经济增长可能在6.6%或6.7%以上)高一倍,即使加上CPI增长的两个百分点,M2总体上跟去杠杆的要求还相差比较远。金融潜在风险还反映在债务方面,不单是地方债务,当前企业债务水平也很高,实际上一些企业债券已经出现了违约和接近违约的情况。在财经委的汇报会议上专家指出,目前中国广义信贷与GDP之比是191%,大大超过了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前美、欧、日这些国家的负债率水平,过高的杠杆率可能导致企业债券违约在所难免。同时,银行等金融机构不良贷款余额连续17个季度攀升,已达2.11万亿;不良贷款率达2.08%,出现了10个季度的连续攀升,这些都构成了潜在的金融风险。另外,在前期股市、汇市大幅振荡之后,2015年一线城市房价平均上涨27.3%,其中深圳房价上涨了57.8%。今年以来一二线城市的楼市出现了一些量价齐涨的情况,前两个月,北京、上海商品房的销售额分别增长50%和74%,但销售面积分别只增加了10%和20%左右。对此,可能有一些同志会暗自高兴,但楼市却潜藏着比较大的风险,房价是否稳定?楼市会不会出现暴涨暴跌?这些都需要我们持续高度关注。
    其二,就是去产能过程中的就业风险和社会稳定风险。特别是一些资源性地区,一些央企占比较大的城市,这方面的问题可能暴露的更加充分,这些都值得我们关注。
    总体来看,宏观经济形势既有有利的迹象,有缓中趋稳的情况。也存在进中有难、难中有险,这些都是不容忽视的重大问题。我们必须通过进一步的结构调整,加快改革来解决这些问题。我只是把前一段时间了解的一些情况简单地给大家做一些介绍,供大家参考讨论。
    下面请各位专家就2016年开局的经济形势做一些重点发言。

对本文发表看法,请电邮:zhongguotigaihui@163.com,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来信栏目
分享到:
公告

热点文章

改革聚焦

科研成果
Copyright © 2003—2013 All rights reserved&Designed by sinopoll | 京ICP备06007975号 | 京公网安备:001101084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