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English | 30周年专栏 | 基金会 | 杂志社 | 公共政策 | 公众意见 | 中国改革论坛 | 走势座谈会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首页本会概况本会动态改革聚焦学者专栏科研成果专题视频
首页 >> 热点专题 >> 2015年宏观经济形势与改革走势座谈会 >> 樊纲:周期性因素和政策的叠加是当前经济增长放缓的主要原因

樊纲:周期性因素和政策的叠加是当前经济增长放缓的主要原因

2015-07-12 22:43:22

    现在的很多情况与1995-2003年非常相似,发电量增长是零或负,那时我们天天讲扩大内需,1997年还采取了扩大内需政策,但是经济怎么刺激都增长不起来。那一轮经济真正起来是在非典前后,其实1994年是比较高的,1995年还是11%,从1995年开始一直往下滑,一共有8年时间。市场经济就是有波动,要搞市场经济就有周期性因素,总有一个调整时期,中国的调整时期往往比较长,因为我们喜欢软着陆,我们不喜欢说破产就破产,一下跌得很低,跌得很低有好几个作用,不仅是结构调整、优胜劣汰,一下跌得很低基数就低了,统计上的增速就可以相对高一点。但是我们喜欢软着陆的方式,很多东西捂着,因此调整时间必然比较长。
    如果按这个来算,先不说其他的因素,我们现在刚走了几年,前面两轮过热,2004—2007年,2009—2010年,2010年开始往下调整,从2011-2014年才走了一半,按照周期性因素来讲,我们说6-8年也才过了四五年。因此,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现在面临的下行压力很大程度上是周期性压力。那时候也有人讲中国经济增速就要下一个台阶了,我们的潜在增长率要讨论了,现在的潜在增长率一定不如那时候高,我们的劳动力成本现在毕竟上升了,环境成本压力加大等等各种因素都有,这些因素导致现在的潜在增长率也许不如那个时候,那时候是8-9%,现在是7-8%,从长远来讲其实潜在增长率是可以的。但现在是很多周期性因素在起作用,两轮过热、清理产能是很费周折的,又是软着陆。我们要有一个6-8年的思想准备,希望不要太长,但是现在显然还没有到头。最好的可能性是2016年我们走完这一轮周期,也许2016年还走不完,2017年还会延续这样一个低迷的状态。这是第一个我想讲的,现在大家都说中国是结构性的下滑,中国进入低增长区。我们要充分意识到周期性因素,充分意识到过去两轮过热产生的产能过剩、债务问题,清理起来的难度。
    第二个因素,政策因素。政府层面我们有导致经济过长低迷的因素,一个基本的因素就是紧缩政策采取的时间过长、过紧,中国前面两轮过热,2009-2010年大规模基础设施投资,刺激政策,中国是第一个退出的,我们是2010年4月份从住房限购政策开始,正式退出了刺激政策。2010年中期开始清查、限制地方融资平台,2010年下半年开始货币政策、财政政策从紧,正式退出了刺激政策。这一退出到现在已经是4-5年了,可忘了退出紧缩政策,紧缩政策放那儿一下四五年,最近刚刚退出房地产限购,还有一些城市没有退。还有各种贷款的限制,一系列的紧缩政策,一搁就是四五年,过长过紧,所以第一个要解决这个问题,全面清理已经过时的紧缩政策。不需要再刺激,回归中性,经济回归正常了,政策回归中性,也不需要更大的刺激,包括政府投资。统计局的人告诉我,去年我们的储蓄率仍然是48%,这么高的储蓄率,正常的是应该保持政府的投资在一定程度,我们前一段时间把政府投资压下来,这就低于了储蓄率所能支撑的投资,按照需求法计算的48%,这个数字还没有公布,这是一个重要的问题。
    我们的政府处理风险不够积极,比如最近刚刚出台1万亿的地方债务置换,早就该做,市场上这两年的风险就是地方政府债务风险问题。1万亿能够解决多少问题,是不是继续加重。从前年开始,其实就可以中央发债,替地方政府发债的办法进行缓解,老看着风险在那儿迟迟不动,有时候政府很积极,什么都干预,有时候看着风险在那儿不采取措施,看着风险暴露。第三个问题是政府不作为,现在政府不给企业干活了,自己的支出都不支出了,所以政府层面有过低过紧的因素,可能进一步导致紧缩。
    政策上另一个失误,不是全部因素,但是是一个重要因素。马骏是研究局的首席经济学家,央行多少年前就说我们要盯住一揽子货币政策,根据市场供求关系来调整,现在怎么一说货币升值、贬值就说美元,不是一揽子货币,我们应该回到一揽子货币。我们对美国人非常好,美国人天天压我们,别人贬值可以,我们贬值就说你操纵汇率,但是跟他说一揽子汇率,按照这个讲我们是过度升值,这是一个重要因素,而且是不可低估的一个重要因素。习主席说中国是全球化的受益者,我们全球化的程度现在非常高,这个因素不解决,对经济的压力非常大。刚才钟伟说到有些人为了人民币走出去,不说低好还是高好,但是无论如何,你是一个相对比较低而大家看着将来往上升的货币更容易走出去,一个很高,大家看着你往下跌的货币一定不容易走出去,大家都是看趋势的。
    这些因素加在一起,我想强调的是有这些周期性的因素。至于结构性因素,改革等等都很重要,但那是治本的,是涉及到长期的潜在增长率的,我个人认为中国的潜在增长率不至于那么低,当然不会像以前那么高,我们现在的通货紧缩还没有完,全球大宗商品都在降价,这一轮调整可能比上一轮都要深,周期还要长,但我们要看到中国的增长潜力还是在的。

对本文发表看法,请电邮:zhongguotigaihui@163.com,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来信栏目
分享到:
公告

热点文章

改革聚焦

科研成果
Copyright © 2003—2013 All rights reserved&Designed by sinopoll | 京ICP备06007975号 | 京公网安备:001101084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