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English | 30周年专栏 | 基金会 | 杂志社 | 公共政策 | 公众意见 | 中国改革论坛 | 走势座谈会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首页本会概况本会动态改革聚焦学者专栏科研成果专题视频
首页 >> 热点专题 >> 2015年宏观经济形势与改革走势座谈会 >> 王德培:对当前经济形势与改革走势的分析

王德培:对当前经济形势与改革走势的分析

2015-07-12 22:38:19

一、分析经济形势的四个假设前提
    在讲观点之前,我有一些假设前提。第一个假设前提,现在中国的问题在中国层面上是讲不清楚的,只有放在世界范围内。第二个假设前提,我们以为这个系统可以趋于合理,实际上这个系统是丛林原则,不可能趋于合理。第三,我们以为历史可以延续性的发展,可以强相关的回归分析,此因素即使存在,也在趋小,更多是断层的、跳跃性发展。第四,我们有的时候以为我们的脑袋很管用,实际上屁股比脑袋更管用。这是我的四个假设。
二、判断形势的三大视角
    在这四个思想方法的假设前提下,我讲三个经济形势的判断。
    1.后危机时代的三大特征
    第一,概括当下经济形势,我给一个词,就是后危机时代。现在进入后危机时代,差不多还要3到5年,这3到5年是最艰难的时候。关于这个结论有三个要点:第一个要点,后危机时代由4块多米诺骨牌导致,第一块牌是美国,金融危机把天捅破了。第二块牌是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第三块牌是中国的去产能。时间上,刚才有些专家和我的判断是吻合的。2012年开始我们国家实际上进入了实质性“去产能”阶段,但是由于中国的天命、天数、缘分搁在这里,所以我们的这块牌斜而不倒,前两块牌倒得很厉害。现在是第四块牌,是以俄罗斯为首的金砖五国,除了中国、印度以外的那些国家,比如委内瑞拉、巴西等等,这些国家有个共同特点,经济是偏态的,市场经济是原教旨的。目前4块多米诺骨牌,接二连三倒下来,现在是最后阶段,需要有人站出来承担责任,按理是美国、中国等,但马太效应导致经济结构偏态的国家完了。最后阶段是3到5年左右,这个时间就过去了,这是一个特征。
    为什么会形成这4块多米诺骨牌?有个很简单的原因,就是在全球范围内的政治改革和经济改革。全球范围内的冷战结束,铁幕撤了,发达国家的企业可以到所谓的改革开放的国家来了,所得税两免三减半,五免四减半,土地零出让,环保无所谓。国家统计局对外宣布80万家外资企业云集中国,这样的产能释放在一定意义上并不是单个国家战略,没有对和错的问题,就是世界范围内的缘分,导致金融全部向美国集中,产能向中国集中。我认为在这之前就发生了两个改革,政治改革铁幕——冷战结束,经济改革——WTO,这两个问题促使全世界产能集中爆发。金融创新在美国,生产力和制造业集中在中国。在我的分析框架中,有时候没那么复杂。
     后危机时代的第三个要点,这三五年之后怎么办,世界进入了一轮相对惨烈的重新洗牌。十几年前的东南亚危机时期,当时香港和台湾的GDP是内地的15—25%,那一轮洗牌之后只有几个百分点。这一轮洗牌过程范围更大,俄罗斯将最终沦落成地区性的大国,军事上还是世界超级大国。美国经济靠它的超强能够回归,欧洲日本是零增长,底部横盘,其他国家是负的。这一轮洗牌中中国将脱颖而出,他的综合国力将在未来几年内迅速的在更大范围内提高。但是在中国综合国力急剧提高的过程中民营企业是有限的,老百姓是有限的。而这个国家是无限的,这是我的第一个结论。
    2.世界范围内的三大应对模式
    第二个结论,现在面临这样一轮洗牌,有三种模式:第一种是美国模式。美国在3月23—24日召开的大会,我们是后两天召开的博鳌大会。美国大会2000人参加,其中中国150人参加,主题是2015投资美国,集中是工业化的回归,一方面是货币注水,另外一方面是工业化的回归。第二个会议是博鳌,3000人参加,博鳌会议也很典型,就是“一带一路”。我们找的是穷人、穷国,美国要把资金弄到他那里去,我们要把资金往外推。第三种模式是德国的工业4.0版。现在浮在面上三种模式,其他国家还在晃悠,还没有找到一种出路。
    3.影响形势的三大变量:
    第三个是影响形势的三股力量。这是一种新兴的、人类过去不太碰到的,现在越来越嚣张的三股力量。
    第一股力量是金融。为什么这么说?市场经济正常的企业生产经营最终的利润逐渐形成的超额货币,这在传统经济学那里已经说过了。美国华尔街金融行业自身产生货币;经典的金融衍生品;以及美国、中国为首的政府创造货币,这三股势力创造的货币,二战以后是没有时间对它彻底进行平衡和增发的,所以现在集聚在那里。几年前我们出了一本书,《第四次金融大爆炸》由中国引发。现在中国“两会”以后,一系列的做法都在当时的分析框架内,现在主板市场,二板市场,新三板、新四板、新五板,我们概括了10个板,我们国内的这种做法唯一指向——最终把中国庞大的金融能力通过各种各样的渠道涌向世界。下一个年代是人民币和美元发生勾兑,重新对世界大宗商品进行定价。所以我认为关于这股力量,从经典的理论来讲是破坏性的,现在各个国家在利用,各个行业都在利用。
     第二股力量就是互联网。现在讲互联网+的多,实际上减的事情更多。好多行业现在都被互联网减。但是互联网达到今天这种状况,美国也不愿意,中国的传统企业也不愿意。它不是以我们的决策思维,人类的脑袋决定的,就是人类的一种新的生产方式、交换方式决定的。
     第三股力量,原来讨论的都是周期性波动,但是现在新的经济、新的产业正在接二连三的上来。第一股是新的工业制造,第二股是智能化。最近承接了好多课题,发现在智能化的过程中,增长空间是相当大的。第三是生物经济现在正在开始。第四是生命经济,第五是体验经济。这些超越我们以往传统习惯的经济正在逐渐上来。马云今天很嚣张:“各行各业抵抗是没用的。”很多人都认为他尖嘴猴腮怎么怎么的,在几十年前当时怎么讨论互联网?上海马云也留不住。我发现有的时候,新的产业对历史的作用人们往往会忽视,所以我认为是三股力量。
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升级版
     最后我想讲一条,改革的话题。现在对政府横挑鼻子竖挑眼说得比较多,就像我刚才有一个假设前提,屁股远远比脑袋更重要。我们以为有顶层设计,实际上没有。中国上下5000年历史决定了中国凡是执掌政治权力的人,天然的会寻找均衡点,政治的本质就是均衡点。所以在寻找均衡点的过程中,我认为有的时候没有大事情。当问题出现了以后,自然感觉到这些问题会调的。所以克强经济学一上来说去杠杆、挤泡沫、微刺激,为什么现在变成了克强家宝化?就是寻找政治的均衡点,那么多问题出现自然会殊途同归。这是我讲的改革中的一条,有时候不要太担心,屁股比脑袋更好。
    第二个就是集中力量办大事。我刚才有一个假设前提,目前是丛林原则,国内的许多政策问题,是非评论不清楚时要看看国际形势。国际上现在进入到前所未有的国与国之间竞争。作为老二,顶在杠头上。这种情况下怎么办?不能从经典的理论、市场的理论或者是其他的理论来调结构,不管用。还是要集中力量办大事,但是版本升级。周小川说到了股市资金依然可以落实到实体经济,伪命题,这个落实不了,因为我们的股市比赌场都不如,无法成为要素优化配置的的场所。所以我建议,国家也好,地方也好,要大力推广产业引导基金,这个产业引导基金政府一定要有担当,要背书,要出来做导演,但是不是直接经营。
     过去集中力量办大事是政府直接在经营,我现在提的要由政府做导演,第三方来做,政府要参与,但是权重要小。解决两方面的事情:一方面产业岌岌可危,在世界大竞争过程中制造业相当重要,无论是国家竞争力还是社会稳定问题,要积极维护实体产业,而不是推波助澜赶向虚拟炒作。西方为什么能够做科技创新?资本原始积累完成到那种境界,因为科创90%以上是失败的。怎么去化解这个失败,用10%来化解?一定要有规模,这个规模靠36年的民营企业自己是解决不了的,所以他们创新是找死,不创新是等死。政府难辞其咎。
     我重新梳理一下,我有四个假设前提,这个假设前提就是我们总以为这个系统可以趋于完善,实际不是的。这个世界越来越混乱与次序混杂,因为在我的分析中没有对和错,只有态势,这个态势到那个态势就是趋势。中国的问题要放到全球范围来讲,未来的权重在下降。当下全世界在政治游戏规则、经济游戏规则、产业游戏规则大拐弯的时期,要更多研究它的断层和研究它的跳跃性,另外也要研究它不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所以有时候屁股比脑袋管用,要相信政治上会左平右衡。无非是在认清大势、趋势的过程中小小的对冲一下,不要把所谓国家政策看得那么重,基本上内在的缘分在主导国际国内的经济发展。所以我有三加一的判断,后危机时代,第二个判断,三种模式,第三个判断三股力量。这三股力量在搅局也好,在引领也好,最后收敛到集中力量办大事的版本升级。完了,谢谢。

对本文发表看法,请电邮:zhongguotigaihui@163.com,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来信栏目
分享到:
公告

热点文章

改革聚焦

科研成果
Copyright © 2003—2013 All rights reserved&Designed by sinopoll | 京ICP备06007975号 | 京公网安备:001101084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