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English | 30周年专栏 | 基金会 | 杂志社 | 公共政策 | 公众意见 | 中国改革论坛 | 走势座谈会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首页本会概况本会动态改革聚焦学者专栏科研成果专题视频
首页 >> 热点专题 >> 2015年宏观经济形势与改革走势座谈会 >> 贾康:应该加紧落实改革时间表

贾康:应该加紧落实改革时间表

2015-07-12 22:30:25

    我们现在这个阶段处于矛盾凸显的压力之下,在经济下行的严峻局面之下,从决策上来说要处理克强总理所说的区间问题,我理解在运行上过得去的区间,底线就是要防止经济问题政治化。很明显,中国进入中等收入阶段以后,端起碗吃肉,放下筷子骂娘的社会心态很容易把一些事情弄过界,我们称为经济问题政治化,底线是一定要守的,所以区间的概念要从实质上理解。从积极的角度来说,咱们现在是要把每一个年度的调控和中长期的追求对接起来,这就是三中全会的文件给出带有顶层规划性质的60条以后,时间表上要求2020年改革要取得决定性成果。我认为2020年实现全面小康指标上没有什么悬念,但全面改革取得决定性成果是有难度的,现在只有通过托住底线,在区间之内有一个过得去的环境,一定要让改革符合这个时间表的要求。这关系到国家前途、民族命运,克强总理上任时说别无选择。从三中全会之后来看,看得到一系列的决心和魄力的体现。政治局第一个正式审批通过的方案是财税配套改革,它是对应着三中全会所说的现代国家治理、现代市场体系和现代财政制度作为基础和重要支柱这个逻辑的。
    公车改革是多年不敢动的问题,有人在1998年前后就研究公车改革方案了,这么多年了,朱总理都没有敢干的事情现在终于下决心干了,但是现在看起来难度是非常大的。今年的公车改革地方和事业单位必须跟进,看看怎么跟。现在规定地方各个层级的一把手可以继续配专车,还有机动车,一把手配专车,副手们心照不宣的机动车就变成了变相专车,这是有可能的。户籍改革说的前所未有的清楚,但是一线城市还不得不实行最严格的户籍管理制度,跟很多人的预期有差异。
    农村土地制度流转也是一个很重要的改革项目,确实是个很棘手的问题,现在很难一下就突破。比如小产权房的事情,大家还看的扑朔迷离。我们认为深圳做了一个非常好的工作。深圳是通过两轮措施,把所有的土地归在国有框架里面,深圳不存在农村集体土地的概念,原住民的利益怎么处理?有的农地是按永佃制来处理的,保留基本农地之外,其他的一些要素流动和土地市场的局面就能打开了,所以我们专门写了长篇的研究报告。这些看得出来都是值得肯定的进展。四中全会破题的地方在司法改革方面,司法改革现在已经开始动真格的了,怎么往前走涉及到财税体制中所说到的,本来逻辑上讲应该先明确各级事权,但是三大财税改革中把棘手的排在最后一位了。
    司法管辖权按照现在推进的试点是要往垂直系统改。金融改革前所未有,今年说得很清楚,存款保险制,利率市场化是最后的临门一脚,以及资本项目下的可兑换,一大批小的金融机构、村镇银行、社区银行都要建等等,这些动作可以说是很大的。现在,有学者提出了反对意见,比如关于资本项目可兑换,还有投融资,还有PPP机制创新的改革。我认为作为重点和攻关的不确定性还是不可忽视,现在提到2015年是改革关键之年,2015年之后对接的是2016年,中央提的财税配套改革在2016年在重大的基本事项上必须取得决定性成果,财税改革的重点和基本事情必须做出来,再往后推进是整个财税改革。全面改革在60条部署下2020年必须取得决定性成果,这里面内部听到的是,中央领导表示2017年之前该做的事情都得做出来。在这种时不我待的形势之下,改革攻坚克难的时间太紧了,现在已经进入2015年第二季度了,然后是2016年财税改革该做的事要见眉目,现在见到什么眉目了?税制改革时间表显示营改增今年一定要全覆盖,开始说得很确定,现在基调没变,已经不用特别确定的说法了,估计是要往这方面推的。
    现在有一个很值得看重的迹象,就是电力改革开始有密集文件出来了,我还没有看到,但是听说了,媒体上已经在讨论电力改革。12年以前的5号文件就定了框架,现在听到的说法只是售电侧的改革比原来宽一点,只有售电侧的增量,放开两头的原则重复了一下,力度到底怎么样让人怀疑,还是没有达到12年前5号文件的决心,如果这方面这么小碎步的走,就糟蹋了一次机会,前面好不容易下决心推出的资源税改革,煤的资源税改革推出来了,后面应该顺理成章的理顺产业链,比价关系、价格形成机制应该一起改,要使电力回归商品属性,产生竞争性、选择性,激活整个资源产品、能源产品层面上的潜力,实现资源、能源层面上的新一轮价格配套改革,本来这个逻辑是清楚的,如果把它轻描淡写的敷衍过去的话是非常可惜的。
再有,三中全会非常明确的写了逐渐提高直接税比重,如果现在六项税制改革前三项有交待,后三项等待立法,那就无从操作提高直接税比重,因为后三项里有两个直接税,一个是房地产税,一个是个人所得税,个人所得税里面低端的要降税,高端要增税,关键是综合机制等等,这些事情都无从谈起。就一年多的时间,我看的越来越迷茫,这个事情到底怎么做才能符合中央定的改革时间表的要求。
还有反腐的问题,王岐山同志有个说法,“以治标换治本”,我觉得这个意思能领会,但是以治标换治本的反腐怎么推进,现在看的也相当迷茫。现在,为官不为的精神状态大家都看到了,有这么多的紧迫任务,有这么窄的区间制约,有这么复杂的问题,如果在这方面还特别强调不得抢跑,讲规矩,继续鼓励摸着石头过河就等于是空话了,任何一个自选动作都可能被解读为抢跑,结果是大家都不敢动。
    总书记在博鳌论坛上的讲话我觉得是对的,摒弃你输我赢的旧思维,我觉得对内也适用。现代国家治理就是包容性发展,包容性发展就得摒弃旧思维。如果按照现在的社会环境和心态,官场、社会一起落到没法走向与共和对接的状态了。大家都心照不宣,互相提防,互相揣摩,这个事情就比较麻烦,这和改革的大环境确实有关系,和改革走势是有关系的。现在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办好了,要加点引导和定力,改革才能乘势推进。有些事情我不能理解,比如人口政策看的这么清楚,无非就是稍微调整一下计生委,计生委的人也不会失业,怎么就不敢动。放开二胎只涉及现在体制内一亿多人口里那几千万适龄人,放开了他们也不会一起生孩子,增加的效应确实到20年以后才能体现出人口结构的优化,才能顶人口红利的对冲,但是短期内是扩大内需。看的这么明白的事情都这么费劲,其他的事情大家就更没信心了。
我借此谈谈感受,如果体改研究会对这些事能够在研究方面做一些推动就有点意义了。我就说这些。

对本文发表看法,请电邮:zhongguotigaihui@163.com,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来信栏目
分享到:
公告

热点文章

改革聚焦

科研成果
Copyright © 2003—2013 All rights reserved&Designed by sinopoll | 京ICP备06007975号 | 京公网安备:001101084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