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English | 30周年专栏 | 基金会 | 杂志社 | 公共政策 | 公众意见 | 中国改革论坛 | 走势座谈会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首页本会概况本会动态改革聚焦学者专栏科研成果专题视频
首页 >> 热点专题 >> 2015年宏观经济形势与改革走势座谈会 >> 陈兴动:对当前宏观经济形势的判断

陈兴动:对当前宏观经济形势的判断

2015-07-12 22:27:55

   在市场经济学家当中,我对去年以来的经济形势比较谨慎,市场上说我是悲观派。现在从很多指标来看,印证了我原来的判断,讲几个基本点:
    第一点,我有一个PPT叫困惑与风险。今年经济上有三个困惑:
    第一个困惑是讲不清楚现在经济增长究竟是多少,宏观上的经济增长去年是7.4%,我们无论如何对不上。今年1-2月份的数字已经出来了,3月份的数字不会比1-2月份的好,要更糟糕一些。现在弄不清楚中国经济增长到底是多少,宏观大数说不清楚的时候,经济政策就无法制定。
    第二个困惑是不知道经济增长的底部在什么地方,现在究竟什么是底?8是底还是7、6.5是底?换句话说现在中国的潜在增长率是多少,说不清楚,有人认为是7.6,还有8%的。我们最近做了一些分析,国际社会特别是OECD(经合组织)认为中国现在的潜在增长率已经到6.2%。如果潜在增长率真的很低了,政策上就要认识清楚,我们在多大程度上还能够推动经济增长。现在不知道底部在什么地方,这样我们就没法判断产出缺口。
第三个困惑是突破底线会产生什么样的风险,这个风险是怎样传导的,大家都知道风险,但是说不清楚现在的风险在什么地方,怎么传导,最后的后果是什么样。市场上一直有一种乐观情绪,认为中国没有问题,中国现在抵御风险的能力非常强。到目前为止,客观上的确是这样,没出现什么问题。从2012年开始市场上一直担心,中国可能会出现两个大问题,一是出现大规模失业,二是出现财政金融风暴,最典型的是鲁比尼,一直持这个观点。但到现在这两大问题都没有出来,日子过得很好,股市涨了很多。
    对于这些困惑,我做一下分析,不是理论上的分析,是从观察的角度去看,发现我们的底都是6%左右或和6%差不多。如果我们还跟着国家统计局的数字,我们会发现,2012、2013、2014年第一季度的经济增长都差不多是6%左右,季度环比增长年化以后,当然后来调整了,调整之后一季度就不一定是6%了,可能比6%高了。但在当初的情况下基本都是6%左右。第一季度经济不好以后,政府就采取宏观刺激的政策,第二季度增长上去,第三季度差不多满足增长目标以后,第四季度宏观政策不再使力,第二年第一季度又差不多掉回到6%左右。第二年,第三年基本都是这样,这个过程已经重复了3次了。这张图可以看出来,2012年一季度年化以后是5.7%,2013年一季度年化后是6.6%,2014年一季度年化后是6.1%,这是第一个观察。换句话讲,过去的经济增长是由两部分构成,一部分是内生的增长,另一部分是政策推动的增长。政策推动的增长到了去年,从季度变化角度讲,有效性只是一个季度,第四季度经济增长没有持续,而是下降。政策出现了有效性下降,而且时间越来越短。
第二个观察,我们怀疑GDP的实际增长有政治判断在里面。长期以来,我们对GDP的平减指数计算的方法有怀疑,和前面的观察有关系。我从PPI、CPI里面算出一个系数,假设统计局给出的GDP名义总量是对的,然后对它进行平减,得出来的结果很有意思。到2012年第一季度以前,用计算出的GDP平减指数,两者的拟合度非常强。但到了2012年一季度以后拟合度变得很差。就是说2012年以后中国经济实际增长明显是高估了。把2012年一季度的数字,一直到2014年第四季度作一个加权平均是5.8,如果按照官方的数来看是7.6,高估了1.8个百分点。
第三个观察,仅就发电量本身来看,从2010-2014年做对比,2014年官方的数字GDP增长7.4%,如果电力的产出与工业增长之间有一个明显的关系,工业增长与第二产业之间有明显关系,第二产业增长与GDP增长有关系,纯粹做两遍观察,如果服务业的比重不变,最终的结果,去年的GDP增长是3%。第二种方法的观察,工业增长按照和电力相关,但是第三产业和第一产业按照统计局给定的数字,仍然对它进行计算,出来的结果是5.7%。所以去年GDP大概也就是6%,三个角度运行的观察都得出GDP增长从2012年以来大概是6%。
    现在的经济运行应该引起关注的是中国的经济现在已经出现了惯性下滑。PMI已经失去了指标意义,原来观察PMI和工业增长之间大概有两个月的提前量,现在不但没有,基本和工业增长速度是同步的。现在的PMI似乎反映对形势的一种期待,希望政府用更多的刺激政策来拉动经济增长。
    就通货膨胀而言,我的判断是中国已经处在初期通缩的状态。如果说发达国家希望的通货膨胀是2%,中国在目前的增长情况下通货膨胀水平应该是3-3.5%。我们现在的通货膨胀数如果掉到1%以下,应该说已经是通缩了或在通缩的边缘,是初期通缩,这个问题是很严重的。现在的经济状态,当然和PPI有很大关系,这不仅仅是中国一家的事情,和全球的经济有很大的关系,所以后果很严重。
    中国经济未来会增长多少?我个人认为中国现在处于非常态状态,在非常态下,我们对很多经济形势需要做非常好的判断。第一,对中国未来的经济增长目标的确定需要面对残酷的现实,中国是在急剧转型中。计算潜在增长率考虑三个因素,一是劳动力的增加,二是资本存量的增长,三是全要素生产率。存量资本是中国经济增长的决定性因素。中国现在的投资处在大幅下滑状态,未来的存量资本增长还能有多少?这是一个大问号。虽然说现在中国有许多投资机会,比如昨天我们开会讨论中国金融风险,李扬说中国现在的产能过剩是相对的,因为很多基础设施、公共设施没有建立起来。如果大力增加公共设施投资建设,产能过剩可能几年时间就能够消化掉。但是根本的问题是,那些有没有现金流,有没有回报,投融资该怎么办?所以那是需要,不是需求。如果变成需要,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当然,中国若要拒绝经济增长下降而保持所谓的中高速增长,那必然要扩大潜在增长率,决定潜在增长率的三个因素中,资本形成是决定性因素。尽管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可以通过增加对劳动力的培训,改进生产要素的配置而获得,但增加投资,扩大投资需求似乎是唯一的选择。这就需要进行根本性的投融资体制改革和国民收入分配体制的改革。

对本文发表看法,请电邮:zhongguotigaihui@163.com,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来信栏目
分享到:
公告

热点文章

改革聚焦

科研成果
Copyright © 2003—2013 All rights reserved&Designed by sinopoll | 京ICP备06007975号 | 京公网安备:001101084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