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English | 30周年专栏 | 基金会 | 杂志社 | 公共政策 | 公众意见 | 中国改革论坛 | 走势座谈会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首页本会概况本会动态改革聚焦学者专栏科研成果专题视频
首页 >> 热点专题 >> 2015年宏观经济形势与改革走势座谈会 >> 陈剑:长期低生育率对中国未来经济增长会产生持续的负面影响

陈剑:长期低生育率对中国未来经济增长会产生持续的负面影响

2015-07-12 21:59:12

   今年4月下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将出我的一本书,叫《中国生育革命记实(1978-1991)》,论述的是1978年到1991年这13年间中国生育政策的变化过程以及对中国长期发展的影响。
   我今天在这儿讲其中两个观点:
   一是全球生育率持续下降对人类长期发展的影响。我先把全球生育率情况向大家做个汇报。2013年,世界银行公布了全球生育率排行,全球221个国家和地区,生育率最低的6个国家和地区,全属于中华文化圈,总和生育率都在0.93—1.2之间。大家知道,一个稳态人口,其更替水平一般是2.16,也就是可以保持一个族群能够可持续发展的生育水平。2013年全球总和生育率最低的6个国家和地区分别是中国大陆、台湾、澳门、香港,以及新加坡和韩国。中国大陆目前的总和生育率是在1.16左右,上世纪70年代初是5.68。那个时期推行晚稀少生育政策,用了10年时间,由于这一生育政策实施效果很好,到了1980年降到2.4。上个世纪90年代初,第四次人口普查结果显示总和生育率已经下降到2.3,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进一步降到1.22,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已经降到1.18。这样一个低生育水平已经进入超低生育,中国在本世纪初已经进入了这样一个超低生育率的陷阱。一般认为,进入了1.2以后都是低生育率,即使再鼓励生育也难以阻止生育率的进一步下降。
    全球6个低生育率国家和地区全属于华人文化圈。从这些国家和地区的人口政策变动看,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这些国家和地区,包括新加坡、韩国和中国台湾,都是采取严格限制生育的办法控制人口增长,他们的做法和中国大陆70年代采取的晚稀少时期的措施完全一样。但到了90年代后突然发现,没有人生孩子了,生育率急剧降低,劳动力开始减少,于是又开始鼓励生育。这项措施推行到今天也已经20年了,虽然鼓励生育,但效果有限,没有阻止生育率下降的步伐。人类对自身的认识,包括生育率的变动,实际到今天也没有完全把握其变动的规律和特征。现在看来,生育率变动的特征必须有一个较长的时间跨度才能看得很清晰。二战以后出现了婴儿浪潮,1972年罗马俱乐部出了一本书,叫《增长的极限》,提出零增长理论,当时人们觉得人口浪潮汹涌而至,全球一片恐慌,联合国为此成立了人口基金,在全球遏制生育率。但是到了90年代,很多国家生育率开始下降,90年代全球总和生育率大概在5以上,过了20年,目前已经下降到2.4左右,全球生育率在迅速下降,不仅是发达国家,很多新兴工业化国家也在迅速下降。这对人类长期发展的影响是巨大的。
    二是中国现行的生育政策必须调整,不然长期的隐患巨大。中国长期一孩化的生育政策,其负面影响是巨大的,需要做出调整。去年胡德平先生组织一些专家讨论资产负债表,我有幸参与,并在人民日报理论版写了一篇文章,“研究政府资产负债表的意义”。政府负债,其中一个很大的是隐性负债,比如中国老年人口,60岁及以上已经超过2亿多人,在今后相当长时期还会迅速增加,但我们没有很好的准备来支付庞大的养老金。现在估计,到2030年我们至少要有30万亿元的资金缺口,这是一个巨大的隐性负债,政府当然要为老龄人支付养老金,但缺口这样大,就是非常棘手的问题。
    我们现在实施的生育政策,其带来多方面的负面效应,需要积极应对。我是80年代中期作为改革开放后第一批人口学硕士分到国家计生委工作的。工作了一段时间,突然认识到这个政策是很有问题的。70年代初期,中国的生育政策叫“一个不少、两个正好,三个多了”,也叫晚稀少,推行了近10年时间,妇女总和生育率从5.68一下降到2.4,通过和风细雨,为育龄人群提供生殖健康服务,几乎没有采用过多行政的手段,但效果却十分良好,被很多人认为是生育史上革命性的变化。但是到了70年代末期,78、79年急剧转变,转变到一孩政策。现在我们可以把这段历史写得比较清楚了,转变的一个主要因素是宏观背景发生了变化,党的工作重心转移,和三步走有关系,和人均发展战略目标是有关系的。从70年代末期开始转,一下转到只生一个,当时的领导人认为要迅速改变落后面貌,就必须经济搞上去,人口要下来,人口下来最极端的办法就是一对夫妇生一个孩子,但这个政策推行的效果不好,在实际遇到很大阻碍,也有一些对这种做法坚定的质疑者。山西的梁中堂1984年给胡耀邦写信,建议在全国推行两胎加间隔,当时胡耀邦作了批示,后来国家计生委也有两个专家给中央写信,得到胡耀邦、赵紫阳的高度的认可,但是阻力很大。最后落到独女户,允许一对夫妇生育第一个是女孩子才能生第二个,这种政策最终到1991年才在全国推行。国家计生委1984年在全国搞了很多的两胎加间隔试点,赵紫阳1986年说,如果这个政策的试点效果好,就可以在全国大面积推行,赵紫阳为此作了大量工作。但试点始终没有在全国推广,从1991年一直到现在,农村都是独女户政策,这个政策较之只生一个有进步,但是和两胎相比效果还是有问题的。
    推行这样一个极端化的生育政策,其负面影响是带来一系列结人口构性的失衡。我们今天讲经济增长,面临着严重的不可持续,2013年劳动力绝对数在下降,今后几年会进一步下降,老化程度在迅速提升,出生性别结构也严重失衡。所以中国的生育政策到了必须调整的地步,虽然近年来有很多人呼吁,包括我自己也在呼吁,但始终没有一个正面回应。按照目前的态势,调整一定是大势所趋,只不过是应当尽快一点。实际上,即使调整,也难以改变长期的生育政策带来诸多负面影响。发展是最好的避孕药。生育政策的调整看似简单,实际关系到民族长远的发展,人口结构失衡对中国经济和社会长远的发展带来巨大的负面影响,将在我们今后的生活中愈益强烈感受到。

对本文发表看法,请电邮:zhongguotigaihui@163.com,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来信栏目
分享到:
公告

热点文章

改革聚焦

科研成果
Copyright © 2003—2013 All rights reserved&Designed by sinopoll | 京ICP备06007975号 | 京公网安备:001101084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