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English | 30周年专栏 | 基金会 | 杂志社 | 公共政策 | 公众意见 | 中国改革论坛 | 走势座谈会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首页本会概况本会动态改革聚焦学者专栏科研成果专题视频
首页 >> 热点专题 >> 2015年宏观经济形势与改革走势座谈会 >> 李罗力:谈谈马洪基金会的使命与作用

李罗力:谈谈马洪基金会的使命与作用

2015-07-12 21:55:36

    关于宏观经济今天大家都讲了很多了,我就不说了。我今天发言主要想讲讲我们马洪基金会现正在做的工作,也是非常有意义的改革和创新的工作。
    我们综合开发研究院现已在深圳创办了一个马洪经济研究发展基金会。马洪同志是我们综合研究开发院的创立者,2005年他把第一届中国经济学奖所得的30万元奖金都捐给了综发院,当时我们就配套到300万,在研究院内部成立了一个马洪基金。这个基金当时并没有发挥什么作用。2010年我在综发院常务理事会上提出了一个建议,即把我们原来内部成立的马洪基金在深圳市民政局注册,发起成立一个面向社会的公益性基金会组织,此建议得到了综发院理事会的批准。经过我们一系列的准备工作,深圳市民政局于2011年底正式批准马洪经济发展研究基金会成立。
    马洪基金会成立以后,我们一直在思考马洪基金会要做什么,定位在什么方向上。目前国内这类学术研究性公益基金会的定位基本上就是两个大的方向,一是奖励优秀科研成果,二是资助一些重要科研课题。国内著名的孙冶方基金、蒋一苇基金等等都是如此。我们当时反复思考,如果还定位在这两个方向上,一是马洪基金会的资金太少,用这点钱想把这两件事情做起来是不可能的;二是大家都在做这些事情,我们再重复别人已经做过的事情,也意义不大。
    为此我们做了认真的研究和反复的思考,最后决定,遵照马洪同志紧密联系实际、开展调查研究、努力解决社会发展中重要实际问题的精神,把马洪基金会的方向定位在开展政府工作民间评价上。因为改革开放发展到今天这样一个阶段,无论是政府的体制改革还是社会的民主法制建设,都需要对政府的转型以及对政府政策的制订、执行和实施效果实行更多的社会监督,同时政府的立政和施政过程也需要更多的公众参与。然而众所周知,现实中远未做到这一点。其重要表现之一就是政府工作报告年年都做,但是每年报告中向社会承诺的事项做了多少、做的如何,却严重缺乏社会的监督和评价。我们决定开展政府工作民间评价,就是希望能够作为社会第三方,对政府的工作报告,对政府向社会承诺事项的完成情况进行评价和监督。
    当然对于我们确定的这个方向也有人有不同的看法,有人说政府工作千头万绪,你们评得了吗?你们从哪个角度来评价政府工作?由此可见,如何找到个“抓手”来评价政府的工作,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然而,我们正是找到了一个很好的“抓手”,那就是对深圳市政府部门的“公共服务白皮书”进行评价。近年来,深圳政府部门每年都要以“白皮书”的形式向社会承诺为公众实施的公共服务项目。据我们所知,这可能也是深圳市政府的改革“首创”之举,全国可能只有深圳市政府在用“公共服务白皮书”的形式,加大向服务型政府转型的力度,提高政府的政务工作透明度。
    我们从去年开始就对深圳市政府43个向社会发布“公共服务白皮书”的部门2013年度完成情况进行评价,而且采用了一个比较有意思的方式,就是采用了“金秤砣奖”评奖活动方式。所谓“秤砣奖”的含义,就是“天地之间一杆秤,那秤砣是老百姓”。所谓“金秤砣奖”,就是对做得最好的单位给予的奖励称号,依次是“银秤砣奖”、“铜秤砣奖”,做得最差的单位将被评为是“纸秤砣奖”。
    为了搞好这个活动,我们创造了一套评估办法,从网络搜索数据到政府部门自报自评,从公众满意度调查到媒体提供专项跟踪信息,构建了一整套的评估基础信息和数据,最后我们动员了将近上百名社会专家(下面会讲到,主要是我们的“智库百人会”专家),根据上述基础信息数据,现场对各政府部门公共服务白皮书的完成情况进行评估打分,几十家媒体进行现场采访,当场公布打分结果,当场公布获奖名单,第二天全部见报,引起了社会上很大的轰动,尤其是对政府部门起到了很大的触动作用。
    在我们刚开展这项活动时,首先是向深圳市各政府部门申请其将完成白皮书的信息向我们第三方机构公开,很多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开始并不理解,说你们算什么机构,怎么会让我们向你们汇报我们白皮书完成情况。我们只向我们的上级领导汇报,为什么给你们马洪基金会来汇报。后来我们采取措施,用红头文件直接向政府各部门的一把手发信息公开申请函,要求他们配合我们进行政府信息公开。这个措施取得了不错的效果,43个部门有26个部门给我们回复了白皮书完成情况,占到43个部门的60.5%。应该说我们第一次开展这项活动就能得到大多数部门的响应和支持,说明我们这个活动还是得到大多数政府部门理解和支持的,也说明我们这样做是正确的。
    去年2月份通过我们的评选活动,评选出3个金秤砣奖单位,3个纸秤砣奖单位(其余均为获得银秤砣奖和铜秤砣奖单位),通过几十家媒体公布后,引起轰动。据说正好第二天市政府各部门的主要领导都在市里开大会,大家见面后许多人都在议论这件事。后来,获得金秤砣奖的几个部门在他们自己的官网上都是在头条位置贯以横栏标题,称本单位被社会评为最佳公共服务白皮书单位,是本单位的极大荣誉。而被评为纸秤砣奖的单位的领导,则非常关注,让工作人员给我们打电话,询问为何被评为最差单位,而且一再说明自己白皮书完成的不错,只是在这次活动中信息沟通不畅,没有给予应有的重视。
    现在我们正在做“金称砣奖”的第二届评奖活动,对2014年度政府部门的公共服务白皮书开展评奖。今年我们还搞了“开秤仪式”,相当于召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有三四十家媒体参加。由于这次是采取当场在众多媒体的闪光灯中把给政府40多家部门的信息公开申请函发出去,因此到目前为止深圳市政府发布公共服务白皮书的43个部门中已有中36个部门对我们的申请给予了回复(其余7个部门由于联系不畅等原因未能及时回复,现也正在与我们积极联系,争取尽快回复),回复比例高达83.7%,远远高于去年的回复比例,说明我们的金称砣奖评议活动得到了更多政府部门的理解和支持,也说明我们马洪基金会作为一个第三方机构来评价政府,是做了一件具有开创意义的很重要的事,找到了一个正确的方向,也得到了社会越来越大的理解和支持。
    另外,我们又在马洪基金会下面成立了一个“深圳智库百人会”,这也是一个创举,关键是我们事实上创建了一种符合中国目前实际需要的新型智库。通过“智库百人会”,我们为生活和工作在深圳第一线的社会贤达、民间智者(包括工程师、医师、教师、律师等等)创建了一个平台。这一部分人对社会有很多真实的深入的看法,因为他们是现行体制和政策的直接关联者,因此他们在自己熟悉的那个领域里对现行体制和政策很多想法和看法,又由于他们有知识有专业,在关心社会的大前提下,他们的这些想法和看法就对改革现行体制和现行政策具有很重要的意义。过去由于没有一个平台让他们能够把自己的诉求或者想法说出来,因而往往变成一种吐槽和积怨,变成对政府的不满,变成一种社会负能量。我们通过“智库百人会”,给这些民间智者搭一个能够通达社会主流媒体和决策层的平台,让这些来自于草根的民间智者能够成为来自第一线的直言谏议的改革者和社会专家,把他们的意见变成能够让社会公众、媒体及决策者知晓的直接来自基层的改革和决策的建议。
    我们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搞“民间改革论坛”——深圳改革民间论坛,用沙龙的形式把我们现在各个方面的改革——主要是微观方面对体制和政策的改革,让他们来分析,让他们来提如何改革的建议。如上所述,正是由于这些人工作和生活在第一线,他们对我们现行的政策和体制的不足和弊病有着最深切的感受,因此他们对如何改革有很多很好的想法,我们用这种方式让他们来提想法,把他们的批评变成一种建议,效果非常好。我们去年搞了四次这样的改革沙龙,效果都很好,我们不但把这些改革建议转给媒体,报给深圳市改革办和政策研究室,呈报给市领导,而且还准备结集出版,就叫“2014深圳改革的民间研究报告”。
    我们认为成立“智库百人会”也是一个很大的创新,关键在于使我们的改革“接地气”了。我们的改革这么多年,在社会上发声的、对决策者提供各种意见建议的,基本上是两个群体,一个是各级政府的官员,一个是大学和研究机构的专家学者,很少“接地气”。也就是说,除了进行一些专项调查或召开座谈会,很少让社会贤达和民间智者直接成为改革的推动者和集贤纳谏的主渠道。现在我们用马洪基金会这个平台,用智库百人会这个平台,把来自草根来自基层的社会专家整合起来,把他们的意见和建议与我们专家学者层的意见和建议连接起来,让这些来自草根的社会贤达、民间智者或社会专家,有地方去讲,有地方去说,有地方去写,而且还能把他们的智慧集中起来,变成推动社会改革,丰富决策思维的一股重要的正能量。这样,就使我们的改革实现了“上接天庭,下接地气”的一种新格局,使我们的改革有了新的动力,呈现出更加有活力有生命力的新形式。
此外,马洪基金会这种推动民间改革的方式还有一个重要的意义,那就是推动和扩大社会治理的公众参与度。通过推动公众参与监督政府,推动公众参与到改革和政府的决策中,来实现我们国家社会民主法制的更大进步。
    现在到处都在搞“顶层设计”。“顶层设计”固然重要,但是如果把它都搞成千篇一律的只是“自上而下”地制订方针政策,完全靠上面做好“设计”下面来执行,那就会出现问题和失误。因为体制和政策正确与否,主要体现在下面;改革后的体制和政策措施是否有效,也主要体现在下面;而且中国这么大,每个地方的情况都不同,不可能用一刀切的“顶层设计”的方式解决所有问题。因此要真正搞好改革,还需要从基层做起,还需要在基层做试点,还需要用“摸着石头过河”、“解剖麻雀”的方式进行尝试和探索,还需要自下而上地总结基层的经验,然后再自上而下地进行“顶层设计”,进行正确路径和方法的推广。
    我认为,我们马洪基金会现在的工作,对于在基层进行改革尝试和探索等方面,可能会发挥出一些更好的作用。我们就是要点点滴滴地推动改革,点点滴滴地推进社会的进步。我们虽然做不了大事,但能够做点实事,要一步一个脚印地推动改革的深入,一步一个脚印地推动政府转型和政务信息公开化透明化,一步一个脚印地推动公众参与社会治理,一步一个脚印地推动社会的民主法治建设。
    马洪基金会现在所做的工作只是一个开头,还存在很多缺点和不足,同时我们的资金实力还很弱,限制了我们发挥更大的作用,但是我们有信心把它进一步做好,有信心把它做强做大,力争为国家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做出更大的贡献。

对本文发表看法,请电邮:zhongguotigaihui@163.com,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来信栏目
分享到:
公告

热点文章

改革聚焦

科研成果
Copyright © 2003—2013 All rights reserved&Designed by sinopoll | 京ICP备06007975号 | 京公网安备:001101084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