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English | 30周年专栏 | 基金会 | 杂志社 | 公共政策 | 公众意见 | 中国改革论坛 | 走势座谈会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首页本会概况本会动态改革聚焦学者专栏科研成果专题视频
首页 >> 学者专栏 >> 俞可平:中国的民主治理

俞可平:中国的民主治理

2014-08-21 22:50:50 | 俞可平

尽管与社会经济迅速发展的进程和人们日益增长的需求相比,我国的政治体制还存在许多严峻的挑战,深化政治体制改革依然是一项极为紧迫的任务,但不能否认,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的政治发展取得了重大的进步。30多年的改革开放进程,是一个包括政治生活、经济生活和文化生活在内的全方位的社会进步过程。然而,坦率地说,与人们对经济改革成就的评价不同,对政治改革的成就充满着争议。典型的争论呈两个极端:一种观点认为,中国的政治改革与经济改革一样,进步迅速,成就巨大;另一种观点则认为,与中国的经济发展不同,中国的政治发展几乎停滞不前,没有多少重大成就。海外一些专家甚至认为,不改革政治只改革经济,正是中国创造经济发展奇迹的原因所在。

  其实,上述争论在相当程度上是因为观察问题的立场和视角不同,如果从宏观政治框架上看,那么中国的政治变迁确实很少。中共一党执政的政党体制没有变,人民代表大会和人民政协的基本制度没有变,党领导行政、立法、司法的政治格局没有变,马克思主义主导的一元化政治意识形态也没有变。然而,如果换一种视角和立场,从国家治理的角度来观察中国的政治变迁,就会发现截然不同的另一幅景象:中国的政治生活在过去30多年中也同样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例如:从人治开始逐渐走向法治,首次确立了建设法治国家的根本目标,着手建构较为完备的法律体制,政府行为更多地受到法律的约束;从封闭政治逐渐走向透明政治,首次颁布了政务公开的法规,各级党政权力部门逐渐推行政务公开;从管制政府走向服务政府,出台一系列的措施,大幅度减少行政审批事项,同时为公民提供更多的公共服务;从高度集权走向适度分权,中央政府从财政、税收、审批等多个方面向地方政府分权,同时将更多原先政府管制的事务转交给民间组织,开始向社会分权。

  毋庸讳言,国家治理更多属于工具理性的范畴。换言之,无论哪一种社会政治体制,统治者都希望有更高的行政效率、更加稳定的社会环境、更加完善的公共服务,从而有广泛的民意基础。但是,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之间并非存在不可跨越的鸿沟,工具理性的改革通常需要价值理性的指导,而且也或迟或早会催生新的价值理性。更进一步说,国家治理的改革虽然是达到既定政治和经济目标的手段,是一种工具理性的改革,但治理改革本身必然体现着某种政治价值,而且势必导致新的政治需求。因此,我一直坚持认为,治理改革是政治改革的重要内容,甚至也是政治体制改革的组成部分。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政治生活的进步与变革,主要体现在国家治理领域和社会治理领域的改革和进步。

  本文系作者为《中国的民主治理:理论与实践》(十卷)撰写的总序。选摘时有删节

对本文发表看法,请电邮:zhongguotigaihui@163.com,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来信栏目
分享到:
公告

热点文章

改革聚焦

科研成果
Copyright © 2003—2013 All rights reserved&Designed by sinopoll | 京ICP备06007975号 | 京公网安备:001101084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