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English | 30周年专栏 | 基金会 | 杂志社 | 公共政策 | 公众意见 | 中国改革论坛 | 走势座谈会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首页本会概况本会动态改革聚焦学者专栏科研成果专题视频
首页 >> 学者专栏 >> 袁绪程:未来10年中国改革探索

袁绪程:未来10年中国改革探索

2012-01-10 10:42:07 | 袁绪程

  2011年1月8日,由中国经济体制改革杂志社主办的“中国改革(2011)年会——未来十年中国变局与选择”在北京举行。著名经济学者、中国经济体制改革杂志社总编辑袁绪程在会上说,中国现有体制,无法支撑中国进入高收入发展阶段。
  袁绪程说,未来十年是中华民族复兴历程上最宝贵最关键的十年,面对全球变局,中国经济将如何发展?社会结构、政治结构将如何变化?是主动的自上而下改革还是被动被迫改革,这是海内外普遍关心和忧虑的问题,各种迹象表明中国又一次走到了历史的转折关头和十字路口。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现代化建设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是中国的现代化是在一个小范围内,在1/10人口中进行的,是在富人或者富人圈里发生的,也是在沿海地区和中心城市的人口里产生的。”袁绪程说,“这表明中国未来现代化的发展空间无比巨大。开放不够的10亿人市场有着无限商机。”袁绪程认为,从经济发展常态看,中国现在处于工业化的中后期阶段,城市化还在进行中,人均收入仅4千美元,应该还有一个10到20年快速发展期,GDP保持7%年均增长率不成问题。但是问题在于,中国的经济发展非常态,内需不足,对外依赖依存度很高,成本外化,过渡透支未来的竞争策略,以及缺乏应有的创新机制,三高三低,高投入、高消耗、高污染,低产出、低人权、低福利等等,严重制约着中国的快速发展。
  袁绪程认为,我们现在讲体制,很多人认为体制没有固化没有成熟,其实我们的体制在某些方面已经固化。体制不能用传统的计划经济来解释,不能用西方成熟的市场经济体制来解释。这个体制是我们自己在改革开放的畸形情况下造成的,或者说是改革扭曲造成的。体制是我们自己造成的,不是原来留下来的。
  “我们现有的体制是无力支撑中国进入高收入发展阶段的。中国现有的体制曾经支撑中国经济模式高速增长,并把中国从一个低收入阶段带入中等收入阶段,但是却很难支撑中国经济顺利进入高收入阶段。体制在促进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同时并没有像类似阶段的韩国、台湾等东亚国家地区那样缩小城乡之间、地区之间、个人之间的收入差距,以此扩大中等收入阶层,提升内需张力。提升自主创新能力,产业高级化,服务业大发展,市场经济法制的程度,政府的公信力,社会的诚信度,这些方面都没有得到相应提升。在这方面,中国远落后于其他国家地区。”
  中国的体制,其组织结构有传统性和现代性双重特征,像双刃剑,推动中国经济增长的同时成为下一阶段增长的障碍。
  地区、行业、产业间收入差距的拉大,是分配不公的源泉。日本财团经济或西方寡头经济,也会控制市场竞争的方向,但是日本财团经济或西方寡头经济是出于市场经济之手,是市场竞争的结果。而中国的统治经济是政府之手,政府之手的优势在于通过行政手段以举国之力集中力量办大事,政府主导市场竞争,能促进中国经济初中级阶段的开放开发,带来投资的最大化。这是优势。但是政府之手很可能在现有制度下约束不够,变成不讲市场经济规则的干扰之手,从而带来负面问题。
  “体制在这种情况下,尤其是未来十年,很多弊病就会逐渐暴露出来。看起来现在经济好,好像比西方还好,实际上大家也看到经济在不断下滑,我们的经济增长动力不断在衰减,各种不利因素不断冒出来,各种社会矛盾、各种问题也在不断发生。”袁绪程说。有些观点认为,假如西方在十年里不能复苏,中国经济很可能也会出现大问题;假如西方经济会复苏,肯定是美国经济先复苏,美国经济复苏那么中国同样会出现大问题:美元升值,人民币贬值,资本会流向美国。有证据表明,2015年左右美国产业资本会回流,现在投机资本正从新兴国家撤离,美元正在上涨,其他货币在下跌,人民币贬值的可能性非常大。
  “所以要克服困难唯有改革,不改革很多问题都解决不了。”袁绪程说。
来源:中国改革网

对本文发表看法,请电邮:zhongguotigaihui@163.com,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来信栏目
分享到:
公告

热点文章

改革聚焦

科研成果
Copyright © 2003—2013 All rights reserved&Designed by sinopoll | 京ICP备06007975号 | 京公网安备:001101084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