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English | 30周年专栏 | 基金会 | 杂志社 | 公共政策 | 公众意见 | 中国改革论坛 | 走势座谈会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首页本会概况本会动态改革聚焦学者专栏科研成果专题视频
首页 >> 学者专栏 >> 王占阳:日本已不可能重走军国主义老路

王占阳:日本已不可能重走军国主义老路

2014-10-10 19:51:01 | 王占阳

   正确判断国际形势,确认“和平与发展是当今世界的两大主题”,这是当年邓小平确立中国的新路线和新政策的一个基本前提。在对国际形势的这种判断中,他对日本是放心的。他说,整体上,“我们不担心日本对中国有什么威胁”,“我们也理解日本应该有足够的自卫力量。”日本有极少数人想复活军国主义,“我们只担心这么一点”。我们“很高兴地看到,日本绝大多数人是反对这种倾向的。”中日“两国没有任何理由不友好下去”。


  时至今日,邓小平的这些基本观点依然适用。同时,基于新的客观事实和更多信息与分析,我们还可以进一步确认,历史发展到今天,即使有个别日本政客想重温军国主义旧梦,日本也已不会成为军国主义国家了。

  第一,日本的和平主义已经深入人心,军国主义重新成为主导思想的社会基础已经消失。二战结束前,日本的主流意识形态是军国主义。但是,二战结束后,日本的主流思想已从军国主义转为了和平主义,而且已经深入人心。绝大多数日本国民都是热爱和平、厌恶战争的,军国主义者只是极少数人,这是毋庸置疑的基本事实。

  第二,和平主义与民主制度相结合,使军国主义更加成为不可能。日本过去走上军国主义道路,不仅有其社会思想基础,而且还有其政治制度和政治文化基础。经过六十多年,和平主义的主流思想意味着,日本选民普遍反对一切战争,特别是反对侵略战争,另一方面,民主制度又会使任何好战的政客都会被和平主义的选民和议会所淘汰。

  第三,现代日本经济需要的是和平,而不是侵略战争。日本的和平主义不仅基于战争反思,而且还有现代日本经济需要和平这种深刻的现实经济根源。

  一是在世界经济一体化的今天,国与国之间的战争已经从一个经济体对另一个经济体的战争,转变为同一经济体内部的战争,在主要经济体之间,尤为如此。如以侵略战争破坏中国经济,对日本无异于经济自杀。二是麦克阿瑟解散了作为军国主义经济根源的日本财阀。时至今日,日本大企业的董事会成员已是高级经理人员。把他们想象为曾导致二战的日本财阀,是错误的。三是日本已深切地认识到,以和平的商业途径获得资源、能源、市场等,才是发展经济的唯一正确道路。

  第四,日本没有重走军国主义道路的财政基础。走军国主义道路意味着发动大规模的侵略战争,这就需要有雄厚的财力支持。日本目前正在面临长期的财政困境。如果说中国现在的主题仍然是“发展”,日本现在的主题则已是“保持现状”,但日本经济想“保持现状”很不容易。其次,在长期财政困境中,社保支出与防卫预算之间出现了深刻矛盾。在日本的民主体制下,扩大财政支出的社会压力主要来自于社保支出。日本政客为了获得选票,不敢怠慢选民的这种要求。现实就是,日本既不想打仗,也没钱打仗。

  第五,日本没有重走军国主义道路的军事条件。军国主义的崛起还须以能够拥有和实际拥有相对强大的军事力量为条件。但在现代国际军事环境中,这种条件已不存在。

  对于唯一曾攻击过美国本土的国家,美国对日本的担忧和防范实际始终放不下,美国决不希望再次出现一个穷兵黩武的日本。《日美安保条约》和驻日美军具有防止日本重走军国主义道路的重要功能。基辛格曾反复强调,驻日美军会成为抑制日本强化军事力量的阀门,《日美安保条约》就是为此而存在的。

  中国已发展成为世界军事大国,也使日本不可能重走军国主义老路。军国主义恃强凌弱,客观上也是以邻国的积贫积弱为前提的。历史发展到今天,东亚同时出现了中日两个强国,这是前所未有的。面对这种新形势,现在的日本也已无人再奢望征服中国大陆了。

  综上所述,以往导致日本走上军国主义道路的基本条件均已消失。极少数日本军国主义分子既无力量、也不可能扭转滚滚向前的历史车轮。只要中日两国能够处理好历史问题和钓鱼岛问题,中日和平友好的未来就是可期的。

对本文发表看法,请电邮:zhongguotigaihui@163.com,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来信栏目
分享到:
公告

热点文章

改革聚焦

科研成果
Copyright © 2003—2013 All rights reserved&Designed by sinopoll | 京ICP备06007975号 | 京公网安备:001101084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