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English | 30周年专栏 | 基金会 | 杂志社 | 公共政策 | 公众意见 | 中国改革论坛 | 走势座谈会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首页本会概况本会动态改革聚焦学者专栏科研成果专题视频
首页 >> 学者专栏 >> 王占阳:现在已是开拓新型民主化道路的关键期

王占阳:现在已是开拓新型民主化道路的关键期

2013-08-15 15:01:47 | 王占阳

    摘要:未来5 年的走势将决定未来10 年的走势。未来10 年左右将是开拓共产党领导的民主化道路的关键期,也将是实现低度民主化的关键期。如能实现这种历史性的伟大开拓,10 年以后的中国就将能够在新的道路上阔步前进。
  王占阳在《探索与争鸣》2012 年第1 期上刊文(《中国急需发展低度民主》)指出:未来5 年的走势将决定未来10 年的走势。未来10 年左右将是开拓共产党领导的民主化道路的关键期,也将是实现低度民主化的关键期。如能实现这种历史性的伟大开拓,10年以后的中国就将能够在新的道路上阔步前进。

  中国目前急需推进走向低度民主的有力改革,进而用20~25年时间实现低度民主。这种需要实际上是一种深远的战略需要,而不是眼前的应急需要。从眼前看,即使是暂不实行这种改革,也不会马上出大问题。但若从未来5~10 年左右时间来考察,那就可以清晰地看出这种需要的战略紧迫性了。

  这种判断的基础是一项基于现实的未来研究。我们首先应当来考察:如果未来10 年不改革,或者是未来10 年的改革没有足够的力度,结果将会怎样?考察的结论就是:即使没有马上出现大动荡,也将陷入无力回天的历史绝境;大动荡前的最后危机将出现,局势随时都有可能失控;大动荡将是短期内的历史必然。

  这种预判有三个关键性的支撑点。

  一是如果没有必要的政治改革,那就必然会在未来10 年内出现严重的经济危机和财政危机。目前主要经济学家已在这方面达成基本共识,尽管具体预测有所差别。

  二是如果没有必要的政治改革,那就必然会在未来10 年内出现人心向背的根本转变。

  现代社会稳定的关键不在农民,而在市民。中国现在也已发展到了市民状况决定大局的历史阶段。所以,如果出现了人心向背的根本转变,它的主要标志就是大部分市民(包括农民工)对于中央政府的看法和态度发生了根本转变。

  如果出现了这种根本转变,它的根本原因只能是长期和日益严重的腐败与分配不公。严重腐败不仅包括官商勾结、贪污腐败,而且还包括吏治腐败、行政腐败、司法腐败、财税腐败、国企腐败等多种形式的腐败。严重的分配不公实际上也是严重腐败的一种主要后果和表现。

  较短期的严重腐败和分配不公尚不足以从根本上动摇人心,但若严重腐败和分配不公的趋势长期得不到根本扭转,那就足以从根本上导致公众对于整个政权的基本看法和基本态度的否定性变化了。

  各种信息都表明,人心变动已经日益接近临界点了。现在公众对于官方的肯定态度已经相当薄弱和脆弱,很容易被更严重、更持久的政治腐败、分配不公和通货膨胀等摧毁。越来越多的人士已经是在抱有最后的希望,相当数量公众的认识和心态更已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在这种背景下,如果未来5 年再没有足够力度的改革的话,绝望就会笼罩全国,人心就会发生大面积的雪崩式的变化。如果未来10 年也没有足够力度的改革的话,肯定会出现人心向背的根本变化。

  所以,现在只有抓紧时间,大力推进确有足够力度的改革,才有可能安定和挽回人心。

  三是严重的经济危机与人心向背的根本变化相结合,势必导致不可逆转的政治危局。

  如果人心稳定,单有经济危机并不可怕。只要万众一心,众志成城,任何艰难险阻都是可以被克服的。即使是出现人心浮动,只要没有普遍出现否定现存制度的政治心态,危机也是可以渡过的。

  但若人心向背发生了根本转变,到处都是心怀不满、怨气冲天、并且认为只有改变制度才能摆脱危机的人们,则严重的经济危机及其所带来的新的痛苦,就会与人心危机合并生成非常严重的政治危机。

  这种危机的实质就是大动荡前的最后危机。一旦走到这一步,那就是走进了死胡同。由此,我们可以更深切地体会到,邓小平关于“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现代化”、“不改革就是死路一条”的观点是非常深刻的,也是极有预见性的。

  我们现在就是已经处在了这种很可能会走进死胡同的战略险境,因而现在已是深化改革的最后战略机遇期了。有“危”未必都有“机”。有“危”就有“机”的前提是尚未走入绝境,否则危机的结果就只能是最后的终结。

  所以说,未来5 年能否以重大改革和令人信服的改革宣示安定和挽回人心极为重要。否则以后的道路就将极为艰难。未来10年内能否切实实现足够力度的分配改革和政治改革更是极为关键。这在实质上已是决定命运的生死之战。未来20~25 年内能否建成低度民主也极为关键,因为中国只有走到了这一步才能最终脱离险境,确保前程。

  所以说,中国目前急需发展低度民主,未来还将急需实现低度民主。高度民主现在还谈不上,目前急需的是低度民主。(李摘)

  (原载:《当代社科视野》2012 年第3 期)

 

对本文发表看法,请电邮:zhongguotigaihui@163.com,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来信栏目
分享到:
公告

热点文章

改革聚焦

科研成果
Copyright © 2003—2013 All rights reserved&Designed by sinopoll | 京ICP备06007975号 | 京公网安备:001101084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