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English | 30周年专栏 | 基金会 | 杂志社 | 公共政策 | 公众意见 | 中国改革论坛 | 走势座谈会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首页本会概况本会动态改革聚焦学者专栏科研成果专题视频
首页 >> 学者专栏 >> 李强:社会建设,公共性是个大问题

李强:社会建设,公共性是个大问题

2011-02-21 15:57:08 | 李强

社会建设是当前的一个热点问题。谈到当前的社会建设,必然要面对一些基本问题:首先是怎么理解社会建设;其次是当前我国社会建设的突出问题;再次是怎样解决这些问题。
  


  理解社会建设,关键是要搞清楚社会这个概念。什么是社会呢?其实很复杂。西方是从国家的角度来看待社会的,社会是与国家相对的一个概念。但在中国就说不通,孔子讲“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自身与家国是连起来的。我们自古没有社会这个概念,古代文献中的社会与我们今天理解的社会不一样。中国自古有一个词叫社稷,这个恰恰不是西方说的国家与社会的分离。社会这个词是梁启超到日本学习时,从日本借用过来的。梁漱溟说中国是家本位的社会;费孝通说中国是差序格局,中国是家,是一个个家族连接起来的。费先生早年写文章,批评最深刻的就是中国乡村里没有公共性。
  在推进社会福利方面,中国确实有一大难题,这就是中国自古就没有公共领域,自古就缺少公共性。毛泽东进行社会改造,建立人民公社时,人们被叫做人民公社社员,人民公社实行的是“一大二公”,1958年一大二公“失败”。后来就收缩,当收缩到生产队的时候,农民就看到,做这件事还是对自己有利,在一段时间里大体还行。到改革开放后,人民公社失败了,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毛泽东在建立公共性上没有功劳。不花钱的公共卫生,普及卫生常识等公共性服务大大提高了中国人的预期寿命。社会建设,公共性是个大问题,在今天有没有实现的可能呢?大家看看台湾、香港、新加坡,华人社会也可以发展公共性。中国内地公共性的问题确实是个大问题,是我们在社会建设上碰到的一个大难题,一定要解决这个问题 。
  我们先看看福利国家是怎么做的?它们国家小,人口少,人均GDP高,高税收,高福利。瑞典最低税收就33%,但是,国家基本提供住房、医疗等全民覆盖的社会保障。公共福利既不是人口,也不是GDP所能左右的。瑞典能够建立福利国家,维持高福利是受到长期的宗教传统影响的。制度不能解决一切,人们的公共观念才是背后最重要的东西。如果我们这个民族要推行社会福利,民族观念的更新是必然的,但这不是一个短时期内就可以做到的。
  社会建设是什么?中国其实有大社会、中社会、小社会。小社会就是过去改革以前的社会事业,即科学、教育、文化、卫生、体育。社会建设中的社会,有一个中社会的概念,它比小社会要大一些,相对于政治的、经济而言的社会。大社会就是民生为主的社会,大体说的是社会管理、社会保障,也就是住房、养老、分配、就业、计生、教育,从这个意义上讲,社会建设有五个方面的建设,有其本身的特征:第一是全面性,不仅仅局限于经济建设;第二是强调整体利益;第三是强调平衡的发展;第四强调建设的公共性,强调社会时它的公共性最突出;最后是和谐的社会关系,社会是人构成的,社会建设是为了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

(作者:李强 清华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
 

 
来源:新华网
 

对本文发表看法,请电邮:zhongguotigaihui@163.com,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来信栏目
分享到:
公告

热点文章

改革聚焦

科研成果
Copyright © 2003—2013 All rights reserved&Designed by sinopoll | 京ICP备06007975号 | 京公网安备:001101084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