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English | 30周年专栏 | 基金会 | 杂志社 | 公共政策 | 公众意见 | 中国改革论坛 | 走势座谈会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首页本会概况本会动态改革聚焦学者专栏科研成果专题视频
首页 >> 学者专栏 >> 坚持市场化是行业协会发展的核心问题

坚持市场化是行业协会发展的核心问题

2011-03-29 17:25:06 | 胡雄飞

为能率先实现现代化,早日建成“四个中心”,中共上海市委、市政府提出要坚持“国际化、信息化、市场化、法治化”,来加快上海宏伟蓝图实现的进程。其中,市场化是核心,是关键。坚持市场化取向的经济体制改革将为上海新世纪新一轮的发展提供强大的动力。
  坚持市场化同样是行业协会发展的核心问题。行业协会的市场化,涉及政府职能的转变、现代企业制度的完善、现代市场制度的建立,但更重要的是行业协会要按现代市场经济的要求对自身进行准确的定位,明确行业协会的功能,以充分发挥社会中间组织在市场运作过程中的中介作用。不搞清楚这个关键问题,我们的行业协会难有发展。不仅原有的老行业协会会继续暮气沉沉,摆脱不了困境,就是新建的行业协会,也会穿新鞋走老路。因此,有必要对现代市场经济条件下行业协会的定位与功能问题进行深入的再思考。
  计划经济体制中,行业性公司是政府组织的附属物,因此,传统观念习惯性地认为,行业协会是准政府组织,只是介于政府与企业之间的中介,并且理所当然还应该是事业单位。受此影响,时至今日,绝大多数行业协会为自己确定的任务仍仅仅局限在争取政府授权事项,为企业做些服务工作而已。这种狭窄的定位严重制约了行业协会在市场经济中更多功能的确定和发挥。
  行业协会本质上是市场经济的产物,在计划经济体制中没有它生存的空间。随着经济体制改革的深入发展,上海的行业协会虽有了初步的发展,但要真正适应市场经济的运作,充分发挥自身的中介作用,还需要进一步解放思想,突破传统理念的束缚。行业协会应从市场经济体制结构的角度重新审视自己,为自己找准位置,开阔视野,拓展功能。
  与计划经济体制没有市场组织、没有企业组织、只有政府组织的“一元结构”不同,现代市场经济体制是政府、企业、市场与社会组织相互联动的“四元结构”。从新制度经济学的组织理论分析,政府和企业同属层级(科层)组织。现代市场经济体制中,在纯层级组织和纯市场组织之间,有一个宽广的中间地带,这个地带上有着多种“经济类中间性体制组织”。从市场经济体制演进发展的趋势分析,从成熟市场经济国家实际运行的情况来看,这些经济类中间性体制组织可以说是整个经济体制组织中最有活力、最富于变化的部分,它们在市场经济体制中的地位和作用正日趋加强。
  行业协会是典型的经济类中间性体制组织之一。它是企业为本行业的利益和发展自愿组织联合起来,企业层级组织逐步市场化的一种组织形态。因此,行业协会决不仅仅只是企业与政府之间的中介,它还是企业与企业、企业与市场、企业与社会组织、政府与市场、政府与社会组织、市场与社会组织之间的中介。我国进入WTO后,市场规则正与国际通行规则接轨,行业协会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甚至还是企业、行业与外国政府、跨国公司、各国经济组织、各类国际经济组织之间的中介。总之,行业协会作为经济类中间性体制组织,其中介的对象包括开放性市场结构中所有的体制性组织,乃至从事经济活动的经济人个体。
  行业协会的职能是在适应市场经济运作的过程中逐步形成的。美国、英国等自由市场经济体制中形成的以企业自发组织和自发活动为纽带的“水平模式”的行业协会,日本、德国等带有较强政府行政管理色彩的市场经济体制中,则形成了政府的行政作用参与其中、企业起主导作用、中小企业参与的“垂直模式”行业协会,虽然各有差异,但在市场竞争中形成的功能大体还是一致的:提供市场信息、技术信息、社会和政治情报信息的信息系统功能;政企之间、企业与消费者之间、行业组织内部等多向的协调功能;制定行业标准、实施特殊监督等参政功能及其他专项职能等等。许多行业协会为了维护整个行业的利益,为能帮助成员单位共同发展,在为企业提供服务的过程中,甚至还形成了参与竞争、经营发展的职能。
  美国新奇士橙协会是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和亚里桑那州6500位果农、61家包装公司自发组织的民间组织。这家有着100多年历史的协会,每年根据全球市场的需求确定种植计划,果农只需专注于种植,协会不仅用全套流水线全自动选果,统一包装,统一使用“新奇士”商标,还统一价格,统一与经销商打交道,负责推广销售。我国加入WTO以后,现已登入上海的美国、加拿大、日本、韩国、德国、意大利、英国、爱尔兰、俄罗斯、澳大利亚等国70余家洋协会,它们的功能大多与美国新奇士橙协会相似,其中,尤以美国为甚。阿拉斯加海产品协会、美国马铃薯协会、加州杏仁协会、加州餐酒协会、美国葡萄协会、美国花生协会、美国棉花协会、美国乳制品协会、美国肉类出口协会、美国家禽出口协会、美国硬木协会等等,它们以市场的要求和需求为取向,来确定自身的发展方向和功能。它们捕捉发展机遇的灵敏机制、开拓市场空间的虎虎生气,不仅令至今还心安理得的以“二政府”角色自居的国内行业协会感到无奈,感到尴尬,感到难以应对,更多的是使国内行业协会感受到了来自国际同行间巨大的竞争压力,真切体会到了生存的危机。
  无论是关于经济类中间性体制组织的理论分析,洋协会在上海市场上“攻城掠地”,还是上海行业协会自身的实践,都明白无误地告诉人们,坚持市场化对行业协会准确认识自身在市场经济体制结构中所处的地位与作用是极为重要的。如果处在体制转轨时期中的国内行业协会能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切切实实地根据市场化和专业化分工的要求,认真思考自己能够为企业、市场和政府提供怎样的中介服务,并且付诸实践,特别是在WTO条件下,能够努力提高协会人员的素质,调整自身的组织结构,学会掌握运用反倾销、技术壁垒等手段,在国际贸易中大显身手,那么,行业协会决不会再是无所事事、碌碌无为的养老所,展现在社会中介行业协会面前的将是大有作为的广阔天地。
  (作者为上海市体制改革研究所所长、经济学博士)

——摘自《文汇报》

 

对本文发表看法,请电邮:zhongguotigaihui@163.com,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来信栏目
分享到:
公告

热点文章

改革聚焦

科研成果
Copyright © 2003—2013 All rights reserved&Designed by sinopoll | 京ICP备06007975号 | 京公网安备:001101084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