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English | 30周年专栏 | 基金会 | 杂志社 | 公共政策 | 公众意见 | 中国改革论坛 | 走势座谈会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首页本会概况本会动态改革聚焦学者专栏科研成果专题视频
首页 >> 学者专栏 >> 何帆:21世纪会更不平等吗?

何帆:21世纪会更不平等吗?

2014-08-18 21:12:35 | 何 帆

   法国经济学家托马斯·皮凯蒂(Thomas Piketty)的新作《21世纪资本论》成了街谈巷议的热门话题。这本厚达600多页的学术著作,一直高居Amazon畅销排行榜榜首。各大报刊纷纷发表对这本书的评论。

  著名经济学家克鲁格曼为这本书写了三篇评论。他说,我们可以有把握地讲,皮凯蒂这本书将成为本年度最重要的经济学著作,甚至可以成为这10年最重要的一本。老一辈的经济学大师索洛也力挺皮凯蒂,尽管皮凯蒂的书中对索洛的增长模型提出了不客气的批评。当然,反对的声音也很多。

  哈佛大学经济学家曼昆就说,皮凯蒂的政策建议是出于意识形态的激情而非经济学的逻辑。来自美国企业研究所等保守派智库和金融界的指责就更多了。围绕着皮凯蒂的这本新作,一场思想的风暴将会袭来。

  可以预料,皮凯蒂的新作在国内也会引发激烈的讨论。思想的交锋能够带来学术的进步。但是,同样可以预料的是,由于这场讨论涉及到贫富分化与收入分配、政府干预与市场秩序等敏感话题,亦有可能变成一场混战。中国的经济学辩论经常是“一场运动员、裁判和观众一起上阵的足球比赛,混战结束,留下的只是足球场上一堆无人认领的鞋子。”如果只是偏见之间的互相批斗,不会对学术研究的深入起到任何积极的作用。有鉴于此,本文试图对皮凯蒂新作中的主要内容进行简单的梳理,并加以自己的简略评论,以期对参与争鸣的各方能有所参考。

  从长时段看大历史

  《21世纪资本论》最为突出的特点是搜集了大量的历史数据,并试图从一个非常宽广的时间段观察历史的变化。更具体地讲,皮凯蒂关注的是19世纪以来全球经济的大趋势。

  从人口的变化来看。19世纪以来人口数量突然开始增加,皮凯蒂讲到,人口剧增是法国爆发大革命的历史诱因之一。21世纪,全球人口规模将在达到一个峰值之后逐渐回落。21世纪后半叶,预计全球人口出生率平均为0.2%。

  人口的变化会带来两个重要的影响:一是经济增长速度会随之放慢。二是不平等程度会随之提高。前一个影响已是众所周知。何以会出现后一种影响?一则,子女少,则遗产继承更容易导致财富集中;二则,如果人口多,偏好会更多样,社会流动性相对更强,年轻一代会和上一代更不同,机会相对更多,间接地有助于减少不平等。

  人均产出的变化和全球人口的变化方向一致,也会出现一个钟型曲线。但是,不同的是:第一,人均产出的增速达到峰值的时间会晚于人口的变化。皮凯蒂认为,全球人均产出的增速在21世纪很难超过1.5%。

  考虑到人口的变化和人均产出的变化,可以得出一个结论:21世纪全球产出的增长速度一定会放慢。事实上,1950-1970年是全球产出增长的一个高峰时期,年均增速为4%。1990-2012年,全球产出的增速已经滑落到3.5%,预计2030-2050年会进一步降至3%,2050-2100年则可能跌至1.5%。

  经济增长速度的放缓本身并不值得担忧。值得担忧的是,在财富增长和经济增长之间的赛跑中,经济增长的速度将低于财富增长的速度。皮凯蒂的结论是:r>g,即资本的收益率(r)将会超过经济增长率(g)。资本得到的越来越多,贫富差距会越来越大。

  拯救21世纪

  悲观的预言带来激进的建议。皮凯蒂主张,为了改变21世纪贫富恶化的趋势,应该在全球范围内,对资本征收累进税。这个建议连他自己都知道是无法实行的,他承认,这是一种“乌托邦”想法。《21世纪资本论》一书受到的最猛烈的抨击就是皮凯蒂提出的征税建议。但是,抛开既得利益或是意识形态的影响,如果我们仔细去看,就会发现皮凯蒂的主张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激进。

  皮凯蒂并不是主张建设人人平等的空想世界,也不是要回到政府对经济的全面干预。他认为,政府亟需强化其承担社会职能。为此,政府应考虑税收改革。皮凯蒂的建议是,应考虑征收累进的所得税。如今,由于全球范围内的竞争,所得税不仅不再是累进的,甚至成了累退的。巴菲特也曾经说过,他交的税还没有他的秘书交的税多。这种累退的所得税导致财富进一步集中,而且会让全社会感到不公平,尤其是被迫承担最高税率的中产阶级。如果人们感到不公平,就不会愿意交税。

  皮凯蒂进一步提到,其实对所得征收并不完美。因为超级富翁们并不会如实地汇报他们坐拥财富得到的收益。欧莱雅的继承人Liliane Bettencout 可能是法国最有钱的人。她拥有的财富达300亿欧元,但她每年申报的收入不超过500万欧元,不到其财富的万分之二,可能吗?这就是他主张对资本,而非所得征税的原因。他主张对资本征税的另一个考虑是,如果对资本征税,人们会更准确地申报资本所得,这有助于在全球范围内更好的对金融行业进行监管,避免出现像2008年那样的金融危机。

  有人会说,对富人征税,会影响到他们的积极性,反而对经济增长有损害。适度的财富能够鼓励勤奋,但过度的财富只能鼓励寄生虫。有人会说,有钱人赚那么多的钱完全靠自己的本事。但是,皮凯蒂和他的同事们的研究表明,大企业的CEO拿钱多少,和企业的业绩没有太大的关系。再说,就算巴菲特和比尔·盖茨的钱都是自己赚的,那么,他们的儿女,孙子孙女,一样有资格享受世袭的巨额财富吗?等到一个社会里1%的人占有99%的财富,而其他的人全无立锥之地,这样的社会还会得到人们的珍惜和呵护吗?从根本上说,财产自由和民主政治并非完全一致的,就看你想要什么。皮凯蒂认为,为了维护民主政治的稳定,必须采取行动,遏制财富过度地集中到少数富人手里。这是避免出现社会动荡的最佳方案。

  未解之谜

  公允地讲,皮凯蒂的预言只是一个狂野的猜想。21世纪究竟会发生什么,谁都无法预测。21世纪的经济增长速度会始终低迷吗?考虑到人口的变化,很有可能。但是,如果出现了一次巨大的科技革命呢?如果非洲突然开始经济腾飞了呢?21世纪的储蓄率会一直很高吗?也很难讲。在皮凯蒂的模型中,储蓄率和经济增长率在长期内是没有关系的,到底是否如此,我们并没有可靠的证据。还有,皮凯蒂认为资本的收益率在长期内是稳定的,而且一定会比经济增长率高,这更是令人将信将疑。

  皮凯蒂试图从全球范围内研究不平等,但是他研究的主要是英国、法国、美国和德国,对发展中国家很少涉及,甚至对其它发达国家,比如南欧国家、日本都很少提及。这样的图景肯定是不全面的。如果把发展中国家考虑进来,一方面会影响到对全球增长和收入分配的判断,另一方面,发展中国家的收入不平等有其独特之处,和发达国家的贫富分化并不完全一样。如果按照皮凯蒂的分析思路和政策建议,分析发展中国家的收入分配、解决发展中国家的贫富分化,只怕会有隔靴搔痒的尴尬和无奈。

  皮凯蒂新作中最大的未解之谜就是历史。他把19世纪和21世纪做了对比,处处暗示,21世纪可能会重蹈19世纪的覆辙。这一判断令人为之色变。19世纪的确是一个全球化的黄金(1231.20, 2.10, 0.17%)时代,史称第一次经济全球化。但当时也是贫富分化越来越严重、无产阶级贫困化的时代。就在经济全球化狂飙突进的时候,突然出现了各种社会矛盾,各国从拥护自由贸易纷纷改为贸易保护主义,继而开始军备竞赛,最终走向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深渊。这之间到底有什么内在的联系?贫富不平等究竟会对社会稳定带来多么大的影响?这是我们想从历史研究最想知道的。

  (何帆: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

  (本文摘自2014年5月18日出版的《东方早报·上海书评》,转载有删减)

对本文发表看法,请电邮:zhongguotigaihui@163.com,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来信栏目
分享到:
公告

热点文章

改革聚焦

科研成果
Copyright © 2003—2013 All rights reserved&Designed by sinopoll | 京ICP备06007975号 | 京公网安备:001101084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