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English | 30周年专栏 | 基金会 | 杂志社 | 公共政策 | 公众意见 | 中国改革论坛 | 走势座谈会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首页本会概况本会动态改革聚焦学者专栏科研成果专题视频
首页 >> 学者专栏 >> 樊纲:中国还有持续高增长的潜力

樊纲:中国还有持续高增长的潜力

2013-08-13 15:38:19 | 樊纲

  和讯网消息 6月30日,2013北大汇丰金港经济论坛在北京举行,业界资深人士共聚一堂。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教授、中国经济改革研究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樊纲教授以“中国经济与中国企业长期发展的挑战与机遇”为主题发表精彩演讲。他表示,我们的消费确实太低,反过来说这就是我们增长的潜力。我们上升到俄罗斯的水平,我们的20%左右的GDP的增长,结构上从35%到55%,达到50%的水平有这么大一个差距,说明潜力巨大。另外,真正出问题也不是现在出问题,很多贷款现在不到期,有的是展期了,有的还没有到期。他是项目建成了,路修好了,没有人跑车,没有回报,这个就成了大问题。

  以下为演讲摘要:

  另一个具体因素公款消费在一季度有了明显的回落,公款吃喝这件事,因为八条改变了领导作风,可别小看这个,一季度是中国人吃喝的旺季,都要过年过节了,年终发奖金了,搞活动了,有这一条一下子从时间点来比,这一个季度的变化特别明显,在统计数字上特别明显,去年的基数很高,今年一下子掉下来,餐饮业增长速度一下子跌了8%左右,导致了社会零售总额有一个2%到3%的增长速度的下降,不是三月份一个月,整个一二三月,春节前后的时间,每个月都有一些变化,都有一些下降。这个导致大概一季度的GDP增长速度少了0.2个百分点,投资少0.1,这个少0.2,如果情况没有发生变化的话,12月份的预期一季度8%的增长还是合理的,预期的时候没有这两个因素发生,按照这个预期就是8%,结果一季度出现了这两个因素,一个是房地产调控,一个是公款吃喝问题,其实公款吃喝是我们商界请官员吃喝都少了。公款买车也少了,酒店业少了一块,会议少了一块,这个在中国消费当中还是有一定的比重,高档消费数量上不大,金额上比较大。

  因此就产生了这些短期的影响,这是对前一阶段,一季度经济增长速度比较低的增长。这两个月持续了一季度的趋势,四五月的时候,市场预期又开始回落,三月份说房地产不像去年四季度那么热了,一下就变化了。昨天的高峰会上,两个媒体采访的时候问这个问题,房地产是不是支柱产业,我说当然是支柱产业,从最近的数字就可以看出它的变化,人们对于它预期的变化就会对整个经济的影响,因为他涉及到很多恩产业,他一变化,整个钢材、水泥、家电、装修、材料一系列的产业都跟着波动。

  因此四五月份出来的一些数据显示经济还在比较低迷的状态,是不是低迷,低迷到什么程度我们还可以讨论,总之不是向上的趋势,是向下趋稳的趋势。因此,现在的基本情况仍然可以说软着陆尚未完成,正在继续当中。这是消费零售总额,红的是扣除通货膨胀以后的因素,社会消费。蓝的是没有扣除价格因素你看看从去年的四季度以后有一个相当明显的回落,昨天晚上看到了一张图,这是我们研究所最近做的一个图,我把它放在那儿了,大家可以看一看中国的消费确实太低了,私人消费不包括政府消费,我们大概是私人消费加政府消费,包括军费、外交、政府公务员支出都属于政府消费,放在一块50%,扣除政府消费35%都不到,占GDP的比重,美国总高70%几,俄罗斯现在储蓄率比较高和石油收入,还有将近50%,其他发展中国家,南非、韩国、印度,印度的问题在于消费太高了,它老不能储蓄,没有投资,基础设施建设不了,这是它的问题。

  但是我们的消费确实太低,反过来说这就是我们增长的潜力,今天下午我们要讲中国经济增长的建立问题。我们上升到俄罗斯的水平,我们的20%左右的GDP的增长,结构上从35%到55%,达到50%的水平有这么大一个差距,说明你的潜力巨大。

  中国人的消费刚刚开始,当然了讲消费,它的基础是收入,我们分析老把这个事忘记,你怎么增加消费?你得增加收入。中国70%的低收入阶层不是有钱不消费,是因为他没钱。当然社保体制等等这些问题也关系消费,如果有社保了,我们自己的储蓄可以为了将来养老和孩子上学。但是即使养老金体系建成了,其他的一些体系还在发展过程当中,一时半时解决不了。中国实现消费增长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反过头来我们主要努力改革和健全体制,扩大就业,低收入阶层增长的话,我们消费还会增长。

  中国消费这么低是问题,但是这也是中国还有持续高增长的潜力的一个重要的原因。讲完软着陆在进行当中,我们回过头来要清理概念。最近这一轮股市波动的前后世界上又开始叫嚣了,我们的一些人也开始,中国要开始硬着陆,要出现经济危机了,美国危机、欧洲危机,现在轮到中国危机了。我不同意这种看法,中国软着陆已经进行当中,不可能有硬找路了,中国经济从来就有很多问题,今后仍然会有很多问题,我们只能带着这些问题在增长当中解决这些问题,这些问题不足以产生所谓硬着陆。

  这块我们第一讲讲什么叫硬着陆,什么叫软着陆。所谓的硬着陆就是经济危机的概念,突然的崩盘,突然的经济增长速度大幅度的发生变化,原因是什么呢?原因是泡沫的突然的破裂,是因为前面有比较高的,比较大的过热增长的局势。软着陆讲的是什么呢?讲的是过去是有泡沫,但是泡沫没有变的很大,通过政策的及时调整,使泡沫在比较早的阶段就开始消化掉了。经济的基本逻辑按是大泡沫导致大危机,导致硬着陆。小泡沫导致小调整,导致软着陆。我们中国经济的基本情况是有泡沫,我们前面都讲了泡沫破裂,但是中国经济确实没有形成大的泡沫。我们这些经济在泡沫形成过程当中,政府的抑制政策还确实一直在起作用,而且总的来说中国宏观经济政策的调整相对比较及时。

  中国政府在一定程度上,因为不用管选票的问题,他也敢得罪人,他也敢冒着市场上一片骂声,在经济很热的时候能够采取急刹车的行政手段,中国还有这些硬手段,第一敢用群众手段来刹车,别的国家是没有的。这个时候你不放任泡沫鼓起来,总的判断你不想要大泡沫,你要有手段,要敢得罪人,你就会采取一些确实能够抑制泡沫形成的政策,使这个泡沫不出现很大的泡沫,因此后面也就不会有硬着陆,这是基本的逻辑。

  大家可能对政府的很多政策都很反感,但是客观上它是做起来很多做法反感,客观上在宏观上它起到的作用是抑制泡沫的作用。讲这个要举例子,我们先从04到07阶段讲起,中国经济一个劲往上滚,市场上甚至有人讲政府的政策不起作用。但是你想一想04年中国政府就开始抑制政策,抑制投资,不仅抑制政府投资,甚至抑制私人部门,当时还有什么私人建的高楼去查你,针对的是地方政府,它采取行政手段抑制这些投资。

  起没起作用呢?反过来想即使抑制投资,抑制政策,经济还在往上升。如果没有这些政策的话,泡沫不知道哪里去了,增长速度就不是12%、13%、14%了,有人分析很有可能就出现15%、16%的前无古人的高增长。所以还是有一定作用的,通货膨胀没有太快。

  到了07年下半年到了六千点市盈率70倍的时候市场开始紧张,开始接近高位,政策起作用,市场紧张的时候,调整就开始发生了。包括房地产市场,尽管当时在有些大城市非常的火,非常的高,但是调整成了50%,当时全国的泡沫也不是很大。

  再说这一次,就是09您采取刺激政策之后,经济就开始过热了,区域也过热了,房地产市场区域过热,2010年4月份开始调整房地产政策的时候,应该说还是比较及时的,它没有使得几个大城市,没有出现泡沫,但是它防止了个别大城市的大泡沫,波及到二三四线城市,但是都放在一起从全局来看没有大泡沫,没有形成大泡沫。

  所以全国不需要有20%、30%、40%的调整,好像都不到5%,有一些二三线城市也会有房地产的积压等等,总体来讲房价和收入的比例关系基本上还是合理的。调整了5%、10%,经过两年,有些城市两年是房价没动,收入一年增长了10%,收入跟房价的比例经过两三年调整趋于合理,所以到了2012年底房地产调控基本完成了,不需要,因为没有大泡沫,因此不需要有大的调整,所以什么崩盘?房地产不崩盘,最近几个月大家可以看到地王出现了,价格多数城市走回升趋稳了,泡沫完了之后的这种情况开始发生了,不是硬着陆。国外一些人说的硬着陆就是房地产崩盘,金融要受影响。

  当然他看到一两个城市的情况,他把一两个城市当成了全局,这时候错误判断就开始来了。我在杂志上看过一篇文章,如果我不了解的话,那篇文章确实是耸人听闻,相片都是高耸的吊车,没有完成的楼,一片沙漠当中的楼,街上没有人,超市没有人,住房晚上都是黑的,你看着很恐惧。那张相片我想的七八年前迪拜的景象,沙漠当中的一片楼,加上很多大吊车,迪拜确实泡沫破裂了。但是这个程序在中国只是占GDP的零点零点零点零点几。所以当然还有这些问题,沙漠问题还有两三个。

  有些偏远的三四线城市,特别是四线城市,如果当地政府也搞了很大规模的城市建设,也会有一些烂楼。有些大城市的远郊也许也会有一些积压等等。但是从全局而言,从平均数而已,我们确实没有发生大的泡沫。这次整个政策的抑制依然是比较及时的,采取的手段应该是行政手段,但是确实也起到效果。限购是行政手段,后面要讲房地产,要讲怎么把恩它替代下来,但是这个行政手段确实在短期内可以马上见效,还是抑制住了泡沫的扩散,向全国各地的扩散和进一步的膨胀。

  其他各行各业回想起来,包括地方的投资等等,确实形成了一定的泡沫,地方融资平台的这些贷款,确实有些成了问题。但是应该说地方融资贷款这件事,投资这件事,2010年之后基本稳定了下来。地方融资贷款2010年之后就有少量的增长,现在大概的估计,关起门来说,这个数字很难确认,政府相关部门自己调查的数据,都是有很多不确定因素,没法发表的数字。因为它不全,包括的不全,它也不敢发表,09年底基本的数字是七万亿,2012年底大概是十二万亿,全部的地方的欠债,地方融资平台十万亿左右,加上其他欠债十二万亿,占GDP的比重将近五分之一,这一块很容易出问题。特别是一些地方,这个地方如果将来是有经济增长,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将来有经济增长,有税收的增长,这些贷款不是问题。因为这些贷款是基础设施,基础设施不是马上要用的东西,是今后一百年五十年用的东西,因此回报是未来得回报,因此它应该向未来借钱,完全不让地方借钱这件事也是有问题的。

  中国幸亏1993年通过了预算法,禁止他向公共发债和银行借款,幸亏有这么一个法律,朱镕基主持的一个法律,没有这个法金融泡沫都不知道到哪儿去了,但是反过来说完全不让地方融资也是问题,所以用地方融资平台和国有企业的办法来借钱搞地方建设,出了中国地方融资平来的概念,因为政府不能直接借钱。

  08年以前对地方融资平台管的还是比较严的,还是抑制的。09年要说责任的话,是中央政府自己的责任。央行现在可以改变政策,但是你得想到当时的责任在你自己。央行和银监会有红头文件鼓励地方政府利用地方融资平台借钱搞建设。现在很多政府部门的指令没案可查的,不敢行文,不敢白纸黑字写下去,打个电话通知你执行什么,这件事是有红头文件,白纸黑字写下来的,有案可查的鼓励地方融资平台,一下就多了。

  如果GDP就说20%,如果继续下去,今年六万亿,明年七万亿,后年再加八万亿,中国经济就完蛋了。幸好2010年的下半年这件事就停止了,开始清理清查地方融资平台,弄的跟多地方开工的项目就停了下来。只要他不再继续按照那种幅度增长,这件事就是可控的,就没有形成大泡沫,一年的突然变化构不成大的威胁,占GDP的比重也不是很大。我们现在算政府债务占GDP的比重,通常就说中央财政赤字和钱占多少,这些地方的钱还得加上,把中央、铁道部、部委加在一块,中国债务占GDP的比重,按照正规的债务算只有15%、16%,加在一块大概有40%、45%左右的样子,但是还是比较健康的,还不是大问题。

  欧洲政府债务占GDP的比重90%,美国110%,日本200%,现在是220%,安倍经济学这么搞下去会到250%,我们45%总的来讲还是健康,还是在欧元警戒线之下,也没有构成大的债务危机的问题。也不构成硬着陆的问题,再加上地方政府债务这件事,这是大家说的比较多的,一个房地产,一个地方债务,这是大家说的可能产生问题的。

  真正出问题也不是现在出问题,很多贷款现在不到期,有的是展期了,有的还没有到期。他是项目建成了,路修好了,没有人跑车,没有回报,这个就成了大问题。

  建了房子卖不出去,政府建了跟多城市基础设施,偏远地区人口流出地区也想搞一个大城市,最后你会出问题。但是这个问题是五年、十年之后,这个问题现在不小,这是我们现在讨论城市化过程当中跟政府反复强调的。你什么都可以做规划,偏偏在这件事上,城市是公共品,城市基础设施这些东西 都是属于公共消费品的东西是应该由政府规划建设,在这个问题上恰恰需要政府部门,哪些地区是属于将来未来经济增长有潜力的人口增加地区你搞城市发展大一点,哪些是不适居住、经济发展、产业发展的地方,人口早晚是要流出的,你就不应该再扩大诚实的建设。

  这个将来确实会有些问题,值得警惕,你自己投资的时候你也要分析这个城市未来的潜力在什么地方。中西部地区有些城市还是有大的发展前景,但是他不可能是遍地开花的所有的小城市都变成大城市,只会集中在几个大城市或城市群的周围。沿海地区,很多小城市确实能变成大城市,因为沿海地区由于它的地理位置,交通的原因,确实能够形成大的城市群,很多小城市仍然可以吸引大量的外来人口,产业可以由大量的发展,这些地方有大城市发展的基础。

  这么算下来,把这些东西都综合起来,仔细再看一看这些地方融资平台的区域结构的话,我们的问题也不是特别大。怎么说呢?三分之二的地方融资平台的贷款,集中在东部沿海地区。这些钱将来还款基本上是有保证的,三分之一在中西部那些偏远地区。一部分也还是好的,有钱的大城市也还好,一部分可能会出点问题。因为涉及到地方融资平台,区域的问题就是重要的。你就要分析这些问题,中国城市化这些银行也有分析,包括国开行也会做分析,它也会顾及到这个地区将来能不能还款的这些前景。这是第二个大问题,人们会不会产生崩盘的问题。
2013年06月30日14:42 来源:和讯理财

对本文发表看法,请电邮:zhongguotigaihui@163.com,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来信栏目
分享到:
公告

热点文章

改革聚焦

科研成果
Copyright © 2003—2013 All rights reserved&Designed by sinopoll | 京ICP备06007975号 | 京公网安备:001101084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