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搜索
搜索
1
1

1

中国改革论坛

内容详情

贾康:十二五期间应深化财政税收改革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0-10-18 14:26
  • 访问量:2

【概要描述】

贾康:十二五期间应深化财政税收改革

【概要描述】

详情

新浪财经讯 2010年1016日,2010中国改革论坛在唐山举行。本次论坛的主题是“转变经济发展方式 促进重点领域改革”,新浪财经全程直播本次论坛。图为中国体改研究会常务理事、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

 

  贾康:我尽量在7分钟之内把自己的一些基本的点评表达一下。周天勇教授牵头做的这个研究我认为非常重要,因为这是一个需要以战略高度和全局事业来考虑一个重要的配套改革问题,这种财政分配处理的就是在我们这样的经济体走向现代化过程中完成经济社会转轨过程中,怎么样公共资源集中分配体系做成真正具有现代化国家基本的制度特征和绩效水平。涉及到我们的政府职能,涉及到国家经济社会的方方面面,当然也直接联系到几个和配套改革的各种棘手问题,牵一发动全身。周教授提出了一些很重要的认识和改革建议。

 

  四个角度。第一个度,钱从哪里来,打造一个公共收入体系,就必须深化税费改革,他的一些见解很有参考价值,比如强调预算的完整性、社保基金,等等这样的问题,多年在种种部门的不同视角的博弈过程中始终没有一个合理的了断。养老社保基金随着社会统筹,最后走到全社会的蓄水池,应该有一个统一的处理。他提了一个很好的建议,税制改革必须涉及到和资源配置,和社会分配密切关联的财产税。比如说现在热议的房地产市场,不动产保有环节的房地产税,现在框架里可以直接用房产税概念来替代的改革,等等。

 

  第二个角度,他讨论到资金用到哪里去的改革,中央早就在强调新一轮大部制的改革,显然要和这个配合。以及压缩行政的层级,压缩行政的经费,以及支出结构优化等等要求,来追求公共资源、财政资金使用绩效,当然这里面还有一些改革事项我们还可以进一步探讨怎么样展开。比如,政府采购制度改革是势在必行,现实生活中这些改革带来很多埋怨,有些是利益收到触动以后的表现,有的确实是这个改革在某些地方走了样等等这些问题都很值得进一步研讨。

 

  第三个角度,周教授进而按照这个逻辑又延伸讨论了,以一套什么样的制度、体制来形成可持续的我们意愿中应该去追求的可持续的分配机制。他强调体制关系怎么理顺,这方面有扁平化,要通过一级政权、一级事权、一级财权、一级预算、一级产权、一级举债权这样的联通的逻辑来塑造新的真正能够跟市场经济配套的分税分级的财税体制,这是非常有全局意义的。当然这里面的难度也比较大,我这些年的研究里,我感觉到,直率地说,走到现在中国的省以下并没有真正进入分税制状态。中央和省级代表的分税制现在也受到了种种压力,如果我们不保证一定的底线,可能这个体系会被动摇。现在对于分税制的很多抨击,很多的板子完全打错了地方,省以下地方政府层面的短期化行为、种种扭曲公共权力不规范运作等等,恰恰不是分税制造成的,恰恰和1994年以后分税制迟迟不能到位有关,真正要把这个改革往前推进,应该是找到破解省一级以下的症结所在,针对性的解决这些问题。

 

  最后把省以下的无解状态进入到有解状态,做了一些很好的分析,从事权到税率配置,到扁平化的要领等都值得肯定和称道。转移支付制度是势在必行的,要进一步加强规范化的。因为三级扁平化以后,中央在省两级要自上而下,通过转移支付去辅助欠发达地区,使所有地方能够推动基本服务均等化。

 

  第四个角度,周教授研究文本里涉及到了一个更深刻的问题,这一套钱从哪里来,用到哪里去,它现代化的实质何在?就是要打造一个民主化、法制化的公共资源配置机制,这种民主化、法制化的问题又密切联系到综合配套改革,仅仅停留于经济改革,经济体制、经济运行不行,一定要延伸到综合的、行政的,乃至政治体制改革的方方面面,怎么样呼应和配合经济社会发展方式的转轨,建设现代社会,显然需要以财政民主化和法制化,引出经济社会生活方方面面的民主化、法制化。这条道路其实有它很值得看中的值得发展的空间,正面的现在去启动一个在中国的称为政治体制改革的配套改革。大家都感觉形成不了操作方案,能不能够借鉴美国进步时代的体制,就是打造现代税收制度、预算制度,相关的民意表达机制,相关的公共意愿表达机制,相关一大套社会生活的现代秩序等等,来通过这种渐进,最终实现经济社会的民主化、法制化,我觉得非常值得探索,这是改革的角度非常有价值的一个思路。但是这里面还要配合现在信息化手段,比如说精财工程、精税工程,现在没有什么硬件的欠缺,主要是软件人才。精财工程运行这么多年,实质性的进展,实话实说,和我们的意愿有很大距离。精财工程跟其他的经济化工程怎么样对接、怎么样连网、怎么样形成真正的宏观的全面的整合的平台,尽而成为科学决策平台,这个事情看起来还有一大堆需要克服的利益阻碍。诸如此类的事情和我们财政部党组提出“财政管理科学化、精细化的管理”实际上是有直接的阻碍关系的。

 

  深化今后的“十二五”期间财政税收改革应该放在全局的要求,在落实到各种化解既得利益障碍上,这方面应该对周教授研究成果给予比较高的评价和肯定。当然有一些细的地方和复杂的问题还可以推恰。时间关系我就不展开说了。我点一下我自己感觉需要特别注意的几个具体问题:比如税费改革,恐怕并不能简单的说走到只有税没有费的情况,还是税和费分流规位的系统考虑。收入收支两条线,我总觉得还得进一步考虑,收支两条线改革是针对收支挂钩明显带来公共权力明显扭曲的机制而增出的改革事项,现在表现出来的所谓不合理收费的合法化跟改革本身不是相关的,是跟改革不彻底相关。当然还有土地制度问题,相当复杂,相关的改革,从现在的土地制度的源头上就需要加强研讨。我个人的看法,企图以集体所有制和国有制这两种形式形成框架继续往前推,中国特别制度和土地市场的配套路越走越窄,到底怎么化解,这个问题值得更加重视,展开研讨,要做点思想解放的工作,等等。还有一些技术性的问题可以再进一步的细化。我做这样一些粗略的评价,也借机谈一些自己的感受,请各位批评指正。谢谢!

版权所有 © 2019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京公网安备:001101084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