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搜索
搜索
1
1

1

改革走势座谈会

内容详情

初次分配制度的三个层面及其关系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09-03-23 10:38
  • 访问量:0

【概要描述】

初次分配制度的三个层面及其关系

【概要描述】

详情

我国分配制度可以简要概括为两句话:一是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二是生产要素按贡献参与分配。两句话都是指“初次分配”,概括了初次分配的两个核心机制:一是劳动报酬取得机制;二是生产要素报酬机制。由于存在城乡两种不同的生产方式,上述两个机制在城乡之间意义又有所不同。由此,就初次分配的层面看,就有了不同生产方式之间、不同生产要素之间、不同劳动报酬之间三个属性不同的层面,共同形成了我国现阶段的初次收入分配格局。我们就这三个层面及其关系做一些分析。

一、两种生产方式之间的分配差距及其改革

从遏制收入差距过大的出发点看分配制度,城乡之间的分配差距就会摆在第一层面。我国基尼系数在跨城乡总计算后约0.47,越过警戒线,也已高于很多发达国家。但是,如城乡分别计算基尼系数则城市和农村均未超过0.4。这说明城乡差距是影响我国收入差距扩大第一位的因素。我国虽年年着力于提高农民收入,但城乡居民收入差距仍在呈扩大趋势,从1985年算起,城乡居民收入差距,已经从11.85扩大到200913.33。这说明,仅就“提高农民收入”,并不能有效扭转城乡收入差距扩大趋势。因为,在现阶段的农业生产方式下,农村居民收入增长总是落后于工业化过程中的城市居民收入增长速度。在这里,两种不同生产方式对收入增长起着决定性作用。解决城乡差距问题,根本出路是破除城乡二元结构,在统筹城乡发展中加速实现中国城市化。城市化涉及体制问题广泛,这里仅就对城乡分配格局直接关联的重要部位简要分析:

第一,城市化过程要与农村人均占有资源不断提高相联系。城市化与农村发展在经济发展规律上是紧密关联的,其在改善城乡差距的基本逻辑链是:城市化过程—农村人口比重减少—农村人均占有资源增加―城乡差距趋于缩小―城乡差距达到平衡点―城市化完成。这个逻辑链的实质,是城市化应当缓解农村人均资源紧张、特别是人地关系紧张状态,使城市化与农村发展实现双赢。我们目前的体制没有体现城乡共赢的逻辑链,使城市化的“进展”仅仅变成城市盛宴,农村受到不公的挤压。我国目前已经实现的45.6%的“城镇化率”,统计口径是包括进城务工的农民工在内的,但这部分农民工在农村人均占有土地和其他资源丝毫未变,这又反过来成为这部分农民工不能享有城市居民待遇的“合理”逻辑。建立在这一基础上的“城镇化”,实际上阻断了城市化本身具有的以城带乡的内生机制,这是需要重点加以改革的部位。

第二,中国特色的城市化过程需要有全国性的政策调控。基于农村外出务工的全国性大流动,仅由地方主要是城市政府各自管理本地城镇化、在本地居民范围内“统筹城乡”,显然具有很大局限性。农民工的流动在全国范围主要是由西向东的流动,但由各地自己管理的政策和试验并不能解决这一最大的城乡关系(也是区域关系)的失衡问题。工业化水平较高的东部沿海地区,应当把西部流入农民工列入本地实现城市化的统筹考虑,这不仅是东部对西部发展的责任,也是缓解城乡差距、推进城市化最大的部位。对此,需要一定的全国性政策指导和支持,使各区域都要善待外地来本地打工的农民工,把辖区内的农民工统一放入本地统筹城乡改革的盘子,涉及到的有关区域关系问题,通过改革的协调探探路子。

第三,关于农民土地权利与征地制度的关系。目前在农村土地流转、土地整理问题上存在某些缺陷,主要是就流转谈流转,没有能够缓解农村人多地少的关键矛盾以及对城市化的促进作用,需要从城乡统筹大局进一步完善。农村承包土地经营权的流转,性质接近于农民出租土地,但农村土地由国家实行用途管制,这部分土地的流转对农民收入格局不会有多大影响。可能对农民收入发生重大影响的是农村建设用地和宅基地的流转。适应我国城镇化发展的趋势,有可能形成城乡建设用地的统一市场。现行衔接城乡两种土地之间的主要渠道是 “征地”,但两种土地制度之间的价值差距越拉越大,间接影响到城乡收入差距的扩大,并使城市化受阻。是否可以通过土地市场,允许集体建设用地以出租、出让形式供应给企业,使农民可以分享土地收益,目前还是一个政策难题。就城与乡建设用地关系看,目前城市建设用地增加和农村建设用地减少挂钩的“土地整理”是一个比 “征地”更好的办法,但这个“挂钩”办法的主导方和获利方在城市,较少兼顾到缓解城乡差距,只能算是在征地制度框架内的改进。这就需要探讨城乡两种土地制度之间如何统筹建设用地市场的体制衔接。我认为,农村建设用土地,应可以转让给包括城市企业在内的经营者使用,但必须规定转让土地使用权的一定期限,例如30年。这样可以达到多重好处:一是落实农民的土地收益权,为参与城镇化积累了本钱。二是缓解了征地制度形成的城乡土地鸿沟,从而缓解城乡两种土地制度的巨大落差对城市化的阻滞。三是短期和长期有了制度衔接接口。短期看,保障了农民土地收益权;长期看,在城市化过程中,留下了城乡两种土地制度衔接的接口。

二、不同生产要素的分配关系及其改善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劳动(力)本来就是最重要的生产要素,生产要素分配关系,要点在于劳动报酬和其他生产要素在初次分配中的关系。包括劳动、资本、土地、资源、加税收之间的分配关系。当前所指“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比重”偏低,是指劳动报酬相对于其他生产要素在总量中的比重偏低,它所必然对应的另一面是,其他生产要素比重走高造成了劳动报酬比重走低。改善这个比重关系,就需要研究各生产要素的关系,有以下几个重要问题需要分析:

第一,正确认识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占比的意义。目前初次分配可得数字是由国家统计数据中“地区生产总值收入法构成项目”计算的,该组数据包括了初次分配中的四项构成:劳动者报酬、生产税净额、固定资产折旧、企业盈余。这个比重构成结构在政治经济学意义上,近似等于C+V+M+税收。这容易使人理解为劳动报酬比重偏低就等于劳资关系失衡,但这需要对生产要素构成变化及原因逐项分析后才能得出客观结论。四项构成还可以用生产要素报酬理论来看,即劳动取得工资,资本取得利润、土地取得地租、资金获得利息、再加上再分配要获得税收。统计的四项构成中虽可以近似生产要素报酬结构,但其中未含有土地报酬,似可理解为已经包括在“固定资产折旧”项中;也没有包括 “管理”和“技术”作为生产要素的报酬,可以理解为已经包括在“劳动者报酬”中;还没有包括贷款利息,可以理解为已经包括在“营业盈余”之中。这个分析是说,劳动者报酬比重偏低所对应的其他要素比重偏高具有复杂性,不能简单归为劳动和资本的关系。劳动者报酬和各要素占比所反映的分配关系,是市场经济中的生产关系结构。提高劳动者报酬占比,不是单靠提高劳动者报酬可以解决,而是要同时能够使劳动报酬之外的其他构成要素占比下降才可以有效。为此,对这个比重要有全面的认识。

版权所有 © 2019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京公网安备:001101084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