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搜索
搜索
1
1

1

改革走势座谈会

内容详情

腐败导致的收入差距扩大已成为最大挑战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0-03-22 10:31
  • 访问量:1

【概要描述】

腐败导致的收入差距扩大已成为最大挑战

【概要描述】

详情

现在腐败和收入差距急剧扩大,已经成了当前中国经济和社会面临的最大挑战。这是长期以来政治体制改革严重滞后造成的。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未来经济发展的可持续性可能会面临严重问题,同时我们会面临关于政权合法性和社会能否稳定发展的挑战。

几年前我做了一项关于居民实际收入差距的研究,依据调查做了推算,发现占城镇居民家庭数10%的最高收入家庭,他们的人均收入在统计中有大量遗漏。按照统计数据,这10%的城镇最高收入家庭2005年人均可支配收入是2.8万,而我们推算的结果是9.7万。据此推算,全国居民收入的遗漏大概有4.8万亿。为什么这部分收入统计不到?因为入户调查完全依赖个人提供信息,如果个人不愿意提供这个信息,是调查不到的。问题在于这部分收入中,可能大部分是“灰色收入”,也就是说,或者是介于合法和不合法之间,但制度上没有明确界定的收入,或者实际上是非法收入,但无法认定。

去年以来,我们在做新的调查研究,现在还没有形成一个完整的结果。但初步推算,城镇10%最高收入家庭的收入遗漏部分或者说隐性部分不仅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估计这部分家庭的实际人均收入是统计收入的4倍左右。按这个差距来推算,城镇居民特别是高收入居民的隐性收入之和可能会远远超过4.8万亿。当然数据还有待进一步核实。和上次的调查结果相比较,这部分隐性收入还在继续扩大,而且扩大的速度相当快。

为什么会这样?我认为最大的问题还是出在和权力有关的寻租行为上面,这可能是一个最突出的问题。我们方方面面还存在制度上的漏洞,制度有不健全的地方,就会导致公共资源的漏失,就会有寻租行为,就会有利用权力寻租或者获取垄断收入等等现象。这些问题说明了我们现在财政体制、政府管理体制等方面存在的问题相当多、漏洞相当多,迫切需要改革,也是因为长期以来,从1978年开始经济体制改革到现在,政治体制改革没有正式地提上日程。

从党的十三大到十七大,每一次在党的文件里面都提出了政治体制改革的任务,但是在具体措施方面我认为是远远滞后的。特别是在政府管理体制改革上是滞后的。这恐怕是造成大量制度漏洞,从而造成了收入分配扭曲的一个重要原因。它导致什么结果呢?在几年前的研究中,我推算实际上最高和最低收入各10%的城镇居民,实际收入差距不是统计数据上的9倍,而是21倍。全国居民按10%分组,高低差距是55倍左右。现在按新的数据看,差距更大了。在整个国民收入分配中,有重大的漏失。

在一个正常的市场体制下,收入差距再扩大,无非是资本回报拿得多,劳动回报拿得少;但这还有一个合法的理由,就是你投入了资本才能得到资本回报。我们现在面临的收入流失,既不是资本回报,也不是劳动回报、人力资本回报,而是权力的回报,是制度漏洞造成的结果,它对社会的危害,要远远大于正常市场条件下收入分配差距带来的危害。

第一个方面的危害,我们现在经济上的结构失衡和收入分配差距不断扩大有很大的关系,为什么这么讲?现在结构上一个最突出的问题,我们内需不足、消费过低,原来增长靠投资拉动、靠出口拉动,从金融危机开始,出口拉动这个支柱已经靠不上了;而单纯靠投资拉动,问题越来越多,结构越来越失衡,造成越来越多的产能过剩。因为消费和投资的增长不匹配,消费增长慢,GDP增长快,投资更快,因此生产能力扩张后找不到出路。居民消费占GDP的比重已经降到35%了,在过去10年中降幅非常大。这个问题如果不解决,未来的经济可持续发展是不能保证的,原因在于经济丧失了动力,缺乏有效需求来拉动。而消费过低,和收入分配问题有直接的关系。

刚才樊纲提到居民储蓄率没有提高,储蓄率高主要是政府储蓄和企业储蓄上升的结果。这是依据资金流量表的数据。但如果看不同的数据,会得到不同的结论。如果你看城乡居民调查数据,城乡居民的储蓄率加权平均计算,从1990年到2008年已经从15%上升到接近30%了。而这个储蓄率实际还是低估的,因为它漏掉了很大一部分高收入居民的收入,也漏掉了很大一块储蓄。实际的储蓄率还要更高。

再比如看居民在银行的存款,过去10年中,居民储蓄存款从5万亿上升到了20万亿,居民存款和企业存款上升的幅度基本上是一样的,都涨到了原来的4倍以上。而同期GDP只涨到原来的3倍多,居民可支配收入只涨到原来2倍多。这说明储蓄率,包括居民储蓄率在内,是在不断上升的。为什么居民储蓄率会不断上升?很简单的一个关系,如果我们把居民收入基尼系数和储蓄率做相关分析,会发现是高度相关;也就是收入越高,储蓄率越高,消费率越低。基尼系数代表收入差距。收入差距越大,意味着高收入居民收入增长也越快,因此他们的高储蓄率拉升了平均储蓄率。因此现在面临的内需不足,是需要调整结构,其实背后在很大程度上是个收入分配问题。而收入分配问题需要从制度上来解决。

另一个方面的危害,除了在经济方面导致结构失衡以外,是在社会方面,导致社会不稳定,导致社会各阶层之间的冲突,导致大家对社会发展方向产生了重大的分歧。过去改革是全民共识,现在对改革到底是该进还是该退都搞不清楚了,整个社会思潮是严重冲突的、混乱的,反改革的思潮越来越盛行。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我们长期延滞了政治体制改革,没有解决制度方面存在的问题,没有消除产生垄断、产生腐败、产生收入分配差距的制度性原因,导致政权的合法性面临挑战,导致社会公众对过去改革的质疑和反弹。

我认为,政治体制改革,特别是政府管理体制改革,其中首要是财政体制改革,要尽快提上议事日程,要促进形成全民的共识。首先要建立规矩,要形成一套完整的制度,要提高制度和管理的透明度,而且要取得社会公众的监督。如果没有社会监督,再完善的制度,也不能阻止腐败,也不能阻止寻租行为。所以,我认为推进政治体制改革,首先是要推进政府管理体制改革。这已经成为当务之急了。经济的可持续发展、社会的和谐稳定和政权的合法性,都有赖于改革的推进。

版权所有 © 2019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京公网安备:001101084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