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搜索
搜索
1
1

1

改革走势座谈会

内容详情

我国教育改革出现新曙光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0-03-22 10:22
  • 访问量:0

【概要描述】

我国教育改革出现新曙光

【概要描述】

详情

很高兴能应邀来参加这个会议。在这个会上我听到了很多新鲜的知识。我想把人力资源建设、特别是教育方面的情况介绍一下。

今年春节前后,温家宝总理亲自启动了一件事,就是把国务院组织制定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公之于众,向全国公开征求意见。从2月28日到328日,这个《纲要》现在正在公示中。与此同时,他亲自召开了5次座谈会,每次请七八个专家提意见。我也被推举作为一个专家参加会议。我在第四次座谈会,也就是关于教育体制问题的座谈会上做了发言。

我想介绍一下我本人对教育的看法。我过去对教育几乎是一个彻底的悲观主义者。我认为中国教育有三个基本特征:第一,孩子是世界上最苦、精神压力最大的孩子。你去看看欧美各国,现在甚至像日本和韩国都跟我们不一样,在17岁以前,孩子基本上是连玩带学、以玩为主。但是我们孩子是头悬梁、锥刺骨,过着痛苦的生活。我问过几个高考状元,比如北大、人大的高考状元,请他们回顾一下自己求学的经历、受教育成功的历史,大部分人都跟我这样讲:不堪回首。有一个女孩子甚至说,如果我要重来一遍,我不知道能不能坚持得下来。

第二,家长非常难。一个家庭要为教育花很多钱。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可我们的教育最没有社会主义的特征。包括义务教育。最近这几年好了一些。过去,我们的官员是这样解释义务教育的:“你有义务把孩子送去上学,这就叫义务教育。”恐怕全世界都没有这样的义务教育,非义务教育、高等教育更不用说,收费越来越高。

第三,最后一条,不知道能不能培养出人才,哪怕你的孩子很配合,你很幸运。因为有50%的孩子都配合不了,不得不被这种教育制度所淘汰。你的孩子很配合,很顺利,甚至考上了清华、北大,但有一问题仍然没有解决,就是你不知道他最后能不能成才。现在每年600万大学毕业生(今年630万),毕业时,总有1/3的人找不着工作。大学毕业即失业。这几年,这个现象反复出现。

这次《规划纲要》制定过程中,我本人被推荐为战略咨询专家,教育部也把我吸收到他们的十一个规划小组里面,担任了一个小组的副组长。并参加了和温家宝总理的对话。我感觉到,现在我国教育问题开始有了一些变化。

我向总理讲了我的三点意见:第一条,30年教育成功的主要经验是教育和经济紧密结合,是教育和生产劳动实现了紧密的结合。过去30年我们教育有一个亮点,就是对技能劳动者的培养,因为过去30年,我们是靠劳动密集型产业获得了成功。在职业教育、职业培训方面,事实上我们取得了很大的成就,培养出了一支世界上最强大的技能劳动者大军。第二条,高端教育存在的主要问题是脱离经济、脱离生产,自我循环、自我服务,我当时还加了一句,我说“有点像卡拉OK,叫作自娱自乐”。第三条,我们对纲要的期望,就是在这个纲要制定完成之后,我们能在纲要的指引下建立起一个和经济、和生产紧密结合的新的教育体系。

就我本人而言,我希望在这个纲要的指引下,我前面说的三条能改变。孩子们的痛苦能够减弱些;家长们的难处能够减少些;当然,最重要的是,最终教育能不能成功,要看他能不能培养出我们真正需要的人才来。

教育的核心问题是在改革开放30年中,它是唯一没有做出任何改革开放的部门。不但没有做任何改革开放,还进一步加强“一统天下”,可以说,它是中国计划经济的最后的一个最顽固的“堡垒”。我向总理汇报时说:劳动部在1979年前也是这样的。每一个人的就业都是由国家、由政府来决定,工人、农民、干部、知识分子全都禁锢在工厂、农村、学校、机关,没有任何自由。但是,在1979年之后,劳动政策、就业政策发生了重大变化。现在我们的政策是三条:第一,劳动者自主择业;第二,市场调节就业;第三,政府促进就业。这样就使得整个劳动者的活力发挥出来了。我当时说,如果劳动部像教育部这样坚持“一统天下”的话,那么,现在肯定是比教育部还要焦头烂额的一个部,因为劳动部和劳动者的利益直接发生关系,和劳动者的就业、和社会保障紧密结合,应该矛盾更尖锐。

我的基本指导思想就是,希望教育能够开放,能够透明,能够让民间力量和民间资源在教育中发挥更大的作用。教育界也有许多人是赞同这个观点的。但是,我们这些观点现在不一定能被完全接受。

温家宝总理在教育问题上提出学校应该去行政化。温总理说:大学应该像陈寅恪教授说的那样,具有“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应该去行政化,应该不是一个行政单位。我觉得温家宝总理的这样一个改革的指导思想非常高屋建瓴,站到了非常高的高度上。但是,实践起来可能非常困难。温家宝总理提出的“去行政化”的思想被报道之后,在随后的“两会”上,有多位高等院校的领导人公开出来表示说,大学“去行政化”是对教育的贬低,他们绝对不能接受。温家宝总理的这个意见,倒是把大学校长们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给调动出来了。我想,因为,这直接触动了校长们的既得利益了吧。所以,教育改革的真正实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矛盾已经越来越突出了,问题也越来越明确了,应当说,改革的曙光已经出现了。

版权所有 © 2019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京公网安备:001101084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