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搜索
搜索

新闻资讯

资讯详情

高尚全:宪政不存在“姓资姓社”的问题

  • 分类:本会新闻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9-09-20 15:58
  • 访问量:

【概要描述】

高尚全:宪政不存在“姓资姓社”的问题

【概要描述】

  • 分类:本会新闻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9-09-20 15:58
  • 访问量:
详情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基金会高尚全:宪政不存在“姓资姓社”的问题

 

    “经济新常态与改革新开局——董辅礽先生学术思想研讨会”于2014年11月15日在武汉举行。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原会长高尚全在演讲时表示,宪政是一般规律,并非资本主义独有。

  高尚全表示,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依法治国首先是依宪治国,依法执政关键是依宪执政”非常重要。

  对于之前关于宪政“姓资姓社”的讨论,高尚全认为,市场配置资源、宪政、法治都是人类发展当中得出来的一般规律,是人类的文明成果,并非资本主义所独有,应给予借鉴和吸收。“借鉴的时候应根据中国的情况吸收,不能说强调特殊了就否定一般,这是不对的”。

  高尚全强调,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其市场经济是“一般”,社会主义是“特殊”——“我认为是社会主义条件下的市场经济,市场经济是一般规律,所不同的就是社会主义制度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进行的”。

  以下为演讲实录:

  高尚全: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朋友、各位老师、各位同学,大家好!

  很高兴参加董辅礽先生学术思想研讨会,原来邀请我的时候,考虑到我的年龄是不是能够来,后来我说一定要来,为什么呢?因为董辅礽同志是我三十多年的老朋友,我们在改革浪潮当中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我记得1984年中共中央起草第一个关于改革的文件时,我参与了文件的起草,在起草过程中发生了争议,关于写不写商品经济,有的时候不能写,因为搞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怎么能写商品经济,根据我的调研,我觉得哪个地方搞了商品经济,哪个地方经济发展得就快、就好,哪个地方就比较富裕,所以我极力主张把商品经济写入中央的决定,但反对的声音比我的声音大。怎么办?起草小组解决不了这个问题,我找了将近二十个学者、专家,其中董辅礽同志就参加了。

  84年9月1号,我们在“西苑旅社”开了会,大家思想很一致,社会主义与商品经济是不能逾越的,所以提出经济计划为主,市场为辅,后来我给中央写了报告,同时提出了计划经济为主,市场经济为辅,中央听取了各方面的意见,最后决定里写了商品经济,而且也没有出现计划经济为主、市场经济为辅的字眼。当时是董辅礽同志是体改委主任,有活动就请董辅礽同志参加,所以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所以今天必须要来。

  我原来准备的稿子叫新常态的全面深化改革,稿子比较长,会议安排是十分多钟,我就不讲稿子了。新常态下的全面深化改革主要讲三个问题:第一,对新常态的认识;第二,中央怎么样应对新常态;第三,新常态全面深化改革要解决的几个重大问题:财政资源怎么样市场化的分配,这是第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混合经济到底怎么理解、怎么推进?第三个问题,新型城镇化必须是资源要素的上下流动,不光是流到城镇,农村破破烂烂,这样怎么实现农村现代化,怎么实现农村的小康社会,不可能,所以要双向流动,城市的要素也要流向农村。第四个问题重大改革要有据有理。由于今天时间问题我不讲了,我讲一讲我怎么认识四中全会的。我说三个“两”:第一,双轮驱动才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第二,两个一字之差体现了宪法法律的重要性。第三,两个首先,依法治国首先是依宪治国,依法执政首先是依宪执政。“两个首先”在法治的认识上是一个飞跃。另外还有“两个重点”,四中全会抓了两个重点,一个重点是约束公权,一个重点是保障民权。

  这是我理解的四中全会的精神。关于第一个“两”,去年我国颁布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的决定,我对《决定》提出了建议,去年5月份,我给中央提出了建议,有三条,第一条十八届三中全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提出希望中央作出全面深化改革的决定;第二条全面深化改革要有路线图与突破口,我提出突破口是建立官员财产公示制度,有几个率先,率先在新上任的官员中公示财产,率先公示不动产;第三条希望中央成立一个全面深化改革的领导小组,建议习近平同志当组长,李克强同志当副组长。这三条建议领导很重视,最后批示,现在看来这三条建议都实现了。这是去年5月份。

  去年7月份我又建议,中国改革发展研究院搞了三十条,我提出两条建议,第一条怎么样使得老百姓参与决策,我参加了六次中央文件的起草,都是很神秘的,所以我说中央要开会了,希望大家献计献策,老百姓有参与感了,觉得这是我们的事情;第二条建议,怎么样发挥智库的作用,原来都是部门参加,反映的都是部门的利益,我建议智库和起草小组两条腿走路,建议中央选择五个智库参加讨论。现在中央非常重视新型智库建设。这些建议就决定了使市场发挥资源配置的作用。

  92年提出改革的目标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怎么做不知道,93年中国提出来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若干问题的意见,我也参与了讨论,市场经济怎么建立有五条方向,提出来了劳动力市场与资本市场,原来都不让提资本市场的,提劳动力市场又引起争论了,我列席了会议,本来没准备发言,后来我一下子举手提出了建立劳动力市场的五个理由,领导问了一句话,你提出劳动力市场,社会上能不能接受,后来温总理把我的材料送上去以后,常委看了以后没有意见,所以写入决定里。

  93年关于完善市场经济体制的讨论,我也参加了,后来到了十八大提出,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基础性作用”到“决定性作用”又经历了几个过程,所以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决定性作用,是一个非常大的进步,过去靠政府配置资源,现在要真正靠市场了。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这也是很了不起的。所以我觉得,全面深化体制改革解决了动力问题,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解决的是保障问题,依法治国需要改革来推动,改革需要法治来保障,所以这是姊妹篇,两个轮子一起驱动,中国梦才好实现。

  “两个一字之差”。原来提出“法制”和“法治”也是引起争论的,这次中央决定是“治”,作为治国理政提出来,跟“制”是不一样的。这也是一个重大的发展。

  “两个率先”,依法治国首先是依宪治国,依法执政关键是依宪执政,提出来非常重要,但过程也很复杂。现在四中全会重申了宪政的理念,有两个历史来看,我觉得原来市场配置资源为什么有争论,大家都认为市场经济姓资,计划经济姓社,但为什么宪政姓资呢,大家在这里不要忘记了,人类发展过程中有一些共同的规律,这些共同规律就是人类文明的成果,包括市场配置资源也好、包括宪政也好,法治、宪政都是人类发展当中得出来的经验,这是一般规律,就是人类的文明成果,这些不是资本主义独有的。


  所以我在93年出了一本书,叫中国经济创新,里面讲要处理好一般与特殊的关系,市场经济是“一般”,社会主义是“特殊”。我认为是社会主义条件下的市场经济,市场经济是一般规律,所不同的就是社会主义制度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进行的。现在法治、宪政,我觉得也是一般规律,为什么这次四中全会要向宪法宣誓,这也是一般规律,现在有九十多个国家都向宪法宣誓,表示对宪法权威的尊重。所以不能说这就是资本主义的,因为都是人类文明的成果。文明成果要借鉴、要吸收,借鉴的时候根据中国的情况吸收,不能说强调特殊了就否定一般,这是不对的。现在还有人强调特殊,不重视一般。宪政与资本主义有本质区别,我们走社会主义法治道路,其他一般规律都是一样的。“两个率先”非常重要,有认识上怎么样提高的问题。

  “两个重点”,重点要约束公权,保障民群。这次四中全会决定时对约束公权讲了很多,任何组织、个人都在宪法范围内活动,不能有特权,而且建立了制度。另外保障人权方面,首先是民权,民权包括什么,人身权、财产权、政治权,这是基本权力,要保证人民的基本权利,而且要法制化。现在关键是怎么落实的问题。

  时间到了,我就不讲了,谢谢!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版权所有 © 2019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京公网安备:001101084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