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搜索
搜索

新闻资讯

资讯详情

彭森出席“中国经济年会(2014-2015)”并演讲

  • 分类:本会新闻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9-09-20 15:20
  • 访问量:

【概要描述】

彭森出席“中国经济年会(2014-2015)”并演讲

【概要描述】

  • 分类:本会新闻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9-09-20 15:20
  • 访问量:
详情

     由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主办的“中国经济年会(2014-2015)”今日在北京国际饭店会议中心举行。此次年会主题是“新常态下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改革、开放、创新”。会上,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会长彭森在会议改革开放环节中发表了主题演讲。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基金会彭森出席“中国经济年会(2014-2015)”并演讲

 

演讲内容:

谢谢主持人,也谢谢国际交流中心的邀请。时至岁末,最近的各种论坛,各种年会比较多,我发现这些会议有两大主题或者是热点的话题,一个是新常态,一个就是全面深化改革,刚才诸位领导和专家讲新常态讲发展比较多,就主持人的要求,我就改革的问题讲一点自己不成熟的看法。 即将过去的2014年是全面深化改革的元年,在过去的一年,中国的改革进入了一个崭新的阶段,我觉得过去一年的改革还是有一些时代性的特点。

第一,党中央国务院直接部署,中央主要领导同志亲自挂帅,改革的力度是空前的,具体的情况我就不在这里重复了。

第二,改革坚持顶层设计涵盖了经济、社会、文化、生态各个领域,注重改革的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改革的广度也是空前的。

第三,改革坚持问题的导向,立足于解决经济发展中的重大体制性障碍,关注改善民生在全社会取得共识,各项改革措施得到了全社会的支持。

第四,根据中央和国务院的总体部署,重点领域改革步伐加快,取得了一系列重要的进展,包括行政管理体制改革不断深化,国务院各部门带头自我革命,简政放权是全面改革的一个先头期,财税金融体制改革稳步推进,利率汇率市场化迈出了新的步伐,投资项目核准和备案管理制度进一步完善。在基础设施清洁能源等领域推出了80个鼓励社会资本进入的示范项目。上海自贸区发展良好,初步形成了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但是新一轮改革的路程并不平坦,还面临很多挑战和困难。中央关于市场化改革的方向和要求是坚定的,旗帜是鲜明的,但是我们注意到,社会上还是有各种噪音,用封闭僵化教条主义的东西进行指责干扰。中央关于重点改革的理论充满了创新和与时俱进的精神,但是确实看到有些地方、有些部门或是求稳怕乱,或是维护既得利益,对于一些政策按照自己的理解进行变通和缩水,中央关于改革任务的部署很全面、很严格,但是实践中也确实存在着等待观望,改革方案难落地的情况。所以中央多次的重申全面深化改革的决心,总书记强调2014年是三中全会提出深化改革的元年,要真刀真枪推进改革,为今后几年改革开好头。在刚刚结束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总书记号召全党要有“三敢”的精神,敢于啃硬骨头,敢于涉险滩,敢于过深水区。

2015年是全面深化改革的关键一年,新的一年改革怎么考虑,应主持人的要求,我想谈谈自己的一些想法,因为按照中央关于从2014-2020年全面深化改革的战略部署来看,336条措施,2015年要完成55项,这些改革内在的逻辑是什么,我们怎么样抓住改革的重点进一步细化改革的时间表和路线图。我的想法是改革应该继续关注政府和市场的关系,这是我们改革最重要的要处理好的一个问题,但是工作的立点和着力点要从今年政府支撑改革的开场戏转到市场体系、市场秩序、市场竞争机制的建立和完善这上来,就是讲建立和完善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来作为我们新一轮改革的重头戏。当然一方面还要继续推行行政审批制度改革,这项改革主要的任务是简政放权,但是实质是转变政府职能。长期以来,我们实行的还是一种政府主导的市场经济,新一届政府成立的时候当时统计全国还有1700多项行政许可,经过两年的努力,一共下放了708项,现在剩下的许可有900多项。今年夏天全国人大组织了一个对行政许可改革的全面调研,主体还是充分肯定,这项工作张晓强副理事长还要讲,我就不展开讲。但是确实在改革中存在一些问题,包括一些碎片化、部门化,要求部门按照指标自己改自己下放权利确实很痛苦,壮士断腕难不难?肯定非常难。另外从总体布局看,还是存在着政府体太胖、手太长、闲不住这样的一些问题。

 新一年的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应该是转换一下我们的工作思路,能不能从过去这种清理放权的方法改为规范确权的方法,就是首先确定政府可以做什么,对现行有效的行政许可做一个全面的合法性审查,按照行政许可法市场经济的要求明确哪些许可是政府应该保障的,依法确定权利清单,确定了以后其余的就应该放开,不要再一项一项的挤牙膏。总之更好的发挥好政府的作用,还是要把行政的公权力关到制度的笼子里,使它规范运行,还是继续做好我们的开场戏,但是我们的正戏就是加快完善现代市场体系,三中全会决定明确提出建立统一开放竞争的市场许可体系,我觉得这是一个改革的核心重点,也是一个纲,通过这个纲可以起到牵一发而动全身都是的作用,把完善市场体系的改革、垄断行业的改革、混合所有制的改革、价格改革、财税体制改革都可以用这条主线串起来。

其中有几项重要的工作我点一下,尽快推出统一的市场准入制度,当前按照国务院的要求,各级政府都在陆续公布政府的权力清单,但是对于企业、对于市场来说更重要的是看负面清单是什么,因为负面清单定了以后其他都可以做了,上海浦东确定负面清单的做法,如果带有普通性就不是扩大几个试点,尽快在全国推开,真正使企业依法平等进入负面清单之外的领域能够做到法无禁止即可为。进一步破除各种形式的行政,按照三中全会决定要求,政企分开,政治分开,特许经营要加强监管的要求,特别是加快放开石油、电力、天然气、电信等垄断性竞争性环节的业务。对于网络型的自然垄断环节,特许经营应该向各种所有制的主体来开放,对那些长期以来民营企业难以进入的领域,也不仅仅局限于搞一些可以参与的项目,是真正可以向这些企业开放。抓紧推进电力、石油、天然气医药领域价格改革,凡是涉及到竞争领域的价格政府管的越少越好。刚才朱之鑫副主任讲到三个最大,我觉得讲的很正确,政府能够放开的尽量放开,特别注意还原能源的商品属性,形成主要由市场决定能源价格的机制,包括油价、电价、气价等等,油价市场化定价机制已经基本确立明确了,本来是三步走,但是最后一步当时没有走出去,我想应该抓紧当前最有利的时机,把市场化的最后一步迈出去,形成政府确定定价的公式,中介机构定时、定期的公布国际上几个参考有准的变化情况,由企业自主定价,如果不按照公式该降的不降,政府去罚,该升的时候如果没有升,也是公开透明的,大家感谢这个企业为社会稳定所作的贡献,这都是应该做的事情。

全面清理和废除妨碍全国统一市场和公平竞争的各种做法,打破各种形式的市场分割和地区分割,重点应该清理整顿一下地方的各类保护主义的措施,特别是那种优惠的财税政策。今年年初,财政部到全国人大汇报工作的时候,他讲2014年要全面清理整顿地方的优惠财税政策,大家觉得很重要,但是光靠一个部门做不了,希望能够在国务院的统一号令下在新的一年把这项工作做出来,来建立一个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抓紧修订《反不正当竞争法》,积极开展《反垄断法》的执法检查,同时要尽快全面清理和取消预算内的资金对于竞争性领域的补贴,清理过度干预微观系统的产业政策,同时建立健全鼓励充分竞争,有利于各种生产要素平等自由流动,激励创新和企业家精神,保护知识产权这方面的竞争性政策,用普惠型的竞争性政策替代过去挑选赢家的产业政策。我的思路就是要完善市场体系,抓住市场化改革最根本的一环,只有加强和完善现代市场体系改革,中国的经济才能跨越新常态所带来的各种挑战,焕发经济的内生动力。谢谢。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版权所有 © 2019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京公网安备:001101084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