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搜索
搜索
1
1

1

纪念改革开放

内容详情

自强不息 敢为人先 勇立潮头 ——温州改革开放40年发展启示录

  • 作者: 陈赛宽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9-09-19 18:31
  • 访问量:2

【概要描述】

自强不息 敢为人先 勇立潮头 ——温州改革开放40年发展启示录

【概要描述】

详情

1988年夏日,时任福建省宁德地委书记习近平在考察与温州(苍南)一山之隔的福鼎县后曾感慨道,要好好研究温州,把温州这座桥梁打通,通过一些民间组织和温州加强联系,借鉴温州的发展模式,切实把温州商品经济和工农业发展的一些要素,转移扩散到我们这个县来。眼下走过闽东边界县福鼎,河畔碧波荡漾、水天一色,道路四通八达、川流不息,各具特色的商铺生意红红火火,来往行人脸上挂着幸福的微笑……

福鼎有今天良好的发展局面,正是印证了温州放手发展商品经济、市场经济、个体私营(民营经济)的思路和决策是完全正确的,印证了温州人“自强不息,敢为人先,勇立潮头”的澎湃力量,印证了温州之路必定会越走越宽广。

1.创造体制机制优势,尊重群众首创精神;

2.科技创新,推动经济转型升级;

3.注重民生,增强老百姓获得感;

4.统筹区域发展,构建和谐社会。

40年前,温州仅有一条水路通向外界,40年后,海陆空立体交通四通八达,地处偏僻的乐清市石帆绅坊村和白石(下阮村),还有了各自的高铁站(乐清市境内还有雁荡站);建设中的杭温铁路在永嘉县就有楠溪江站和永嘉站(温州北站)。1985年被浙江省定为贫困县(后又被中央定为国家级贫困县)的文成县和泰顺县,1997年年底如期脱贫,如今两县经济发展正处在奋勇向前的冲刺阶段,财政收入继2000年双双实现1亿元后,2016年又双双突破了10亿元大关,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在不断放大。

——这是温州深刻变化的一个缩影。

东海之滨、东南一隅、负山涵水的温州市,在改革开放春风吹拂下,在浙江省“八八战略”实施推动下,城市建设、城乡环境、文化事业、社会生活等各个方面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创造了令世人瞩目的伟大成就。成为中国民营经济发展的先发地区和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温州人自强不息的执着追求,敢为人先的坚定信念和“吃苦不叫苦、人人当老板”的创业创新精神更是成为“东方犹太人”!

一、 温州是中国改革的“探路者”

温州为什么会赢?有人说,温州发展靠的就是政策和机遇。也有人说,改革开放浙江省有两个城市变化数最大,一是义乌,二是温州。

数据最有说服力。1978年温州全市生产总值13.32亿元,人均生产总值238元;一二三产业比重为42.2:35.8::22;工业总产值4.11亿元;到了2017年,生产总值达到5453.2亿元,一二三产业比重调整为2.6:39.4:58.。由1>2>3到3>2>1,温州大踏步走向现代化。2014-2017年,连续多年排名中国百强城市前35强(居长三角地区前10名)。1978-2017年,国内生产总值年均增长13.3%,其中2002-2017年年均增长10.1%。远高于全国和浙江省平均水平。

2000年,全市人均生产总值为11276元,2005年为21216元,2013年突破5万元,2017年接近10万元,达到9.93万元。

第三产业比重,在2002年达到40%,2014年超过50%,2017年为58%,在浙江省“八八战略”实施15年间提高了18个百分点。第三产业对经济增长贡献率2016年已达到78%。

固定资产投资,2012年后,每年迈上新台阶,当年完成2000亿元;2017年达到4178.5亿元,5年间翻了一番多。 2017年仅工业性投资,就突破1000亿元;实体经济得到巩固和发展。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人工智能、工业机器人、无人机……新兴产业、新型业态层出不穷。

财政总收入,2012年突破500亿元,达到517.89亿元;2017年财政总收入为778.3亿元(2018年1-5月份411.3亿元)。5年新增200亿元以上。

工业强则经济强。浙江省工业强县乐清市2007年实现1008.7亿元,是温台地区第一个实现1000亿元的县市。今年,乐清工业总产值有望实现2000亿元;其地区生产总值今年也有望实现1000亿元。乐清每年有数以千亿的电器产品销往全国乃至海外,区区不到100平方公里的柳市镇,就拥有中国企业500强3家,是闻名遐迩的“中国电器之都”。2017年,温州还出现了历史上首家“千亿级”企业——青山控股,相当于温州市1996年的工业总量。

实际利用外资方面,2007年实现历史最高位,达到61753万美元,2013、2014年两年,均实现5000万美元以上;2017年实现3.58亿美元。2016年,鹿城、永嘉、平阳、瑞安、乐清等5县市区均达到2000万美元以上,其中乐清市为最高,达到6377万美元。乐清、瑞安、苍南还跻身中国县域经济百强县行列。瑞安市还率先进入全国文明城市行列。

出口总额,2017年为1157.9亿元;主要出口商品总类有30类,出口至全球六大洲的国家。

城镇化率,2016年已达到69%,市区核心区龙湾、鹿城、瓯海三区已达到(或接近)90%以上。

全市住户存款余额(居民储蓄余额),由1978年的4511万元增至2016年的5135.7亿元。其中海岛县洞头县(现为区)由54万元增至332.8亿元,乐清市(原为县)由325万元增至738.4亿元;山区县泰顺县也由109万元增至97亿元。

当年在计划经济年代,温州人就不满足于耕种“三分地”。于是各地“冒出”一大把“投机倒把”。乐清“八大王事件”就是最为典型的事例。后来,随着农村改革的深化和惠农富民政策的深入实施,一大批能人志士“洗脚上岸”,纷纷创办家庭工厂,或弃农从商。“万元户”成燎原之势,一大批“农民企业家”呼之欲出,层出不穷,后来居上。“温州人想的与你不一样”“温州人做得与你不一样”,温州人“无中生有”“以小搏大”直叫人称奇。

改革开放给温州带来的变化是深层次的、全方位的、历史性的。温州的发展体现了时代精神和地方特色。当初水(死)路一条的温州,如今,浙江最南端苍南县还有自己高铁的始发站。通过若干年坚持不懈的奋斗,浙江“南大门”苍南县更加靓丽。教育方面,“三元券”曾经成就了温州大学,现在,还与美国合作办学——温州肯恩大学成为范例,首批毕业生业已走上工作岗位。温州医科大学有了博士学位授予权,温州还设有高教园区;空港方面,温州龙湾国际机场将步入“千万人次”俱乐部之列。

“看似寻常最奇崛,成如容易却艰辛”。从中国第一个个体工商户的诞生、中国第一座农民城的建成,到全国农村改革试验区、全国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全国民办教育综合改革试点市、全国医疗改革试点市、全国社会力量办体育改革试点市、国家守信激励创新试点市……从第一批沿海港口开放城市,到国家创新型城市、全国文明城市,温州人忍辱负重,勇当改革发展“探路者”,为浙江创造了新鲜经验,为全国提供了样板。

二、 温州是中国市场经济的“领跑者”

 

计划经济-商品经济-市场经济,温州作为中国市场经济的“桥头堡”,温州自主改革,先行先试,“摸着石头过河”,走出了一条中国特色、时代特征、温州特点的新路来。“办一个市场富一方百姓”“小商品、大市场”“不找市长找市场”,这些都成了温州人的“生意经”。民营企业、民办学校、民营医院遍地开花,欣欣向荣。

温州还曾以“假冒伪劣”令人深恶痛绝。如今,温州制造、温州品牌、温州标准令人刮目相看。载人航天、超大计算机、高速铁路、三峡工程、南水北调、西气东输、世博园、奥运场馆、G20峰会……到处闪耀着温州“智造”的“光芒”。

温州人以“闯天下”“筑码头”“建市场”著称。东临青岛、南至三亚、西抵拉萨、北到漠河,有人的地方就有温州人,凡鸟儿飞到的地方也有温州人。在西部大开发、东北等老工业基地振兴、中部崛起、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温州人迎合国家政策导向,“抢人一步”“鲜人一招”“胜人一筹”,屡建奇功。

温州人在全国各地创办市场,创办工贸企业,建起了“温州城”“温州村”“温州大厦”,在为所在地居民生活生产提供便利的同时,还为繁荣和发展所在城市做出了积极贡献;同时安排了数以百万计的就业,创造了数以千亿计的税收,稳定了社会,改善了民生,复制推广了“温州模式”,“放大”了温州经济。

此外,在外温商和各地温州商会积极响应政府号召,为精准扶贫出资出智。近年来,在“温商回归”政策感召下,一大批在外温商还成为“温商回归”的“领头雁”和不可替代的重要的战略资源。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加入世贸组织以后,温州人还把触角延伸海外——在世界各地创办实体,兴办工业园,“与狼共舞”,保持活力,迎接挑战。康奈等民企设立境外经贸合作区,正泰将太阳能光伏“照耀”“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人民电器为越南建造水(火)电站。海外并购、海外上市……温州每年还有数以千亿元的产品漂洋过海。“走出去”的温州人推销的不仅仅是产(商)品,还有理念,还有效率。

温州创造了生机勃勃的“温州模式”。著名经济学家王珏曾指出,发展民有民营经济是市场经济的内在要求(《改革与开放》1998.11)。温州从“第一次创业”到“第二次创业”到“三生(生产生活生态)融合”到“时尚智城”,40年间,温州打了一个个漂亮的攻坚战、“翻身仗”,实现了完美的转身。

据统计,2008-2017年,温州GDP年均增长12.5%以上(全国年均增长约9.5%),在全国300多座地级以上城市中排名第77位(经济竞争力排34位),其经济总量超过了南昌、昆明、南宁等11个省会城市,也超过了厦门、珠海、汕头、湛江、连云港等港口城市,在浙江省稳居第3位。在过去的日子里,在国家投资极少的情况下,温州“不等”“不靠”“不要”,坚持“自主改革”“自担风险”“自求突破”,“杀出一条血路来”,创造了许许多多中国“第一”,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眼下,温州经济总量可与欧洲“一带一路”国家克罗地亚比肩(克罗地亚人口仅为温州一半,面积是温州的5倍)。

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指引下,在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征程中,温州人民昂首阔步,砥砺前行,交上来一份出色的答卷。

三、 温州是中国异地民间商会的“催生者”

抱团合作共赢是在外温商的共同特征。昆明温州(总)商会为新中国第一个合法登记的异地民间商会。成立于1995年8月。目前,全国(不含台湾省和港澳地区)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268座地级以上城市建有温州商会(其中有121家建立新生代温商联合会),江苏、山东、云南、四川等省温州商会更是接近全覆盖。长沙、包头、齐齐哈尔等温州商会还被民政部授予全国先进民间组织。

由温州人担纲的山西省浙江商会、山西省温州商会、太原市温州商会的商会班子成员还基本上同时任职“三会”领导(会长系同一人)。陕西、江西、山东、广东、吉林、福建、湖南等建有省级温州商会;在外温商出名了,在外的丽水人、台州人也纷纷主动加入了当地的温州商会,成了名正言顺的“温商”。

各地商会还高度重视党建工作。昆明、武汉、长沙、郑州、青岛、深圳等温州商会还成立了党委;一大批商会党员被各级党组织授予优秀共产党员称号;一大批商会骨干成为各级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被各级授予优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劳动模范、十大杰出青年、道德楷模。上海的王均金还先后当选为全国政协委员和全国人大代表;天津的连良桂则是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一大批优秀会长成为省级工商联(总商会)副主席(副会长)和省级政协常务委员会委员。

2008年5.12汶川大地震中,在外温商乐善好施,捐款捐物,体现了“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优良品德和温商“善行天下”“义行天下”的德行。在受“桑美”台风袭击中、在“五水共治”活动中,在精准扶贫和乡村振兴(美丽乡村建设)中,各地在外温商慷慨解囊,奉献爱心,殷殷之情、拳拳之心,体现了家乡情结。

2010年之前,温州市还先后在昆明、哈尔滨、广州、石家庄、乌鲁木齐、合肥、大连、贵阳等地召开了八届全国各地温州商会年会(后移师温州本土召开)。2010年10月时任贵州省委书记栗战书还给在贵阳召开的第八届全国各地温州商会年会发贺信,充分肯定在黔温商为贵州发展作出的重要贡献。到2017年全国各地温州商会年会已进行了14届;到2016年,温州还召开了四届世界温州人大会,成立了世界温州人联谊总会和全国温州商会总会。

如今,作为“浙商”重要组成部分,“温商”已成为中国极其重要的商帮之一,备受各地政府青睐和群众追捧。一大批温商被各地政府聘为经济顾问或招商大使,新疆温商还被自治区政府聘为政府参事。

四、新时代温州发展新畅想

改革开放40年,温州充满艰辛与曲折,温州人筚路蓝缕,披荆斩棘,长袖善舞,用奋斗与拼搏谱写了灿烂与辉煌。成就属于过去。今天,站在新的方位,温州要打造浙江坚实“铁三角”,巩固“铁三角”地位,需要我们继续干在实处,走在前列,勇立潮头,坚定扛起新时代“探路者”的使命担当;需要我们继续以“八八战略”为引领,再创温州改革开放新优势,再铸温州高质量发展新辉煌;需要我们高举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伟大旗帜,认真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以“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为统领,践行“五大发展理念”,续写温州改革开放新篇章,争当全省“两个高水平”建设排头兵。

温州人是改革开放的参与者,更是改革开放的最先受益者。在新时代,温州人要努力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奋斗者”。温州要牢记光荣使命,彰显更大作为。当前,要着力做好三方面工作:

1.加快新旧动能转换,进一步夯实实体经济,奋力推进高质量发展;

2.树标杆当示范,在金融改革等重大领域取得新突破;

3.努力改善生态环境质量,打造宜居宜创业的现代化大都市,增强老百姓获得感

改革不停步,奋斗无穷期。温州,加油!温州人,加油!

版权所有 © 2019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京公网安备:001101084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