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搜索
搜索
1
1

1

改革资料库

内容详情

王建翔: 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应脚踏实地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9-09-19 18:02
  • 访问量:1

【概要描述】

王建翔: 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应脚踏实地

【概要描述】

详情

 我很荣幸参加今天这个研讨会,这是一次难得的学习机会,聆听了许多领导和专家的真知灼见,受益匪浅。因为时间关系,我就谈一点见解,共参考。我想起今年北京的高考作文题:仰望星空,脚踏实地。在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推动中小企业发展方式转型方面我们仰望星空仰望得很好,但脚踏实地远远不够。为什么这么说?党的十七大提出了我国将用未来几十年基本实现现代化的目标,就是要尽快实现我国的工业化、信息化、城市化、国际化和市场化。按照这个规划蓝图我们再发展30年,就会成为世界数一数二的经济强国,到那时我们应该会证明我国独创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模式比西方自由市场经济发展模式更加先进,诺贝尔奖的经济大师一定会出在中国,因为改革开放30年的成果预示了这一点。

  我们仰望星空,大的方向确定了,关键是要脚踏实地的去落实、去实现。我认为现代化概念中很重要的是城市化,这是一个综合目标。我们从先进国家和地区的比例来看城市化,美国的农业人口只占全国人口的3.6%,日本是2.9%,韩国是6.4%,台湾是5.9%,总之在10%以下,而我国是56.1%。这就是说,如果我们要进入先进国家行列,不仅仅是转移人们常说的两千万农民进城,而是要转移几亿农民进城。这么庞大的群体进城,需要在几十年内实现。农民进城首先是要扩大城市用地,解决土地制约问题;其次是进城来干什么?这就需要大量创办中小企业,解决就业和生存的问题。据我们调查,目前中小企业发展有三大瓶颈,一个融资难的瓶颈,二个劳动成本逐渐增高的瓶颈,第三个就是土地制约的问题,特别是在沿海地区、发达地区更加突出。当然今天没有时间讨论土地问题,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国家锁定18亿亩土地红线不能变。
 
  我国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业高度重合,互为主体,因此讨论民营经济的发展,民间投资的发展,就是讨论中小企业的发展。我认为,对中小企业的发展我们还缺乏正确的引导,还没有完全按照科学发展观的要求去引导。首先,中小企业,民营经济是不是非要进入那些有特殊资源、稀有资源、利润天然丰厚的垄断行业,比如石油天然气、基础电信、煤炭开采等领域。中小企业发展到底定位在哪个行业更好?我想我们现在在意识形态、思维方式、世界观认识等方面还没有这样的准备:让一个民营企业家成为中国移动或中国电信的老板、或绝对拥有者。所以我认为中小企业的发展不一定要盯着那些竞争性、垄断性的行业,而应该在市场竞争更加充分、可持续发展更又前途的领域。此外,我们当前面临资源环境、产业结构调整、淘汰过剩和落后生产能力的多重压力,比如,我国的钢铁行业进入的门槛较低,进入的中小企业、民营企业较多,钢铁行业已经产能过剩,过于分散,集中度太低。钢铁行业的前四大企业的集中度仅为19%,而美国是67%,日本是71%,韩国是88%,我们还要鼓励更多中小企业去进入吗,绝对没有必要。现在反而要鼓励重组、整合,所以有一些领域不适合中小企业的发展。那中小企业更适合做什么?这就转到调整结构,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要求上来了。推动我国GDP增长的三架马车中,投资、进出口拉动过于强劲,而消费拉动正处于起动阶段。在我国上海这么发达的城市,消费占的比率才56%,与发达国家比差距很大。在我国现有经济基础条件下,启动消费的基础是培育一大批中小企业家,一大批有经济实力的中产阶级,重点就是通过发展中小企业,发展民营经济来实现。

  中小企业在两个方面发展大有可为。一是在第三产业,服务业不只是我们通常理解的餐饮、理发、捏脚、卡啦OK,还有现代服务业,包括金融服务、电讯服务、交通运输、物流配送、工业设计、文化教育、医疗卫生、媒体娱乐等。服务行业中70%以上是中小企业。 二是党中央国务院非常重视的战略性新兴产业:生物医药、信息网络、新能源、新材料、节能环保、高端制造。这是我国后金融危机时代发展的重点,是“十二五”发展的重点。战略性新兴产业非常适合中小企业进入。你在信息网络领域:软件外包,电子商务、物联网;在高端制造领域:微型机器人、激光造型;在新材料领域:军工涂料,隐形材料,碳纤维;在新能源领域:新型电池、风力发电,太阳能等,到处都能看到中小企业的身影。世界五百强中,排名第一第二的就不是垄断行业的企业,所以中小企业不一定非得进入垄断行业,他们有更广阔的天地。

  脚踏实地也让我们回到国发13号文的贯彻落实上。国发13号文的第一条就是要进一步贯彻落实2005年国务院发布的“非公36条”,放宽市场准入,营造公有制经济和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公平环境。公平环境包括为中小企业提供一视同仁的融资环境。我们在制定《国务院关于进一步促进中小企业发展的若干意见》,即国发36号文件的时候,曾经讨论过一些关键问题,比如减免国有商业银行为中小企业贷款的营业税,允许民间资本进入金融行业成立小型银行,建立国家中小企业银行等,还没突破。我们能不能搞试点,在地级市设立一批十个亿左右规模的民间银行,同时设立一批担保机构为其开展中小企业金融服务业务担保,测试一下对我国金融系统安全性的影响。

  还有一个支持中小企业发展的税费问题。我国中小企业量大面广,现在是4160万,这么庞大的群体发展要靠国家的财政补贴、政府资金投入来支持,根本解决不了,最实际和普惠办法在税费上。目前我国税收的70%来自企业,而美国是90%来自于消费和地产,可想而知我国企业的负担过重。2008年底国家发改委和财政部出台了一个减免100项行政事业性收费的办法,确实为中小企业减轻了部分负担,但是减免的这些费用基本是皮毛的,还有很多费用没有减掉。国务院纠风办把今年定为企业减负年,就说明我国企业的负担还是比较重的。国发36号文件中有一条含金量高的措施:自2010年1月1日至2010年12月31日,对年应纳税所得额低于3万元(含3万元)的小型微利企业,其所得减按50%计入应纳税所得额,按20%的税率缴纳企业所得税。我们当时核算了一下,按照我们现在的中小企业划分标准落实这个措施,仅仅减少了60多亿税收。当然受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在国家税收锐减的情况下,这就是一个很好的措施了,但我们希望给中小企业减更多的税费。中小企业、特别是微小型企业对国家和社会的贡献,不应该在增加GDP、创造税收上,而应该在改善民生,扩大就业上。所以,在税收问题上也大有文章可做。怎样营造真正有利于中小企业发展的良好环境值得我们认认真真研究。

  我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更是一个赶超的国家。在促进中小企业、民营经济发展方面也要与时倶进,有所创新、有所发明。借助现在高度发达的信息网络,加强中小企业宣传,给中小企业更多的话语权、知情权,这对我们的政府转型,提高执政能力是百益而无害的,这会使我们的决策更有基础、有依据,更加安全、更加科学。

版权所有 © 2019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京公网安备:001101084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