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搜索
搜索
1
1

1

改革资料库

内容详情

梁冰: 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9-09-19 18:01
  • 访问量:1

【概要描述】

梁冰: 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

【概要描述】

详情

 《国务院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共三十六条,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入六大领域。其中与人民银行职责关系密切的是金融服务领域的意见。在这些方面,应该说人民银行和银监会等相关部门已经做了大量工作,接下来,我们会在国务院的统一组织和领导下,会同银监会等部门制定相关金融政策,进一步细化鼓励民间资本更多地介入金融服务领域的操作细则,引导民间资本在金融领域多有作为,健康发展。

  下面结合我们的工作,重点汇报一下我国民间借贷市场的发展概况以及人民银行在引导和规范民间借贷市场发展方面所做的和将要做的一些工作。

 当前,随着我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个人财富不断积累,民间资金越来越充裕。在我们的一次研讨会上,据与会同志介绍,2009年估计至少有2500亿元的民间资本压在山西煤老板的手里,有待激活。与此同时,我国的民营经济、中小企业发展迅速,尽管金融机构信贷规模不断增长,依然不能有效满足各类市场主体旺盛的资金需求,于是,民间借贷市场日趋活跃——由局部地区向全国扩散,由个别人的个别行为向组织化、规模化发展。民间借贷的规模越来越大,融资方式日趋多样,民间借贷对人们的生产生活、以及我国宏观经济运行的影响程度也在不断加大。大家都知道,民间借贷基于地缘、血缘关系,手续简便、方式灵活,具有正规金融不可比拟的竞争优势,可以说,民间借贷在一定程度上适应了中小企业和农村地区的融资特点和融资需求,增强了经济运行的自我调节能力,是对正规金融的有益补充。但是,民间借贷游离于正规金融之外,存在着法律地位不确定、借贷方式隐蔽、监管缺位、以及容易滋生非法融资、洗钱犯罪、暴力催收等问题,也引发了不少的社会问题,需要加以有效引导和规范。

  近年来,人民银行十分重视民间借贷的规范和发展问题:首先,不断加强对民间融资的监测分析。从2000年开始,在浙江、广东、山西等民间借贷比较发达的地区建立了民间借贷利率监测点,跟踪监测和分析民间借贷市场利率水平、发展规模及特点等;2006年起,在全国设立32000多个民间借贷监测点,将民间借贷利率纳入人民币利率监测范畴,每半年监测一次;从2008年开始,监测频率提高为每季度一次。与此同时,人民银行还会同银监会多次通过专项调研、问卷调查等形式,及时了解和掌握民间借贷市场的发展变化情况以及潜在风险。

  据我们2008年的问卷调查,我国民间借贷市场的发展呈现以下特点:

  一是融资规模逐年扩大。2006年末至2008年3月末,样本企业民间借贷户均余额由54.3万元到74.1万元,增长36%;样本自然人民间借贷户均余额由1.1万元到1.6万元,增长45%。二是各地民间借贷利率以金融机构贷款利率为参照,依区域经济发展水平、资金供求关系、借款主体不同、借款用途不同等而有所不同,利率水平差异较大,利率市场化特征明显。三是借贷期限短期化趋势明显,贷款更多地用于弥补企业流动资金不足以及个体工商户和农户的生产经营性资金。四是民间借贷的活跃程度与各地经济总量、民营经济发达程度以及区域金融生态发展水平相关。北京、上海、天津等正规金融机构多、金融生态环境好的大城市,中小企业民间借贷相对不活跃;西部欠发达地区、民间资本实力较弱,民间借贷规模也相对较小,利率也低于全国平均水平;而在一些民营经济较为发达地区,民间借贷规模居全国前列,利率水平大多数也超过了全国的平均水平。五是资金来源以个人为主,融资渠道及形式多元化。除个人和企业间直接借贷、企业集资(集股)、私募基金、合会或抬会、资金中介以及地下钱庄外,小额贷款公司、典当行、担保公司、自发性金融与产业协作组织等机构大量参与民间借贷,组织化程度有所提高。

  第二个方面,积极组织开展新型农村信贷组织试点。从2005年开始,我们在山西、四川、贵州、陕西和内蒙古等5个省(自治区)开展了小额贷款公司试点工作,鼓励民间资本发起成立小额贷款公司。2008年5月人民银行会同银监会联合发布了关于小额贷款公司的指导意见,对小贷公司的性质、设立、资金来源及运用、监督管理和终止等作了规定。截止2009年末,全国已经注册小额贷款公司1334家,贷款余额700多亿元。应该说这是民间资本涉足金融、信贷领域的有益尝试,一定程度上引导和促进了民间借贷的规范发展,也部分缓解了中小企业和三农贷款难问题。

  第三个方面,是不断推动《放贷人条例》立法工作。2007年,人民银行向国务院提出加快推动我国“只贷不存”的放贷人立法进程的建议,从法律层面确认民间借贷的地位和作用。根据国务院要求,我们起草了《放贷人条例(代拟稿)》,并于当年11月报送国务院法制部门。在这个代拟稿中,我们建议,对于只贷不存的放贷机构统一由工商部门注册登记,放贷记录纳入人民银行征信系统;其放贷资金主要为自有资金,对于经营较好的放贷人可给予从金融机构或其他企业批发融入资金的渠道,对于坚持县域、服务小企业和三农的放贷人给予税收优惠及政策性资金扶助。

   2009年,根据国务院领导同志的批示精神,由人民银行会同银监会、财政部、法制办等部门组成立法工作小组,研究全面修订《贷款通则》,并且将《放贷人条例(代拟稿)》的主要内容引入到修订中的《贷款通则》当中。目前,已初步形成了《贷款通则(修订)》(征求意见稿),从信贷市场的不同层次出发,分别对金融机构贷款人、非金融机构贷款人和民间借贷进行相应的规范。其中,在关于以民间资本为主的非金融机构放贷人和民间借贷的规定中,争论最多的还是利率问题。对于在央行确定的银行同期同档次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4倍以内的,根据现行法律规定,予以司法保护;4倍以外的怎么办?是否就视为非法?我们认为对这个问题应该慎重对待,建议不要简单地界定为非法。目前民间借贷的利率高低实际就是由市场决定的,民间借贷与正规金融形成了此消彼长的互动关系。当正规金融机构的借贷比较充裕时,市场资金充裕,民间借贷的需求就会减弱,利率就会下行;反之,当银根紧缩,金融机构收紧贷款,市场资金吃紧时,市场对民间借贷的需求就会增加,利率也会随之上行。而我国的利率市场化是必然趋势,市场化的利率能够调动民间资本的积极性,吸引更多民间资本进入借贷市场,给借贷者提供更多的资金选择,同时借贷者也能够以更加合理的价格借到资金。当然,对于非金融机构贷款人和民间借贷中涉嫌非法集资和吸收公众存款的情况,依照现行法律规定应该予以严厉打击,防范风险,维护稳定。

  对于目前正在试点的小额贷款公司,以及将来根据《贷款通则》成立的其他非金融机构放贷人,或者民间借贷,我们立法的出发点是用自己的钱去放贷,风险由自己承担,那么它的自我约束力与风险控制力自然是比较强的。考虑到这些放贷人后续资金的缺乏,为实现可持续经营,可以考虑给予其批发资金的渠道。对于经营得好、逐步发展壮大的小额贷款公司,目前的政策是允许其申请改制为村镇银行,但是由于目前规定村镇银行必须由商业银行控股,如果转制将会导致民间股东失去控制权,因此对民间资本的吸引力不大。需要有好的政策支持,才能让这些民间股东、民间资本愿意一直做小额贷款公司等非金融机构放贷人或者愿意申请转制成立银行,这方面应该说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如前面所说,我们会和有关部门密切配合,切实贯彻落实新36条的精神,加快《贷款通则》修订进程,同时进一步制定、细化相关操作规则,鼓励和引导富有活力和效率的民间资本更多、更好地投入金融服务领域。

版权所有 © 2019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京公网安备:001101084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