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搜索
搜索
1
1

1

改革资料库

内容详情

宋晓梧:顶层设计是政治设计

  • 作者:
  • 来源:学习时报
  • 发布时间:2019-09-19 17:46
  • 访问量:4

【概要描述】

宋晓梧:顶层设计是政治设计

【概要描述】

详情

对改革形势的判断
     目前社会的分歧非常大。喊“改革万岁”的有,认为改革尚未成功,应当继续搞下去的有,宣判“改革死亡”的论调也不少,还有一些人指责改革的方向根本就错了。我们不参与网络上的这类争论,就以主流媒体所营造的舆论氛围进行讨论。对于改革形势,曾经有过这样一个判断,认为从计划经济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改革进程,到本世纪初,已经基本构筑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框架。在这样一种判断之下,显然没有必要再搞总体的改革设计了,也不需要再设立改革的综合协调部门。既然总体框架已经构筑,在这个框架之下,各部门、各地区按照既定的框架设计把自己那部分填补好,到2020年就可以建成比较完善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了。如果延续这样的判断,顶层设计似乎也没有多大必要,因为改革的总体框架已经形成了,顶层已经设置好了。
     现在回顾,当年对改革形势的判断显然过于乐观。近年来经济结构严重扭曲,社会关系紧张,大量问题说明,不仅经济发展方式急需转变,社会管理方式也亟待转变。2003年提出科学发展观以后,胡锦涛总书记强调要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四轮共同驱动,现在又加上生态文明等等。国务院领导也多次强调经济这条腿长,社会这条腿短,要求统筹经济社会发展。这样,我们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理解较之从前大大深化了。其实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本来就应该包括政治、文化、社会等内容,但我们在较长时期以国有企业改革为中心环节,研究相关的财政、金融、价格、流通以及宏观经济调控、微观企业管理较多,关注社会等问题较少。如果从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协调发展的大视野审视改革,可以说至今还十分缺乏对改革的总体、综合设计,迫切需要顶层设计。如果坚持认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基本框架已经形成,那么顶层设计的必要性就不大。
    改革的对象发生重大转变
    改革的对象是什么?这个问题似乎有点像革命的对象是谁。革命对象一般指某一阶级,而改革对象一般指某一体制。1978年启动的改革指向计划经济,如果说在改革初期这一指向还不是十分明确的话,十四大提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之后,这一指向就明确无误了。还有一点需要注意,就是在较长一段时期,20年到30年,与改革共生的是发展生产力,改革就是为了发展生产力。什么标志着生产力发展了?简单归结为GDP增长。于是经济发展是硬道理演变为GDP增长是硬道理。在物质财富极度贫乏的条件下,集中力量把经济总量搞上去,大家都赞成,有其合理性。我们打破计划经济的一些条条框框,使企业这一市场主体活跃起来,民营经济、外商投资都促进了经济总量的增长,这是改革成功的表现。可是经济发展的成本越来越高,同时政府促进经济增长的劲头越来越大。对干部考核、GDP排位、投资排位等,有的地区招商引资指标一直落实到街道、落实到个人。哪里的GDP发展快,那里的领导就提拔快。这不是计划经济的体制,这是改革特定条件下形成的一种唯GDP增长体制。
    企业要利润,政府要政绩,这两个合在一起,发展速度很快,但负面影响逐渐显现。现在我们可以看到,由于地方政府竞争,造成的产能过剩、资源浪费、环境破坏是相当严重的。另外在竞争过程中,各地还竞相压低本地的劳动力成本,以利于招商引资,造成中国强资本、弱劳工的格局。这也显然不是计划经济的弊端。因此,现在改革的对象不仅仍然要指向计划经济体制,还要指向在特殊历史阶段形成的 GDP至上的诸多政策和体制,比如干部考核体制,比如地方政府竞争机制。一些经济学家论证地方政府竞争机制是中国30年经济高速发展的密码所在。我不否定地方政府竞争极大地促进了经济总量增长,但地方政府公司化再搞下去,负面作用越来越大,仅体制性腐败难以遏制这一条,就有葬送改革成果的危险。
    特定历史条件下形成的,调动一切因素刺激物质增长的机制体制,在转变发展方式过程中也需要改革。国际经验表明,一国从低收入到中等收入的增长机制,在它从中等收入向高收入发展的新阶段是不能被复制的。现在应该下大力气研究如何改革已经形成的地方政府竞争体制。这一体制的惯性非常大,你跟省长、市长、县长谈改革完全是另一种气氛。他们讲的是要进一步加大投资,发挥投资在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中的引领作用。中央确定“十二五”以转变发展方式为主线,中央提出了7%的GDP增长预期指标,但各省市区的“十二五”指标加起来是 10.5%,比中央高出50%,这还是省一级,把市县的GDP指标统计一下,一定大大高于省市区的。速度与转型,还是速度压倒转型。这也是深化改革要研究的,是改革面临的新的特点、新的内容。
    顶层设计是政治设计
    上面说的这些都需要我们去进行顶层设计。不过,我认为,更应该进行顶层设计的是政治设计。政治是经济的集中表现,这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改革深入了,许多问题很难单纯界定为经济问题。就拿现在各方面都高度关注的分配来说,生产、流通、分配、消费是经济运行的四大环节,分配作为民生之源又成了社会问题,而资本收益与劳动报酬的平衡直接涉及政治格局,工会和雇主的组织权利不涉及政治问题吗?在新的发展阶段,面对诸多经济社会矛盾,没有政治层面的思考,谈不上顶层设计。
    因此,顶层设计不仅仅是经济体制的顶层设计,它包含经济、社会、文化等等各方面。至于哪个机构来具体研究顶层设计,面对新阶段、新矛盾,需要中央下决心推动。

版权所有 © 2019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京公网安备:001101084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