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搜索
搜索
1
1

1

改革资料库

内容详情

陈宪:收入分配改革需顶层设计

  • 作者:
  • 来源:新闻晨报
  • 发布时间:2019-09-19 17:41
  • 访问量:4

【概要描述】

陈宪:收入分配改革需顶层设计

【概要描述】

详情

       今年上半年的宏观经济数据陆续出炉:GDP同比增长9.6%,财政收入同比增长31.2%,国有企业实现利润同比增长22.3%,农村居民人均现金收入实际增长13.7%,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长7.6%。
     如果我们用城镇居民收入增长和GDP、财政收入及国有企业利润增长对比,不难发现,“十二五”规划提出的“努力实现居民收入增长和经济发展同步”,“合理调整收入分配关系”的目标和任务,在“十二五”开局之初,不仅没有实现,而且差距仍然较大。当然,收入分配改革是一项长期的系统工程,不可能在短期一蹴而就,但由此也表明,要真正使收入分配格局调整到位,需要改革的顶层设计,否则,即便再多的小打小闹,也难以撼动既定的格局,进而不能达到改革收入分配的目标。
     在经济学的框架中讨论收入分配改革的目标,其核心理念和方法就是均衡。这里的均衡并不能等同于收入分配的公平和公正,但是,要达到收入分配的公平和公正,就必须以各种要素价格的均衡为参照系和条件之一,这里,均衡既是指一种状态,也是一种方法,有助于对收入分配问题的分析和判断。首先,均衡是指在竞争性市场上,各种要素根据各自的边际产出,决定其要素价格。也就是说,要素价格没有被市场以外的力量扭曲。对各种要素价格是否均衡进行衡量的一个现实做法,就是看其边际替代的情形。对我国产业升级相对缓慢的一个解释,就是劳动要素价格长期偏离均衡价格,资本替代劳动的进程缓慢。(技术进步通常发生在资本替代劳动的过程中)这既导致产业升级缓慢,而且也造成在初次分配中劳动报酬占比偏低,资本报酬占比偏高。这是现实中收入分配的一个问题。
       各种要素价格均衡的一个具体表现,就是各个主体间的收入分配关系达到均衡,以及各主体内部的收入分配关系达到均衡。具体地说,就是在政府、企业和居民间形成合理的分配关系,以及在三者各自内部形成合理的分配关系。本文开头列举的数据表明,目前三者间的分配关系不尽合理。人们普遍诟病的垄断行业收入过高则表明,行业间的分配关系不尽合理。收入分配格局中最为重要,也是当下矛盾最为突出的,是城乡居民内部各阶层间,即低收入、中等收入和高收入群体间的分配关系。现在,无论是基尼系数,还是十等分法衡量的收入差距都表明,阶层间收入分配差距已经达到,甚至超过了警戒线。
     以均衡为基准的简要分析告诉我们,收入分配改革至少涉及要素价格改革、财税体制改革、国有企业改革、垄断行业改革、社会保障制度改革和政治及行政体制改革等。长期以来,由于要素价格扭曲,就使某些要素,如资本要素获得了高于均衡水平的收入,也使公共权力可能从这一扭曲中获得寻租的机会,进而成为造成收入分配差距的重要原因。因此,加快深化要素价格的改革已经刻不容缓。受长期计划经济体制和转型时期不当行政管制的影响,中国经济生活中垄断和利用垄断获得不正当利益的现象比较严重,这已被有些学者的研究证明是造成收入差距的首要因素。为此,加快深化垄断行业的改革也到了迫在眉睫的时候。
     然而,仅某一项改革,如垄断行业改革,就会遭遇复杂的利益关系,更何况收入分配改革要求推进上述各项改革,其中的困难实在非常容易想见。这就是过去这么多年来,我们基本绕开这些难点和矛盾,进而使这些难点和矛盾被长期积累的重要原因。目前和未来一个时期,这些难点和矛盾将成为影响中国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巨大障碍,且已经到了不加以解决就无法继续前行的地步。因此,我们提出了改革的顶层设计问题。和理解任何新的重大战略部署和步骤都会不尽一致一样,现在对顶层设计也有不同的认识。笔者认为,对于那些老百姓关注度高、事关重大的难点问题,需要对相关改革做顶层设计。“三公”消费是如此,收入分配格局调整更是如此。
    改革的顶层设计要从重大的事关全局的具体问题入手,针对解决问题做顶层设计,而不是先做一个类似规划的、笼而统之的顶层设计,该讲的都讲到了,就是不知道如何下手,这样的顶层设计已经被实践证明是无效的。

版权所有 © 2019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京公网安备:001101084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