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搜索
搜索
1
1

1

中国改革论坛

内容详情

辜胜阻:非公经济改革与新一轮创业浪潮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4-11-08 09:58
  • 访问量:2

【概要描述】

辜胜阻:非公经济改革与新一轮创业浪潮

【概要描述】

详情

       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公有制经济和非公有制经济都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都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基础。公有制经济财产权不可侵犯,非公有制经济财产权同样不可侵犯。国家保护各种所有制经济产权和合法利益,保证各种所有制经济依法平等使用生产要素、公开公平公正参与市场竞争、同等受到法律保护,依法监管各种所有制经济。过去强调国企的活力、控制力、影响力,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要激发非公有制经济的活力和创造力。这种强调市场主体平等地位的理念是前所未有的。
       当前,不同所有制主体在经济生活中的不平等有六种表现。一是资源占有的不平等。国企获得稀缺资源既便宜又容易,如获得土地、矿产等自然资源,获得电网、电讯等特许经营权,获得政府投资项目等等。二是资金要素使用的不平等。国企产出大约占1/3,但一些年份获得的银行贷款约占70%。三是一些企业在一些上游产业、基础服务业形成寡头垄断,获得超额利润。一段时间以来,两家利润最好的国企利润之和超过民企500强的利润总和。四是在竞争性行业,市场准入和行政审批“两道门槛”,也造成国企和民企的不平等。五是在应对金融危机期间,地方政府建了很多“融资平台”,又建了很多新的国企,对民企产生“挤出效应”。六是在财产权的法律保护方面,对不同所有制主体的保护离“同等保护”的目标要求还有距离。
       国务院前不久召开会议,推出新政,提出了要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为了推进创新创业浪潮提出了六大措施。当前,要激发非公有制经济的活力和创造力,推进创业创新潮流的形成,必须改变公有制与非公有制主体的市场地位不平等的现状,保障非公有制经济产权和合法权益。
       回顾一下历届三中全会改革新政与中国的创业浪潮。我们知道,改革开放35年来,中共召开七次三中全会,第一次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吹响了改革的号角,《邓小平时代》的作者傅高义有一个判断,他说邓小平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讲话也许就是十一届三中全会的讲话。那么我们要问邓小平讲话中最重要的一句话或者最重要的理念是什么?那就是“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
       如果说十一届三中全会最重要的一个理念是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是“先富”,那么十八届三中全会最重要的理念则是让发展的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是“共富”,是“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如果没有十一届三中全会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就不可能有中国第一次创业浪潮。
       改革开放35年中国GDP增长142倍,这是物质财富的增长。比物质财富更重要的是新社会的崛起,特别是新一代企业家的崛起。30多年来我国非公有制经济经历了三次创业浪潮,每一次创业浪潮都诞生了一大批企业家。第一代企业家像宗庆后、鲁冠球,他们大多是农民、返城青年、城市的无业者,敢想敢为、敢于挑战,挣脱传统体制的束缚,勇于在坎坷中奋力前进,对当时的经济发展颇有贡献,可以说是一种草根创业。第二代企业家是92年邓小平南巡之后,大量体制内精英、社会能人等下海经商,当时政府官员下海达到10万人,形成了第二次创业浪潮。第三次是中国加入WTO以后,也就是2000年前后,伴随新经济的兴起,依靠风险投资、互联网经济迅速发展起来。这一次创业浪潮代表人物有马云、张朝阳、李彦宏、雷军等等。
       我认为,第四次创业浪潮,或者新一轮创业浪潮有四大动力:
       第一是简政放权的改革推动新一轮创业浪潮。李克强总理表示,简政放权成为深化改革的“马前卒”和宏观调控的“当头炮”,通过简政放权,减少创业的障碍,掀起草根创业的浪潮。今年以来,企业的数量井喷式的增长,简政放权已经释放改革的红利。今年注册私营企业增长是60%,去年是30%,这是前所未有的数字。简政放权的红利已经开始释放,会不会引领一次次创业浪潮?上海一个调查显示,青年人创业热情增长25%。
       第二是互联网技术引领新一轮的创业浪潮,特别是阿里在美国上市,一个小微企业通过15年的创业,最后成为全世界最大的电商之一,这对创业浪潮的影响非常非常大。有人说互联网创业进入3.0的时代,3.0的时代是更年轻的创业者,更广阔的创业空间,3.0时代使创业走进大众。互联网创业潮正在形成,创业人越来越多,机会越来越多,天使投资人越来越多,创业媒体越来越多,创业服务机构越来越多,人才流动越来越多,政策支持越来越多。互联网企业创业决定性的因素是创新,它可以带动商业模式的创新,可以带动管理机制的创新,还可以促进技术研发的创新。互联网创业最有价值的是创业者,阿里巴巴等公司在纽约证交所上市就是典型的例子。美国的媒体评论,阿里巴巴在美国上市,对于美国科技公司,特别是谷歌、脸书以及亚马逊这些过去主导网络消费市场的公司来说,无疑敲响了警钟,硅谷应该醒了。阿里上市后赚得最多的是来自外部的投资者,天使投资人通过阿里巴巴上市赚了大钱。
       第三是高新区或者科技园区,像中关村,作为载体,正在引领聚合创业潮。中关村有一个创业大街,我觉得这个创业大街同硅谷的沙丘路相似。有人说现在全世界都在学硅谷,都在复制硅谷,但现在最能跟硅谷相提并论的是北京中关村。中关村创业大街已经拥有诸多咖啡馆式的孵化器,有多样化的创业服务机构,成为了中国重要的科技成果转化基地和创业人才培养基地,是企业的加速器。
       第四是最近一段时间IPO暂停导致并购热推力,刺激了“职业创业人”崛起。推力IPO停了以后,我们的VC/PE可以通过并购完成退出,一些创新型的企业未必要通过上市来退出,也不一定能发展到上市的水平,同时一些大公司也具有并购的需求。以阿里为例,现在阿里通过并购来完善它的产业链。并且,对于部分企业而言,并购退出比IPO更快,成本更小,这些因素使得并购市场非常火爆。
       新一轮创业浪潮和前三次不一样,它有复合性,有五大不同主体:
       一是金融危机催发海归潮推动创业。二是精英离职引发创业浪,现在有大量的官员下海,也有大量的科技人员下海。三是返乡农民回归掀起新的草根创业浪潮。四是官方大力推进大学生的创业。另外,现在有大量的人纷纷离开大型的互联网公司,成立新的公司,形成一种“裂变”。精英创业潮,包括“官员下海”。上世纪80年代以来,我国已经经历4次“官员下海”的创业浪潮。另外,李克强总理鼓励大学生创业,敢为人先,跌倒了重新再来,也就是敢冒风险。现在我们国家的政策进一步促进高校毕业生就业创业的政策非常多,这也是由于严峻的就业形势的倒逼。此外,还有草根创业潮。
       创业是“九死一生”,有“三道坎”,我国有近6成企业的寿命在5年以内,有大量快生快死,企业在“死亡谷”倒下了,创业的代价是很高的。三道坎是指企业面临的融资难、审批难、用人难三大困境。所以李克强总理说我们要引燃创业的“火种”,要让它燃烧,越来越旺,不仅要让企业“生出来”,而且要让他们“活下去”,“活得好”。现在生得快,但也死得快。小微企业、创业型企业有死亡的3年周期,有人说中国有80%要死掉,美国是50%要死掉。那么如何让它少死亡,让它生得快,长得好,这是非常大的挑战,这个要靠各种各样的金融支持,要靠各种各样的财税政策支持。
       我们对第四次创业浪潮担忧在于,现在政府大力推行简政放权,出现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从“乱作为”到“不作为”。有人说过去是边吃边拿边干,是办事难,现在是不吃不拿不干,是不办事。过去乱作为,现在不作为;过去手太长、闲不住、管大量管不了又不该管的事,现在撒手不管,一些政府的不作为对有些企业来讲是不好的。要防止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
       当前创业和企业成长面临最大的问题是融资困境,必须推进金融改革。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了保证各种所有制经济“三个平等”,各种所有制经济依法平等使用生产要素,在各个要素中最重要的是资金要素,我们的企业在资金使用上极不平等。深圳有38万中小企业,但能从银行得到贷款的只有1万多家,这个原因很复杂,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它小,有重大轻小的问题,还有一个是因为银行是国有的,贷给民营企业钱收不回来和贷给国有企业钱收不回来不是一回事。总结起来,企业面临融资困境是有五个方面:融资贵、融资难、融资乱、融资慢、融资险,融资成本呈“多轨”局面,一是大企业特别是大型国有企业,从银行贷款的利率为6%以上,是欧美发达国家2-4倍;二是小微企业从正规渠道获得的贷款利率高达12-15%,但可获性极低,90%的小微企业难以从银行得到贷款;三是大量实体型小微企业主要融资渠道为小额贷款和民间借贷,贷款利率在25%以上;四是应急式短期民间高利贷利率高达40-180%,而实体型企业的利润也只有3-5%。所以我们企业面临“三明治”陷阱,一个是成本升高,一个是市场萎缩。所以实体企业面临五难:融资难、用工难、盈利难、投资难、创新难。企业要么不务正业,要么离家出走。
       在实体经济空心化的国际教训和经验方面,我们要看到日本在战后35年的黄金期以后,产业空心化、人口老龄化、房地产泡沫化以及日元大幅升值,挖空了日本的产业,使得日本陷入停滞;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以及目前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充分反证了金融业与实体经济之间唇齿相依、血脉相连的密切关系,也揭示了过度金融创新、金融业脱离实体经济所造成的“物极必反”问题;在金融危机和债务危机的双重打击下,德国经济依然欣欣向荣,重要原因在于:注重实体经济,尤其是制造业发展,是经济“脊梁”,带动了相关产业和服务业的发展。所以国务院8月14日发布了要缓解企业融资成本高的指导意见,专门研究扶持小微企业。
       如何深化金融改革?金融改革首先要构建多层次的市场体系,多样化的组织体系,立体化的服务体系。如何打造多层次金字塔式金融体系,进行金融改革,我提出了六条建议,
       一要超常发展草根金融。如果金融不改革就会压跨我们的实体经济,就会严重阻碍我们的创业,我们的创业浪潮能不能形成关键在于金融改革。要发展草根金融,我们的草根经济庞大,有5千万户,两亿人从业,我们不仅要有顶天立地的大企业,也要有铺天盖地的小企业,需要相匹配的草根金融的支持。
       二要规范发展互联网金融。现在互联网金融有10万亿的规模,但是互联网金融是法外之地,鱼龙混杂,风险很大,必须规范。
       三要大力发展科技金融。美国经济有三大引擎:硅谷、好莱坞和华尔街,硅谷和华尔街的结合是高科技和资本的结合,提升了美国竞争力。
       四要积极发展政策性金融。构建完善的政策性金融体系,其中我们的担保要回归公益性。
       五要显著提升直接融资的比重,天使投资是创业投资产业链体系的源头,要完善VC/PE股权投资,大力发展天使投资。天使投资是相对低成本的。
       六要完善多层次的正金字塔式的资本市场体系,使场内交易和场外交易互动,让资本市场惠及科技型中小企业。

版权所有 © 2019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京公网安备:001101084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