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搜索
搜索
1
1

1

改革走势座谈会

内容详情

钟伟:美国是互联网的唯一“宗主国”——互联网历史回顾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4-04-01 17:25
  • 访问量:4

【概要描述】

钟伟:美国是互联网的唯一“宗主国”——互联网历史回顾

【概要描述】

详情

      现在整个世界被互联网连接起来,世界是平的,以至于人们可能会认为,互联网没有国家属性,是开放、共享、交互、平等的世界。这样的理解可能是危险的。我们可以从一些新近的事件,以及互联网的起源来判断。
      新近的事件是,2014年3月20日,美国visa和master两大银行卡组织宣布,受美国财政部的指使,对受制裁银行俄罗斯一些银行的用户,切断银行卡支付服务。这些银行包括俄罗斯银行(Rossiya Bank)、SMP银行、Sobinbank和Investcapitalbank等。使得俄罗斯大量持卡人无法正常刷卡交易。这仅仅是美国使用互联网进行有限金融制裁的小试牛刀而已。这迫使普京将目光关注到中国和日本,并指出这两国有独立的银行卡组织。
我们也不妨重温互联网的诞生。
       如果五角大楼被摧毁怎么办?这就是互联网得以诞生的初衷。互联网最早的设想,是美苏冷战时期,美国对极端情形的假设:如果指挥中枢遭遇毁灭性打击,美国政府如何继续有效调度其包括军事在内的各种资源?在这个需求下,美国国防部高级计划署开始尝试网络化指挥中枢的研究,即ARPA网研究。1968年,罗伯茨着手“资源共享的电脑网络”的研究,这就是互联网的最早前身,罗伯茨也被人们称为“互联网之父”
      如果网络中枢也被毁怎么办?熟悉复杂网络的人都了解,复杂网络具有鲁棒性和脆弱型。早期的阿帕网就是如此,连接网络的服务器资源,是决定网络是否崩溃的系统重要性节点。也就是说,阿帕在拓扑上,仍是由一些服务器作为中央控制器的,如果中央控制系统被摧毁,那么网络系统将崩溃。在这样的背景下,保罗•巴兰提出了分布式网络的概念。也就是网络具有分布式的服务器,服务器之间分享数据传递和存储,以保证任何一个节点遭遇攻击时,只要不是所有服务器都被摧毁,那么任意一个服务器都可以充当调度整个网络的智能。在此基础上,形成了当今互联网的一些重要概念,例如重要节点(尤其是根服务器),为连接节点并进行数据传输的路由器和带宽,节点之间共享数据的分组交换等。这些理念受到电信程控交换的影响,但却带来了现在被广泛接受的互联网的“去中心化”,其实互联网至今仍然有关键节点,任意关键节点都可以有效调度整个互联网。这初步达到了美国军方所期待的无中心、分布式的指挥中枢的设想。
      如何实现节点的接入和共享?由于电脑被网络连接起来,那么这些点如何接入?如何进行信息交互?这就涉及到统一的数据交换格式。1970年,阿帕网络工作小组制定了最初的主机对主机的通信协议“网络控制协议”,即最初的TCP/IP协议雏形。1977年7月,阿帕网上已经连接了北约国家的数百台电脑,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署组织了人类首次全球网络互联的伟大尝试。美国利用卫星信包网络将数据传输越过大西洋到达挪威,又从挪威经过陆地电缆到达伦敦;然后再通过大西洋卫星信包网络,分别由埃当、西弗吉尼亚、贡希利、塔努姆和瑞士的地面站传送再回到美国。全部路程要经过9.4万英里。实验获得巨大成功,北约成员国不再担心任何指挥中心被摧毁,至此北约资源的调度已充分网络化,无中心化。阿帕网络从1969年运行到1989年,其商业价值日益显现,美国军方开始着手重新建立新一代专用网络,阿帕网络转而商业化,这构成了互联网的前身。
      全球互联网的根基在哪里?过去20年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很容易让人误以为互联网无中心,这种看法是可笑的。至今互联网internet的架构,和阿帕网相比没有实质改变。例如,互联网域名和号段分配和寻址,都绕不过根服务器。根服务器主要用来管理互联网的主目录,全世界共13台。其中1个为主根服务器,其余12个均为辅根服务器。所有根服务器均由美国政府授权的互联网域名与号码分配机构ICANN统一管理。全球互联网13台DNS根服务器具体分布为:美国VeriSign公司 2台、美国网络管理组织IANA(Internet Assigned Number Authority) 1台、美国PSINet公司 1台、美国ISI(Information Sciences Institute) 1台、美国ISC(Internet Software Consortium) 1台、美国马里兰大学(University of Maryland) 1台、美国太空总署(NASA) 1台、美国国防部 1台、美国陆军研究所 1台、欧洲网络管理组织RIPE-NCC(Resource IP Europeens Network Coordination Centre) 1台、挪威NORDUnet 1台、日本WIDE(Widely Integrated Distributed Environments)研究计划 1台。如果考虑到互联网硬件、软件的提供商,我们更可以清晰地看到,互联网的唯一宗主国是美国,其他国家只是这个网络的接入用户,并且接入的节点不具有系统重要性。
      如果美国对互联网说NO?假设在极端情况下,美国准备对某国不再提供骨干网接入或者域名解析寻址(附带说一句,这样做并非难事),那么这个国家有可能发生什么?该国基于公众互联网的电子商务,互联网金融等均将瘫痪,通过传统POS和ATM的刷卡仍可继续,但基于互联网的公众网银支付和移动支付可能将彻底瘫痪。甚至连包裹等服务也会受到极大影响,原因在于这些服务的信息录入和传输也高度依赖互联网,或者说,这个国家的物流可能受到极大冲击。这仅仅是一个局部,美国对互联网的支配权,还深刻影响到人类社会、政治、军事、舆论、经济的每一个角落。除美国之外,全球任何一个国家,对互联网都没有支配权,甚至没有说三道四的权力。
      如何在互联网时代有限自保?互联网发展到今天,大国需要有建立国家互联网系统,以及维持接入国际网的主干网和主要接口安全的思维。对绝大多数国家而言,已无力抗拒互联网,而只能做到有限自保。互联网已经是一个复杂的生态,在大型服务器、CPU、路由器、操作系统和数据管理系统等诸多和互联网密切相关的领域,美国在全球市场中的垄断地位难以动摇,富士通、华为这样的企业仍然压力重重。在互联网时代要做有限自保,也必然需要从物理层面的相对独立做起,这注定是一个艰难漫长的,至少在10年内难以具有商业前景的尝试,你投入美国的罗网,还是自建专网?许多国家早已放弃了这样的尝试。但对具有雄心的大国而言,放弃殊不明智。

版权所有 © 2019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京公网安备:001101084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