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搜索
搜索
1
1

1

改革走势座谈会

内容详情

徐景安:保障和改善民生是最大的政治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4-04-01 17:07
  • 访问量:2

【概要描述】

徐景安:保障和改善民生是最大的政治

【概要描述】

详情

      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彭森提出一个问题,怎么处理改革和发展的关系。我们发展不下去了,提出全面深化改革;但深化改革还没真正迈出步子,经济就掉下去了。于是,发展又成了最重要的,回到重发展、轻改革的老路。中国的问题究竟在哪里?或者说问题的焦点在哪里?大家似乎很清楚,但实际又不清楚。
      经济为什么掉?投资已达临界点,中国投资率畸高,大大高于世界平均水平,造成产能过剩的严重后果。如今地方政府债务高达18万亿,靠投资拉动已难以为继。出口也达临界点,我国对外贸易占GDP比例,大大高于全球化的美国、出口导向的日本。希望出口恢复到过去的比例水平没有可能,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连续3年为负数。内需持续下降,我国最终消费率畸低,大大低于世界平均水平,现在中央严控政府消费,而居民消费上不来,叫了多年的需求结构调整不能如愿。中国一技独秀、畸形发展的房地产业也已到达顶峰而趋向滑落。中国经济滑坡已不可避免,能否不发生大崩盘、大衰退,取决于新的支撑点,但今天还没找到。
      一说发展,我们总是在供给上做文章,振兴这个、发展哪个,还是靠投资拉动,现在弄得什么都过剩。其实问题的核心是老百姓的消费上不去。为什么上不去呢?医疗、养老、教育这三大块没有得到应有的保障,也就是民生问题没有很好解决,大多数老百姓不敢花钱也没有钱花,经济就上不去。现在敢花钱的人是富豪,买豪宅、名表和名包,中国的奢侈品消费居世界第一位。中国90%以上的百姓都有消费需求,这是中国经济的巨大引擎,但由于三座大山的压制,正常的消费需求释放不了,才造成过剩的假象,实体经济发展的空间被压缩,这是中国经济问题的症结所在。
      中国见怪不怪的现象就是:盖政府大楼有钱、三公消费有钱、奥运世博有钱、火箭登月有钱、修路架桥有钱……,就是保障民生没钱。养老统筹叫了20年,至今统不起来,该中央统的,推给省统,省也不统,因为谁统就得担责、兜底、贴钱。反正中国一碰到民生问题,就推、拖、磨,理由就是没钱。中国的城市化进程加快,常住人口已超过全国人口的一半以上,但拥有户籍的人口只占常住人口的1/3。深圳常住人口1300万,而拥有户籍的人口只有260万,占常住人口的1/5。常住人口,包括流动人口都对GDP、对财政收入作出贡献,但他们不能像户籍人口一样享受均等的公共服务。有户籍的是贵族,非户籍的是二等公民。2013年深圳人均GDP已达22000美元,为中国大城市之首。是没有财力解决吗?非不能也,而是不为也。欧洲一些国家发生了财政危机,闹得政府要破产,是民生负担太重了,把政府压垮了。而我们的问题正好相反,是民生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由此造成内需不足,影响经济发展;贫富悬殊,社会两极分化;利益冲突,政治不稳定;生态恶化,环境问题突出。
      民生的背后是民主,但不能离开民生问题搞民主。民生的直接问题是分配,应该在合理分配上引入民主因素,推进政改。就拿二次分配来说,2012年国家财政收入117210亿元、全国政府性基金收入37517亿元、国有企业实现利润21959.6亿元,三项共计176686.6亿元,占GDP34%。 如果加上地方债务总额12.1万亿,四项合计29.7万亿,占GDP57%。这么大一块蛋糕怎么分配,是直接关系社会公共利益的。有什么理由,信息不透明,决策不公开、执行不监督呢?民主从这儿搞起,政改从这儿搞起,会不可控、出乱子吗?就从预算法修正起步。我认为,这容易达成共识,再反对民主的人也没有理由反对。其实,西方的民主制度也是从财政预决算的审议、监督起步的。现在中央连下八道禁令控制政府开支,从长远看应制度化、法治化解决,预算向社会公开,发挥人大的作用,政府敢乱花钱吗?
      中央提出全面深化改革,涉及经济、社会、政治、文化、生态五大领域,应明确目标、重点与主线。当年邓小平就是抓住发展经济问题,启动改革开放的。1979年我参与起草我国第一部经济体制改革总体规划,目标就是为了发展经济,主线就是引入市场机制,措施就是向企业放权、向地方放权。今天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如邓小平所说:“过去我们讲先发展起来。现在看,发展起来以后的问题不比不发展时少。”“解决这个问题比解决发展起来的问题还困难。分配的问题大得很。……要利用各种手段、各种方法、各种方案来解决这些问题。”可是,我们的认识还是停留在30年前,依然认为“发展仍是解决我国所有问题的关键”。
      怎么摆正发展、民生、改革的关系,是急待明确的重大理论与实践问题。
      重温邓小平的原话是必要的:
      “发挥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归根到底是要大幅度发展社会生产力,逐步改善、提高人民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社会主义经济政策对不对,归根到底要看生产力是否发展,人民收入是否增加。这是压倒一切的标准。”
      在邓小平看来,发展经济的目的就是改善民生,发展的重要就是“只有在发展生产力的基础上才能随之逐步增加人民的收入。”
      我们在实际执行中发生了重发展、轻民生的错误倾向,忘了发展的根本目的是为了保障和改善民生。以致中央到地方的各级政府,说发展就有钱、讲民生就没钱。而在这背后是巨大的利益驱动,对政府官员来说,发展含着红色、灰色和黑色收入,而民生则是劳心、劳神、劳力之事。
      当年邓小平说:“四个现代化就是中国最大的政治”,那么今天保障和改善民生是中国最大的政治。
      为什么?今天就发展论发展已发展不下去了,必须通过深化改革,保障发展的成果落到改善民生上,这就能扩大内需,经济才能持续增长。不仅如此,民生改善了,社会分化缓和了,社会就稳定了;民生改善了,不满情绪缓解了,政改就能顺利推进了;民生上去了,文化服务均等化了;民生上去了,生态环境就改善了。所以,“保障和改善民生仍是解决我国所有问题的关键”, 改革要紧紧围绕民生这条主线推进。
      这就涉及执政理念问题。习近平总书记说:“中国梦归根到底是人民的梦,必须紧紧依靠人民来实现,必须不断为人民造福。”所以,全面深化改革的目标定位是“实现幸福中国”,即以民众幸福为目标、以改善民生为主线,推动经济、社会、政治、文化、生态的全面改革。
      现在要搞“十三五”规划了,却从来没搞过“民生长远规划”,医疗、养老、教育等民生问题是要系统化、制度化、目标化解决的。现在的五年规划,是发展规划,其中民生也有一章,大都是定性、不定量的,什么逐步、健全、覆盖,无法考核。财政分配,先保政府开支,再保重点项目,民生永远放在最后,于是有多少钱办多少事,美其名曰一年办几件实事,零敲碎打、贴膏药,弄成养老五轨制,政府部门、事业单位、企业、城镇、农村都不同,而且差距百倍。政府公务员有养老金8000元以上的,给农民养老金只有80元。世界上没有这样的养老制度。如果不系统化、制度化、目标化来解决,采取给农民一年加多少的办法,到哪年能解决?在发展第一的执政理念下,忙发展、忙招商、忙项目,民生哪顾得上?
      日本的经营之神稻盛和夫用了一年时间,使频临破产的日本航空扭亏为盈,他谈到经营秘诀时说:“只有把员工的幸福放在第一位,大家团结一心,经营者与员工的心灵产生共鸣,企业才能走出困境,才能获得健康发展。”“许多人认为,企业的经营,最重要的是确立经营的战略,但是我认为,最重要的是那些看不见的公司风气和员工的意识。也就是说,如果每一位员工都能够以自己的公司而自豪,都能够发自内心地为公司服务,那么这一家公司就一定会发展得很好。相反的,员工成为批评家经常批评自己的公司,那么,这样的公司就一定会破产,经营者再努力也好不起来”。
      今天我们的民众能够以自己的国家而自豪吗?相反成为了批评家,经常批评、理怨政府。把民众的幸福放在第一位,什么问题都迎刃而解。对于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这本是题中应有之义。中国目前陷入的困境与危局,说到底是背离了这个本元,所谓深化改革就是要从理念到制度回归本元。

版权所有 © 2019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京公网安备:001101084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