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搜索
搜索
1
1

1

改革走势座谈会

内容详情

陈兴动:对2014年经济形势的分析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4-04-01 16:43
  • 访问量:4

【概要描述】

陈兴动:对2014年经济形势的分析

【概要描述】

详情

     刚才彭主任已经把今年头两个月的经济形势作了非常全面的提纲挈领的总结。我今天用一些图表给大家强化一下,具体说明一下情况。
      2014年经济形势和前两年相比要更加严峻。从增长角度看,现实和目标之间的距离比过去要差得多,如果今年不做更多政策上的努力,经济增长速度要达到目标很难。全世界对中国经济形势表现出普遍担忧,而且担忧还在加剧。经济增长速度从2013年第4季度开始下滑,可见经济增长在增量部分非常严重地依赖政策拉动,政策稍微放松,经济增长速度就降下来。全球经济增长对中国的“悲观论”基本上基于三个担忧:一是会否出现中国式的金融风暴。二是中国的房地产会否崩盘。三是中国经济会否出现硬着陆。最大的担忧其实在于房地产。如果说中国政府还有能力解决金融风暴的问题,那是由于中国政府控制资源相当庞大,还可以继续往前走,还能够保持经济增长,还可以开始更多的投资项目。
      增长下滑从原因角度来讲是因为中国经济处于转型期。转型期最大的问题在于,随着改革的坚决和深化,老的模式下的经济增长引擎增长动力逐渐趋弱,新的经济增长引擎正在形成,而且是发散的。新的经济增长引擎动力很难弥补老的经济增长引擎的失速。这就取决于政府在政策上怎么做。
      今年和去年相比,外部经济形势好的非常有限。美国经济恢复增长已经不成问题,主要的问题是新的美联储主席耶伦可能不如市场判断的那么温和,她可能会更加刚性和进取,美国经济增长可能比市场预期的要稍小一些。欧洲经济已经出现触底,欧洲经济最大的问题有两个,一是通缩,二是恢复经济增长的动力不足。这就是为什么这次习总书记去法国访问,法国人会花这么大的力气接待,就是希望中国成为外部刺激力量,帮助法国经济往上抬。法国去年的经济只有0.4%,今年希望能增长1%以上,这需要一个很大的推动。
      总体评价,今年中国经济增长内生动力达不到7%。如果要达到7%以上,必须通过内在努力——政策上的努力。这四个图非常明确的说明2014年经济增长是放缓的。左上方的图表示季度增长率年化后,2014年第4季度的经济增长速度会降的比较多。从今年头两个月的情况来看,工业的增长速度和工业PMI都是趋降的。PMI有两种,统计局的“物联”的PMI和“汇丰”的PMI。今年1-2月份工业增长速度虽然还有8.6%,但是1月的月环比只有0.51%,换算成年率,全年增长速度只有6.8%;2月环比增长0.61%,换算成年率只有增长7.6%,速度是远远不足的。
      固定资产投资。可以看出,投资增长虽然从2013年1-2月的19.6%降到2014年1-2月的17.6%,但是更严重的问题是项目准备不足。在建项目的预算投资总增长率只有16.3%,更严重的问题是新开工项目的预算投资增长只有14.6%,后续项目准备远远赶不上今年预计的投资增长。今年国家发改委定的投资的增长速度是18.4%,要达到这个数,现在需要准备更多的后续项目。
      消费。消费2014年1-2月的增长比想象的要慢得多,总理讲可能是网络商务部分的消费没有统计进来,即便统计起来,改变这种趋弱的状态也是很难的。现在公款消费被抑制住以后,私人的消费如何提上去,短期来看也很难办。
      出口。过去中国出口的增长和欧美经济形势的弥合度非常高,对欧美日G3的出口占中国的50-60%,G3经济形势的景气对于中国出口的增长发挥了相当大的作用。2013年开始中国出口赶不上G3的经济增长,中国现在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大规模下降。从速度来看,由于人民币利差和人民币单向升值,导致了大规模的人民币套利交易,大量的外汇进来,我个人估计2013年大概有3500亿的热钱流进中国变成中国外汇储备。大量的资金流入是通过假出口进来的,从2013年统计数字上看,出口增长7.8%,我个人认为不高于4%。2014年1-2月份出口与去年同期比下降1.6%。另外一个角度来看,2013年工业出口交货值还有5.7%的增长,2014年1-2月份工业出口交货值的增长只有2.7%,这个速度非常慢。
      全社会的发电量和铁路运输量。李克强总理很重视经济增长指标估计与实物量增长互相印证,从印证关系的角度来讲去年经济增长是不错的,去年发电量的增长达到了7.5%,货运量的增长达到了9.9%。但是今年1-2月份以来的印证关系也表明经济变得更差。换句话讲,实物量的增长不能说明经济增长的估计。
      我们做了一个简单的测算。如果工业增长速度决定GDP增长速度的话,其他条件不变,2014年一季度的GDP增长只有6.8%,如果把其他因素考虑进去的话,比如,服务业继续优于第二和第三产业,今年应该说一季度经济增长速度不高于7.2%,按照季度环比年化率来看大概只有5.3%的增长。过去3年一季度的季度环比都很差,今年一季度的环比更差。
      看看理由。第一,从图上看中国经济增长在2007年达到顶峰,2008年之后中国经济客观上已经进入到“次高增长阶段”,中国政府如果认识到这一点,当时我们就应该顺势而为把中国经济增长速度调下来,不要花4万亿,现在的问题也不会那么严重,但是我们把调低经济增长的时间往后推了。
      2012年以前,中国政府从增长角度来看基本上不费力。从2012年以后,增长速度每年都需要拉着脖子才能往上涨,今年定的7.5%的经济增长目标超过了现实的状态。从TFP(全要素生产率)角度看,从2009年以来,尽管我们努力,但是增长速度从前面10年左右的时间段中的4.6%下降到现在1.8%。前几天跟一个研究宏观经济的教授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他认为2012年以来全要素生产率是负增长,也就是说我们2012年以来,对GDP增长的估计数他们基本不相信,说我们是高估的。从另一个角度看,改革与经济增长客观上存在逆周期的状态。包括1984年和1992年,除了2001年这一轮的改革基本上是利用了国际上中国进入WTO以后的增长,否则每个周期都是下降的,客观上我们已经看到这种经济增长下降的状态了。
      出口。我们不再有可能继续掌握利用国际市场上的力量,我们现在很难用出口对GDP产生一个推动或拉动作用。再加上现在还有经济正在转型,要进行调节,有很多的政策,比如反腐对经济形势的影响、地方债风险的控制、影子银行的调节、环保节能、清理产能过剩都是对现在经济增长向下拉的力量。过去4年以来,影子银行在经济增长以及融资的过程中起到决定作用。现在我们要把这块压缩,整个社会出现了融资总规模的收缩和融资成本的上升,所以今年遇到的压力是比较大的。我们就很难说今年能不能保持经济增长速度那么高。
      今年的经济增长取决于三个因素:一是旧模式下的经济增长引擎的动力还有多少?如果不改革,旧制度下的经济增长动力还能保持。改革越深,这块失去越大。二是新的经济增长动力现在正在形成和培养。三是现在的政策。今年经济运行的状态取决于这三个因素的交接以及怎么发生变化。比如民间资本投资在垄断性行业可以带来多大的投资增长,这个未来增长多少取决于改革步伐多大;服务业大有可为,现在出现了大规模的供给不足而不是需求不足,这块可以做大;还有消费。这三块因素需要解决。政策的东西我不讲了。

版权所有 © 2019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京公网安备:001101084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