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English | 30周年专栏 | 基金会 | 杂志社 | 公共政策 | 公众意见 | 中国改革论坛 | 走势座谈会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首页本会概况本会动态改革聚焦学者专栏科研成果专题视频
首页 >> 改革聚焦 >> 地方改革 >> 宋晓梧:地方政府竞争和去产能

宋晓梧:地方政府竞争和去产能

2017-10-29 14:15:49

    举世瞩目的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代表大会胜利闭幕。十九大是在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关键时期召开的一次会议,对中国和世界将产生深远影响。国内外高度关注十九大,高度重视十九大后的中国经济转型发展、经济增长前景及对世界经济的影响。鉴于此,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与德国国际合作机构于2017年10月28-29日在海南省海口市中改院国际学术交流中心共同举办以“新时代 新发展 新变革——十九大后中国转型发展及对世界影响”为主题的第83届中国改革国际论坛暨2017新兴经济体智库年会,邀请来自我国、德国、印度、泰国、土耳其、日本、挪威、比利时和其他国家的专家学者、智库、企业、政府官员等围绕新时代经济转型中的中国与世界、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加快完善市场经济体制、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新时代全面深化改革的新突破等相关议题进行深入研讨。下文为中国经济改革研究基金会理事长宋晓梧同志的直播演讲实录: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基金会宋晓梧:地方政府竞争和去产能

中国经济改革研究基金会理事长宋晓梧

  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坚持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优化存量资源配置,扩大优质增量供给,实现供需动态平衡。去产能问题是这几年经济工作的重中之重,也取得一定的成绩。现在,我们应该反思一下,中国的产能过剩是如何形成的?中国的产能过剩和一般发达国家有什么区别?我们的工作重点应该在哪里?从数据来看,我国的产能过剩问题比较严重。对过剩产能如何界定,到底产能利用率多高,算产能过剩了,在学术上还有不同的争论。借鉴美国的定义,大致上85%左右。由于时间的原因,我不细致展开了,因为我给会议提供了一个稿子,如果有兴趣的,可以看会议资料上这个方面的内容。

  国际上发达国家经历的产能过剩一般分为三类,我们现在也在经历。一是投资消费失衡型产能过剩,我们国家投资和消费,这个比例曾经长期的失衡。十八大以后,投资和消费的比例发生很大变化,但总体来说我们还是投资消费失衡的情况没有改变。第二,是经济发展阶段的产能过剩。这十几年,大规模的基础建设,高速公路、铁路,高楼大厦,包括海口大家看看这一带的水泥钢铁要用多少,发展很快。但是随着这一阶段的结束,就出现产能过剩。这个产能过剩和一般的经济波动的产能过剩性质不一样,并不是说经济周期性以后,钢铁、水泥企业还能继续上涨。根据日本的经验,到了一定程度以后再也上不去了,而且还会下降。进一步的经济发展,要求的是经济结构的大调整,是新经济形态的发展,是服务业经济的发展,而不是继续发展钢铁水泥等传统产业。这不是周期性的,这是阶段性的,中国也在经历。第三,就是资源环境型的产能过剩。当一个国家和地区的资源环境不能支持产业发展的时候,就会制约了钢铁、水泥产能的发展,这种情况国外也经历过。

  以上三种类型的产能过剩,其他发达国家、新兴工业化国家都不同程度的经历过,那么照搬他们的相关政策,就可以解决我们的产能过剩问题呢?我们去年做了一年的研究课题,证明中国有自己的特殊性。几个研究报告都提出来,中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没有理顺,尤其是地方政府间的GDP竞争,大大加剧了上述三种产能过剩,是去产能研究中必须高度重视的问题。其实2004年,我还在发改委工作的时候,就在抓这个产能过剩问题。2004年之后,根据统计,国务院以及相关部门出台了上百个防止产能过剩的文件,结果产能依然在进一步的过剩。那么我想为什么,我想举自己亲身经历的三个例子,我有时候觉得案例分析能够把事情更根本的原因找出来,比统计分析还管用。

  比如东北沿海五个城市,当年都提出来要发展30万吨的造船厂,要建设成航运中心。我提出,离得这么近会有重复建设的问题,能不能由一个城市搞一个统一规划。但现实很难做到,因为每个城市要考核自己的GDP,到年底要评比,这是第一个例子。第二个例子是广东的例子,某个市要上2000万吨的钢铁项目,因为一旦这个钢铁企业营业,可以让市里的GDP翻一番。而且现在已经130多亿搞基础建设,投资方也投了50多亿。第三个为实现东北振兴某地资源枯竭性城市要上汽车项目,要和哈尔滨的汽车制造厂联系,只要在我任期间不过剩就好。

  所以我国的这些特殊问题,是我们经济运行中的深层次的干部体制,考核体制问题。中国式产能过剩,就是前些地方许多地方以行政手段的方式分解指标,末位淘汰,强迫压迫各级机构招商引资。除此之外,他要投资,对于一些僵尸企业尽量保护。现在去产能有一定的基础,钢铁压了1亿多,水泥压了3亿多。未来去产能要看到我们深层次经济运行的方式,必须要理顺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必须要摒弃地方政府的GDP竞争,如果我们的去产能研究只停留在财政、金融、环保标准这些方面,不理顺政府与市场的关系,产权可能会死灰复燃。

  谢谢!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

对本文发表看法,请电邮:zhongguotigaihui@163.com,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来信栏目
分享到:
公告

热点文章

改革聚焦

科研成果
Copyright © 2003—2013 All rights reserved&Designed by sinopoll | 京ICP备06007975号 | 京公网安备:001101084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