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English | 30周年专栏 | 基金会 | 杂志社 | 公共政策 | 公众意见 | 中国改革论坛 | 走势座谈会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首页本会概况本会动态改革聚焦学者专栏科研成果专题视频
首页 >> 改革聚焦 >> 全局改革 >> 樊纲:香港需推动创新驱动和都市转型

樊纲:香港需推动创新驱动和都市转型

2017-06-21 10:26:20

    6月20日,在香港举办的粤港澳大湾区论坛上,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院长樊纲指出,香港怎样向科技转型,与大湾区地区实现更好的互联互通是发展粤港澳大湾区的关键。

    樊纲表示,粤港澳大湾区如果要发展得好,整个区域需要推动创新驱动与都市转型。当下全球金融中心均在向“金融+科技”中心转型,例如伦敦,新加坡等。未来,中国单一城市也会陆续向都市群转型,中国将会有若干个1亿人口以上的城市群。

    “香港怎样向科技转型,与大湾区地区实现更好的互联互通是发展粤港澳大湾区的关键。”樊纲说。

    樊纲建议,广东的自贸区前海、横琴、南沙,与香港、澳门先接轨,结成联盟,先行先试,接下来再在大湾区进一步扩大实施。

    同时,他还建议,国家能把国家级实验室落户湾区,让科技资源能够在这里聚集,并落实港澳居民在粤港澳大湾区享受同等待遇。

    以下为樊纲发言全文:

    粤港澳大湾区的正式英文翻译是“Guangdong-Hong Kong-Macao Greater Bay Area”,翻译的很准确,地理很清楚,但是我们感觉有点长,所以我们有一个建议,我把它缩写一下,让大家记得更清楚,叫“China’s Great Bay Area”。

    这个概念也准确,因为什么呢?中国没有比这个湾区更大的湾区,待会儿还要跟世界各国的湾区比,现在处在什么境况。将来不仅是中国的最大的湾区,而且在世界上不久的将来也会成为世界最大的湾区。所以说“China’s Great Bay Area”不会产生歧义,不会把我们和环渤海和长三角混淆起来,我们就是中国最大的湾区。

    刚才周其仁教授的主题是“密度和浓度”,我们这儿的主题是“转型”,要建设这个大湾区,要使大湾区发展得好,能够对中国和世界的发展做出贡献,我想我们这个地区面临两大转型:第一个转型,从单一的城市向城市群转型;第二个转型,从原来的金融中心(香港为代表),服务业中心、制造业中心,向科技中心转型,不是说否定过去的金融中心、否定过去的制造业中心,而是需要更多的科技创新、更多的科技创造。

    在这儿,我们先看看世界上的几大湾区,最著名的这么几大湾区:纽约湾区、东京湾区、旧金山湾区。纽约大家不要忽视它,纽约湾区拥有密度很大的创新、高市值的企业。美国东西海岸各有一块,东海岸就是纽约湾区,再扩大一点包括波士顿等等。还有新加坡也是一个新兴的湾区,还有丹麦等湾区,然后就是粤港澳湾区,这是世界目前可以看到的几大湾区。

    这是我们的指标,东京、纽约、旧金山和粤港澳,我们从面积上应该说比较大,人口不用说是最大的,待会儿还要讲城市转型的问题,我们人口还会进一步增长。但是我们GDP比较少,GDP总量应该说还不是最大的。人均GDP就更少一点,我们的体量还比较小的一个方面,人口等等这些体量都是很大的,但是从GDP的角度来讲,我们体量还不够大,原因是人均GDP比较少。人均GDP比较少,这说明一个特点,我们这个区域有基差,有梯度的差异,有高收入的香港、澳门区域,也有相对中等收入深圳、珠三角沿海的城市,也有相对收入还比较低的内陆的城市,在整个区域里我们有一个梯度的优势。后面几个指标我不多说。

    我们面临的转型有两个大的方面:第一个方面,我们首先要注意我们的城市化问题,中国还处在城市化的过程当中,中国有14亿人口,中国人正在向城市集中,向哪些城市集中呢?正在向大城市集中,大城市正在变成城市群、城市带,这是世界的趋势,大城市逐步成为一个城市带,在一个交通可及的区域当中,人们居住、生活、生产、创新、就业方方面面在一个城市群里,为什么追求大城市群的生活?这不是我们今天要讲的,但是趋势就是这样。中国最近发生的事情是房地产市场的两极分化,大城市房价暴涨,而很多中小城市卖不出房子。原因是有些政策鼓励小城镇发展,但是小城镇的人走光了。我们的数据表明过去30年中国人进城,主要进了大城市,原来进了小城市的人也进一步去了大城市。城市正在变成大城市,大城市正在变成城市群。城市群什么含义呢?城市群是大家互联互通,大家享受同一个城市群里面的各种设施和服务。这就是我们后面要讲的,我们要发展好大湾区,怎么使人的流动更加顺畅。前面诸位已经讲了这个问题,怎么使大家成为共同的城市群里面生活的人口。而中国会出现什么样的城市群呢?非常容易想象,我们这个地区现在已经将近7000万人口,很容易达到1亿以上的人口,中国将会有若干个1亿左右的人口的城市群和城市带,这也是我们需要思考的一个大的前景。

    第二个方面,现在服务向科技创新的转型,我们讲得比较多的是这一点,我想引起大家注意的是,我们过去传统的金融中心都在向科技中心转型,最典型的是伦敦,伦敦不是湾区带,也是一个湾区,因为英国是个岛国。伦敦向科技转型吸引科技公司、吸引科技人才,实现城市功能的各种转型,我觉得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再有一个,我们的邻居香港、新加坡,它也是积极发展自己作为金融中心的地位,与此同时积极进行科技方面的创新,向科技中心转移。这个转和不转是不一样的,这对于未来的持续发展,你是不是有一个世界领先的地位,应该说是很不一样的。伦敦通过这样的转型实现自己在世界城市当中的地位的不断提升。那么我们面临的问题就是如何转型、如何实现这个转型。应该说国家对我们这个地区抱有重大希望,学者对我们中国的东南沿海、对我们这些地区抱有重大希望,最重要的是国家对我们这个地区抱有重大希望。中国在进一步发展,中国还是低收入国家,中国要取得新的发展的动力,就需要有这样的大城市群的科技转型能够在中国起到支撑的作用。因此,应该是国家的一个新的布局。

    大家可以注意到,从国家布局角度,我们也不是唯一的一个,当然这个布局可能早就发生了。高铁、大桥,这是两项很重要的互联互通的布局。再就是城市群的布局,一是最近提出大湾区的概念,二是提出雄安新区的概念,这是重大布局。雄安新区提的是千年大计,我们这儿的发展应该说也是千年大计,具有千年的伟大意义。科技创新,大城市发展能够为国家提供新的发展动力。然后中国还有进一步开放,进一步融入世界,我们大湾区是天然面向世界的窗口,香港可以起到超级联系人的作用,是我们的大的门户,因此我们这个湾区在国家发展中的使命,怎么说都不为过的。

    作为一个城市群、城市带就需要先行先试,成为新的驱动发展模式,需要成为开放的升级版,需要成为一国两制的示范区。关于开放的升级版的问题,我们研究院甚至还有一个想法在这里没有多写,我们在大湾区的前沿地段,香港和澳门是两个自由关税区、自由贸易区,本身整个经济是自由贸易区,在广东省现在有三个自贸实验区,前海、横琴、南沙,如果这三个自贸实验区和香港澳门结成自贸区联盟,先行先试进一步开放改革的措施,很多东西可能跟内陆其他地方做起来不容易,但是有那些实验区在那里,当我们通过实验区和香港澳门的接轨,结成联盟,我们先行先试很多事情,包括互联互通的很多事情,包括三个自贸区先行先试,成为一个进一步开放的升级版、试验的升级版,我们先试起来,然后有的东西进一步扩大,至少在大湾区进一步实现。中国改革这些年的重要经验就是有地方先行先试,做一些试验,深圳就是特区,特区就是先行先试,然后进行扩大,可以避免很多问题,但是使我们新的体制得以发展。科技发展的前景和需要做的事情就不多说了,前面已经说了很多东西了。

    还要说的是内陆地区现在都在努力做很多事情,努力在科技发展、科技转型和对外开放做更多的事情。大家不要小看内陆地区做的事情,香港是我们的科技发展有很好的条件,都是先进的,我们的服务业、金融等等都是非常先进的,但是内陆地区这些年做了很大努力在发展自己。当我们选择世界著名企业的时候,发现选来选去都在深圳,都在我们内陆地区。所以我们不要小看内陆城市这些地区的努力,他们在进一步的努力,取得更大的成就,后生可畏。我们在先进的这些地区要充分重视这些地区的发展。各个湾区城市正在积极布局、积极追赶、积极发展。作为香港来讲,前面香港的司长等等都讲了很多关于香港如何发展大湾区的想法,利用好大湾区的条件,我们就不多做建议了。最重要的是怎么尽快实现两个转型,不是放弃金融中心的地位,贸易中心的地位,而是怎么向科技转型。怎么去成为创新驱动,成为香港更大的动力。

    怎么和内陆这些地区,特别是大湾区地区实现更好的互联互通,涉及到的一些制度上的障碍,因此,我们要向中央提一些政策建议,也是怎么实行好互联互通,怎么实行好有利于这个地区创新驱动的发展。比较重要的是希望中央政府把更多的国家级的实验室能够放在我们这个湾区,甚至放在香港,使得科技资源更好的向这个地区聚集。

    实行更多互联互通的方法,包括最主要的是能够实行同等待遇,人员的交流特别是港澳的人实行同等待遇,这里面有很多具体问题需要具体讨论。在这我非常同意周其仁教授讲的一锅汤的概念,我再补充一个概念,一锅汤不是互补的概念,我的一桌菜,这个素的,那个荤的,我可以倒胃里补去。最好的办法是大家混合起来,大家聚在一起互相碰撞,你这个优质的要素你可以利用,我也可以利用,就像大疆公司一样,不是说和香港的哪些公司互补,它就是香港的科技的创新和内陆地区,深圳的企业的发展,和其他一些城市的制造业的能力等等结合在一起,真正能够有机的结合到一起,这是真正的互联互通的概念,这是真正各种要素流动的概念,各种要素流到一起,一锅粥里能够煮起来,不是互补,通过很多交易成本,实现大家的交易,而是真正实现共同发展。因此,大湾区的概念是共同发展的概念,是我们聚集在一起共同实现科技创新和城市转型的概念。所以在此我也希望在座的企业家们,在座的各方面政府的官员,能够通过更加务实的交流合作,使它在中国的发展中发挥更好更大的作用。

    (来源:腾讯财经)

对本文发表看法,请电邮:zhongguotigaihui@163.com,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来信栏目
分享到:
公告

热点文章

改革聚焦

科研成果
Copyright © 2003—2013 All rights reserved&Designed by sinopoll | 京ICP备06007975号 | 京公网安备:001101084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