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English | 30周年专栏 | 基金会 | 杂志社 | 公共政策 | 公众意见 | 中国改革论坛 | 走势座谈会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首页本会概况本会动态改革聚焦学者专栏科研成果专题视频
首页 >> 改革聚焦 >> 领域改革 >> 郑秉文:养老保险改革的目的不是为了“找钱”

郑秉文:养老保险改革的目的不是为了“找钱”

2017-02-16 14:18:11


     “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7年年会”于2017年2月15日在北京举行,主题为“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产权、动力、质量”。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党委书记、所长郑秉文出席并发言,他表示降费要把精力放在改革上,改革的任务没有完成,所以费率必然奇高无比。

  以下为演讲实录

  郑秉文:刚才白重恩教授发言指出企业税费的负担里,主要是社保费。我不是税务专家,这里说说社保。

  三分钟发言,只是亮出我的四个观点而已:第一,我国是世界上养老保险缴费最高的国家之一。在可统计的100多个国家里,中国大约名列第15左右。高于主要主要发达国家,确实是导致企业负担的重要原因之一。

  第二,中国的养老保险肯定是出了问题。与美国和加拿大相比,我们的缴费水平是占工资的28%,而美国只有12.4%和9.9%,我们比美国高一倍多,比加拿大将近高三倍;但是,我们的养老金水平并没有相应高那么多,重要的是,我们人口老龄化(60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都大大低于美国加拿大,并且美国建立养老保险制度已经82年了,加拿大也建立51年了,历史都比我们长,但他们没有一块钱的财政补贴。相比之下,我们的制度离不开财政补贴,几乎每年都占很大比例。

  第三,降低养老保险费做出贡献,但长期看怎么办。去年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符合降低养老保保险的省份大约20多个,降低一个百分点,据推算,去年大约能减少收费600-700亿元,为降低企业负担做出了贡献;估计今年还能降一年。那么以后长远怎么办?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应该找出问题的病根,为什么在各种参数上与美国加拿大比出现这样打的差距,对症下药,做到真正地长期内能把费率降下来;去年有几个团队在为顶层设计做方案,他们都是在为降费出现的缺口找钱,把精力和重点放在如何扩大融资上。

  第四,制度改革比单纯找钱的作用更长远。我的看法是,这么高的费率都很难降下来,肯定不是因为缺钱,所以不用四处找钱,缺的是制度的结构性改革(导致名义费率太高),缺的是制度的管理体制不顺(导致每年必须给与财政补贴),这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降费应该真正做的事情。


    (来源:新浪财经)

对本文发表看法,请电邮:zhongguotigaihui@163.com,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来信栏目
分享到:
公告

热点文章

改革聚焦

科研成果
Copyright © 2003—2013 All rights reserved&Designed by sinopoll | 京ICP备06007975号 | 京公网安备:001101084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