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搜索
搜索

科研成果

资讯详情

高尚全:在市场决定中走向公平可持续

  • 分类:改革资料库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9-09-05 18:14
  • 访问量:

【概要描述】

高尚全:在市场决定中走向公平可持续

【概要描述】

  • 分类:改革资料库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9-09-05 18:14
  • 访问量:
详情

核心提示:未来几年是中国改革的关键时期。在这个背景下,《市场决定》在各个领域都提出一些务实的改革建议,我认为很值得关注。我也希望,这本书能够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引出更多理性、务实的改革研究和改革建议,使13亿人的大国尽快走上公平可持续发展的金光大道。

    作为以改革研究为已任的中国改革智库,中国改革发展研究院每年都要向社会贡献一本改革年度研究报告,就中国经济社会发展中的重大问题进行深入研究。这也形成了中改院独有的研究品牌。因此,当2014年中国改革研究报告《市场决定——十八届三中全会后的改革大考》摆在我面前时,我有一见如故之感。翻阅完这本由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教授领衔主编的书,我认为,中改院从破题市场决定出发,深入分析我国未来几年面临的历史大考,准确抓住了我国发展中的牛鼻子。在十八届三中全会结束短短几个月时间内就拿出这样一份研究报告,很不容易。我很愿意向关心中国改革、关注中国发展的广大读者推荐这本书,并借此谈谈我的几点想法。

    巨大的内需市场是中国可持续增长最为突出的优势

    在我看来,《市场决定》最重要的是回答了一个各方面都很关注的话题,这就是未来几年中国增长前景究竟如何?近段时间来,我国经济确实面临增长的压力,一些看空中国的声音多了起来。例如,有“末日博士”之称的纽约大学经济学家鲁比尼最近指出,2014年新兴市场面临数个风险因素,其中中国因素是最大风险,中国经济仍未排除硬着陆可能性。那么,中国在做出全面深化改革部署后,能不能走出一条新的增长路径,从而实现有效增长?这恐怕是各方都高度关注的问题。为此,《市场决定》从正面做了回答,概括起来是三句话:增长有潜力、释放靠转型、前景可看好。

    《市场决定》同时认为,尽管有着巨大的潜在内需大市场,但从现实情况看,由于改革在多方面的不到位,相关体制不健全,中国内需大市场充分释放的大环境没有形成。其中最为突出的是消费环境、收入分配结构和投资结构的不合理。释放内需,需要通过市场决定推进三大转型。一是实现资源配置由行政主导转向市场决定,改变资源配置由行政主导的局面,发挥市场的决定性作用;二是实现投资主导向消费主导的转型,加快推进投资转型,实现投资与消费的动态平衡;三是实现从规模城镇化向人口城镇化的转型,以人口城镇化为主要载体、以政策和体制创新为重点,有效释放城镇化的内需潜力,争取到2020年基本形成人口城镇化的新格局,并为实现人的城镇化奠定坚实基础。

    市场主体的活力是财富涌流的根源

    我一直以来反复呼吁,企业和居民才是创造财富的主体。我把经济转型归结为一句话,这就是释放企业与居民等市场主体的活力,真正使他们回归财富创造主体的角色,而不是由政府来配置资源,来创造财富。

    例如,浙江等沿海地区之所以成为发达地区,不在于政府在里面投了多少资源,而恰恰在于企业和居民成了市场的主体,其创造财富的积极性得到极大的释放。单靠政府做蛋糕是不够的,市场经济的主体是企业和老百姓,他们是创造财富的基础,只要他们的积极性被激发了,财富的源泉就涌现出来。过去之所以难以调动“千军万马”,根源在于政府成为增长的主体,在资源配置中发挥了决定性的作用。

    因此,《市场决定》提出了市场活力的问题,我认为非常重要。它进一步提出要释放市场的三大活力。一是释放市场机制的活力,重点是打破垄断、放宽准入;打破管制、放开价格;打破干预、强化竞争;打破分割、统一市场。二是释放社会资本的活力,重点是稳定社会资本的制度预期,全面放开投资限制,强化社会资本的产权保护,清理与市场决定相冲突的法律条文。三是释放创新创业的活力,重点是放活市场以保障创新创业自由,改革行政审批制度以降低创新创业成本,形成支持创新创业的资本市场等机制,加快政府职能转变以有效落实相关扶持政策。

    市场决定资源配置是市场经济的一般规律

    “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是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的最大亮点。《决定》提出:“市场决定资源配置是市场经济的一般规律,健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必须遵循这条规律。”回答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正确定位。什么叫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一直没有很好取得共识,一种理解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就是在社会主义条件下的市场经济,必须遵循市场经济的一般规律;另一种理解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就是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可以不遵循市场经济的一般规律。所谓“中国模式”就是政府主导配置资源。

    我很高兴看到,《市场决定》这本书通篇始终贯穿着这个一般规律的主线。尤其是在“市场决定的有为政府”这一部分,明确地界定了政府与市场关系。市场决定资源配置,不是不要政府作用。有效的市场取决于有为的政府,有为的政府重在促进有效的市场。当前经济体制改革,重在“告别政府主导型增长模式”,加快形成政府与市场关系的新格局。我很赞同这些判断。

    当然,《市场决定》并不仅仅是从市场角度展开分析,它涵盖了资源配置、国有资本、农村土地、对外开放、有为政府、法治社会、公平竞争等诸多方面,表明研究者对市场决定的理解,既立足于市场,又超越市场。我很赞同文中的判断:市场决定不仅将直接推动经济体制改革的重大突破,也将倒逼政治体制改革、社会体制改革;不仅是改革理论的重大突破,更是改革走向不归路的重要标志。

    未来几年是中国改革的关键时期。在这个背景下,《市场决定》在各个领域都提出一些务实的改革建议,我认为很值得关注。我也希望,这本书能够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引出更多理性、务实的改革研究和改革建议,使13亿人的大国尽快走上公平可持续发展的金光大道。(作者:高尚全)

     文章发表于《中国经济时报》2014年2月28日009版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版权所有 © 2019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京公网安备:001101084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