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搜索
搜索

科研成果

资讯详情

樊纲:中国经济是一个软着陆的过程

  • 分类:改革资料库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9-09-05 17:48
  • 访问量:

【概要描述】

樊纲:中国经济是一个软着陆的过程

【概要描述】

  • 分类:改革资料库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9-09-05 17:48
  • 访问量:
详情

我们要完成工业化进程,完成农民进城的过程,还得20年至30年,这个过程,潜力巨大。
    这几年,国内国际关于中国经济要崩盘了、硬着陆了、危机了等等各种说法不断。
    我认为,中国经济基本会是一个软着陆的过程,不会出现硬着陆,也不会出现大崩盘,更不会出现所谓的危机。
    原因是什么呢?我国宏观经济政策起到了作用。宏观经济政策的调整比较及时。房地产市场总的来说不存在大的泡沫。不同的地点、不同的区域差别很大,但全国基本平衡,有的时候价格跌一点,有时候涨一点,全国平均数都在2%-3%之间。
    6月份财政部开会,要加快财政支出速度。有些政府该花的钱还没有花,经济增速就已经快到7.5%了。这些钱下半年花了后,经济增速肯定在7.5%以上。
    这是我对经济发展形势的一个基本判断。
    产业整合期来了
    软着陆和硬着陆的差别在什么地方?发生危机的话,大量企业倒闭、破产,血本无归。软着陆,也得进行调整,但大部分企业兼并重组后还可以把本收回去。
    对整个经济的预期,我个人比较乐观,今年GDP增速7.5%左右没有问题。但企业怎么渡过难关?不是人人都可以渡过难关,渡过难关的标准不是达到像过去那么辉煌,不要抱幻想。不确定的情况下,能把本收回来就很好。产业一定要整合,不要再抱幻想,企业家应该去做能做的事情。现实当中很多问题,基本的经济学逻辑就是这样。软着陆不是谁都像过去那样好,都像过去那样躺着挣钱。
    有人说中国经济太平稳了,平稳得都没有话说了,一个百分之零点几的波动就吵吵。从企业界角度,应该把心态放平和,既然说7.5%左右,就会今天低点、明天高点,这很正常,而且我预期大概今后2-3年都会在7.5%-8%之间波动。
经济发展进入一个相对稳定增长时期,政府的政策也会相对稳定。如果说,我国经济不确定性之类的消极因素还有,那么在哪?我认为有两大消极因素。
    第一个是市场上那些比较低迷的心态,以及由此导致的投资低迷。对未来看不清楚时投资活动、交易活动自然会少一些。
    第二个消极因素是政策的落实。最近国务院召开的一次常务会议,主题就是督办,督察过去布置的事儿办没有办。现在的消极因素是,一些地方政府部门不作为,只廉洁、不奉公、不跑项目。不跟企业家吃饭了,也不跟企业家落实项目。
    正确认识中高速增长
    今后几年我国经济增速大概在7.5%左右。我们怎么看待这个数据?
    现在有一个流行的说法,认为我国经济告别了两位数高增长时代,进入了低增长时代。这个话有三处错误。
    第一,我国过去30年经济发展不都是两位数高增长,而是平均增速。这是一个事实判断错误。
    第二,高增长并不一定都好。我国经济过去20年里,增速超过9%时,往往带来一定的通货膨胀。增速到了10%以上时,通货膨胀又会夹带着资产泡沫,比如楼市泡沫、股市泡沫。2007年,经济增速最高达到14%,那一年就出现了一定的通货膨胀、楼市泡沫和股市泡沫。这样一来,政府就要调控,很多的问题还得清理。
    什么是正常增长?正常增长是没有通货膨胀,也没有通货紧缩的增长。我测算的结果在7%-9%之间。经济增速在7%以下也不好,9%以上也不好。经济学术语是潜在增长率。世界上有很多研究小组,结论基本都是7%-9%之间。我国过去的潜在增长速度,有时候高有时候低。到了现在这个阶段,正常增长基本就在7%-9%。
    第三,7%-9%也不是低增长,差不多是现在世界最高的增长速度。在世界历史上,7%以上也是比较高的增长速度了。
    调速心态是关键
    我们得调整心态,别老把过去卖东西卖得火,躺着挣钱的辉煌时代、两位数增长的过热时代等,当成正常的参照性,没有回到那个状态就觉得不好。
    从微观角度讲,躺着都挣钱,往哪投都挣钱,那不是市场经济的正常状态。兢兢业业、好好创新,怕被市场淘汰,专业化才能挣钱,这才是市场经济的正常状态。
    德国制造企业为什么好?因为他们往往一个家族几代人就做一个零部件,最后做到世界第一,谁都替代不了。这个精神被我们过热的状态冲淡了,但我国还是有一些没有东张西望天天想着转产、非常专注的企业。企业要做到跟宏观经济波动没有关,那他就真的做好了。要做好后,还能在波动中受益,实现低成本扩张。
    有的企业家比较关注成本上升的问题。比如说,劳动力成本高了,竞争不过比我们穷的国家,又没有高新科技,竞争不过比我们富的国家。结果就掉下去了。
    我认为,这个说法不对。怎么可能让一个刚刚从低收入阶段上来的国家,马上就有很强的创新能力、竞争能力?不可能。
    我们用中等的创新能力,挣中等的钱,这不会有问题。技术创新、生产力提升都是连续的系统,不是只有低和高,    在中间就没有活路了。很多国家、企业都吃中间阶段这碗饭。
    我国的消费刚刚开始,这是巨大的潜力。按潜力算,韩国都能高增长30年-40年,我国地域如此之大、人口众多,高增长最少能有60年。我们要完成工业化进程,完成农民进城的过程,还得20年-30年,这个过程,潜力巨大。
    当然,发展是硬道理,发展也是一个艰难的过程。我国经济会上一个台阶,一大批企业也会在这个过程当中发展起来。但前提是,企业一定要专注做自己能做好的事情。(此文系作者在7月26日召开的第四届中国价值地产年会上的演讲,有删节,题目为编者所加)
 
    文章发表于《人民政协报》2014年8月8日005版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版权所有 © 2019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京公网安备:001101084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