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搜索
搜索
1
1

1

改革资料库

内容详情

洪虎:我所了解的国家体改委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1-01-05 15:34
  • 访问量:0

【概要描述】

洪虎:我所了解的国家体改委

【概要描述】

  • 分类:改革口述历史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1-01-05 15:34
  • 访问量:0
详情

​口述者:洪虎

访谈者:肖冬连、鲁利玲

时间:2009年8月27日

地点:人民大会堂宾馆洪虎同志办公室

整理者:肖冬连

 

 

洪虎

原国家体改委党组副书记、副主任

原国务院体改办党组副书记、副主任

 

1963年,我毕业于北京工业学院(现北京理工大学)化工系液体火箭推进剂专业。毕业以后,被分配到吉林化学工业公司,搞液体火箭推进剂生产的中间实验,在吉化公司工作了两年。1965年,建设三线,把我调到青海黎明化工厂,还是从事液体火箭推进剂的生产工作,在青海工作了13年,担任过车间主任、生产科长、生产副厂长。1978年,调到化工部二局,当计划处的处长。二局是管理为国防和军工配套的化工产品的一个局,在那儿工作两年。1980年,调到国家机械委计划局担任处长,工作了两年。后来,调到国家体改委工作。因此,在到国家体改委之前,我在企业工作了15年,在国务院部委机关工作了4年。

一、国家体改委的历史沿革

1982年3月8日,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22次会议对国务院机构改革初步方案作出决议:“原则批准国务院机构改革初步方案”,“设立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由国务院总理兼主任”。5月4日,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正式成立,其主要任务是“负责拟订全国经济体制改革的总体设计,统一研究、筹划和指导全国经济体制改革的工作”。体改委主任由时任国务院总理赵紫阳兼任,副主任分别是第一副主任由国务院副总理、原国家机械工业委员会主任薄一波兼任;其他副主任有:杜星垣(兼、时任国务院秘书长、原国务院体制改革办公室主任)、安志文(原六机部部长)、周太和(原国家机械工业委员会副主任)、童大林(国家科委原副主任),顾问薛暮桥、马洪(兼),秘书长周太和(兼)。1982年7月,增加了体改委委员的设置,由廖季立、陶力、董峰、詹武、李岩、宋一峰任专职委员。体改委刚成立时设一室四组:办公室(主任孙研之)、总体规划组(组长杨启先)、协调组(组长宋一峰、副组长靳耀南、吴佩纶、邢幼青,后来又增加了翟乃文)、调查研究组(组长傅丰祥)、理论研究组(组长空缺)。需要说明的是,当时,农村的经济体制改革工作主要由中共中央书记处农村政策研究室(后改称中共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以及后来成立的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负责,对外开放的经济体制改革工作主要由国家进出口管理委员会(又称国家外国投资管理委员会)以及后来的国务院特区办负责,因而在体改委内没有设相应的机构;1990年体改委增设农村经济体制司后,才涉足农村改革。1982年12月,体改委机构调整成为一室七组:办公室、总体规划组、生产体制组、流通体制组、分配体制组、综合试点组、调查研究组、理论研究与科教体制组。1998年3月体改委撤消时,机构的设置为:办公厅(人事司)、政策法规司、综合规划和试点司、宏观调控体制司、生产体制司、市场流通体制司、分配和社会保障体制司、农村经济体制司、国外经济体制司(外事司)。

这里,讲一下国家体改委主任变化的过程。1982年体改委一成立,赵紫阳作为国务院总理兼体改委主任(1982.4-1987.4)。1987年,赵紫阳担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后,就不能再兼了。4月份,中央确定李铁映来担任体改委主任(1987.4-1988.4),当时,李铁映是电子工业部部长,部长职务不免,同时任国家体改委主任。1987年李铁映在党的十三大上当选为政治局委员,1988年政府换届后担任国务委员兼教委主任,不再当体改委主任了。政府换届后李鹏当了国务院总理,小平同志找李鹏总理谈话,说:“国务院的屁股还是要坐在改革上,你还得兼体改委的主任。”这样,李鹏总理就兼任了体改委主任(1988.4-1990.8)。1990年8月李鹏总理不再兼任体改委主任。这时,中石化总经理陈锦华调到体改委当主任(1990.8-1993.3)。1993年3月陈锦华调到国家计委任主任。这时国务委员李铁映又回来兼任体改委主任,一直到1998年体改委撤销。这里还需要说一下,1991年国务院办公厅下发了《关于加强经济体制改革协调工作的通知》提出,“鉴于国家体改委承担的任务和职责综合性很强,许多重大改革问题需要各综合部门共同协商,国家体改委实行委员会制。委员会的组成,除国家体改委正副主任和少数专职委员外,国家计委、财政部、人民银行、国务院生产委员会、劳动部、国家物价局各指定一位分管改革工作的副职任委员会兼职委员。委员会负责审议经济体制改革中的重大问题,搞好协调衔接,为国务院决策提出建议”。当时,专职委员有:傅丰祥、李修义、孙效良;兼职委员有:桂世镛(国家计委副主任)、项怀诚(财政部副部长)、令狐安(劳动部副部长)、周正庆(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马凯(国家物价局副局长)、张彦宁(国务院生产委副主任)。

体改委历届的党组书记为:薄一波(1982.5-1983.7)、安志文(1983.7-1987.3)、李铁映(1987.3-1988.5)、安志文(1988.5-1990.8)、陈锦华(1990.8-1993.3)、李铁映(1993.3-1993.5)、贺光辉(1993.5-1995.1)、张皓若(1995.1-1998.3)。

1982年,国务院面临机构改革,撤销了各种委员会,国家机械委也撤销了。机械委业务人员去向主要分成两部分,一部分到国家计委机械局,一部分到国家经委机械局,只有少数业务人员分到体改委,而办公厅人员都转到了体改委。为什么把办公厅的人员转到体改委呢?因为当时机械委撤消了,机械委主任薄一波到体改委任第一副主任兼党组书记,体改委新成立,缺办公厅的人,就把机械委办公厅的人员都带过去了。我当时在机械委计划局(又称一局),具体负责技改、统计的工作。正好计划局有一个到体改委的指标,原来安排的一个人不愿意去,他说不懂什么叫改革,那个玩意儿很虚,他还想搞具体的技术工作,比较实。所以,我就向领导主动提出要去体改委。当时,我正患椎间盘突出症,出院以后在家休息,就跑到我们局长鲍枫家里去找她,我说:我愿意去体改委。鲍局长问我为什么?我说:我不是学机械专业的,是学化工的,在化工部时,我搞国防军工需要的特殊化工产品的配套供应,涉及的化工行业的品种规格较多,对这方面的情况较熟悉,也因为这个,才调我到机械委。现在机械委要撤销了,业务人员要分到计委机械局和经委机械局,我不是学机械的,到新单位没有专长。而到体改委工作,我觉得自己有长处。我在企业工作了15年,对企业的运转情况比较熟悉,特别对国有企业存在的弊病、问题体会比较深。另外,搞改革是个创新探索的事业,谁也不是改革专业毕业的,包括学经济学的,也不一定都懂得中国怎样搞改革。我觉得,这是一个新的领域,可以学习很多新的东西,是一种挑战,我感兴趣。鲍局长就说那好吧,你去吧。这样,既把那个人的问题解决了,又满足了我的愿望。

我是1982年5月初到体改委的,基本上是体改委一成立我就到了体改委。我到体改委后,先在协调组当处长,后来转成生产体制组,此时,宋一峰不再兼生产组组长,任专职委员,翟乃文当了生产组组长。1984年11月,我当了体改委副秘书长,1985年5月当了体改委党组成员、秘书长,主要是负责管理机关事物。1991年2月任体改委副主任,1994年12月任体改委党组副书记直到1998年体改委撤消。

1998年国务院机构改革,“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改为国务院高层次议事机构,总理兼主任,有关部长任成员,不再列入国务院组成部门序列。同时,国务院决定设立国务院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简称:国务院体改办),作为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的办事机构。将国务院特区办并入国务院体改办”。当时,朱镕基总理兼国家体改委主任,副主任是国务院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主任刘仲藜,委员有: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主任曾培炎、国家经济贸易委员会主任盛华仁、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委员会主任刘积斌、财政部部长项怀诚、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戴相龙和我,在委员中,只有我是副部级。这时,国家体改委已不再是国务院的组成部门,成为国务院高层次议事机构,但自1998年以后,这个议事机构一次会都没开。从国家体改委成立,到体改委改成国务院体改办,我在国家体改委工作了16年,经历了作为国务院组成部门的体改委的全过程。

 

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1982年5月~1998年3月)

 赵紫阳(兼)

主任

1982.5~1987.4

时任国务院总理

李铁映

党组书记、主任

1987.4~1988.4

 

李 鹏(兼)

主任

1988.4~1990.8

时任国务院总理

陈锦华

党组书记、主任

1990.8~1993.3

 

李铁映(兼)

 

党组书记

1993.3~1993.5

时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

主任

1993.3~1998.3

薄一波(兼)

党组书记、

第一副主任

1982.5~1983.7

时任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务副主任

 杜星垣(兼)

副主任

1982.5~1983.7

时任国务院秘书长

安志文

副主任

1982.5~1987.4

1983.7~1987.3党组书记1988.5~1990.8党组书记

顾  问

1987.4~1988.5

周太和

副主任

1982.5~1985.5

1982.5~1983.7兼任秘书长

顾  问

1985.5~1988.5

童大林

副主任

1982.5~1985.5

 

陶  力

副主任

1983.7~1985.5

1982.7~1983.7任专职委员

鲍  彤

副主任

1983.7~1988.5

时任国务院副秘书长

贺光辉

副主任

1983.7~1995.1

1993.5~1995.1党组书记

高尚全

副主任

1985.5~1993.6

 

刘鸿儒(兼)

副主任

1988.5~1989.8

时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

刘鸿儒

副主任

1989.8~1993.6

 

张彦宁

副主任

1988.5~1991.4

 

洪  虎

副主任

1991.2~1998.3

1985.6~1991.8任秘书长

刘志峰

副主任

1992.9~1998.3

 

乌  杰

副主任

1993.5~1998.2

 

马  凯

副主任

1993.6~1995.1

 

王仕元

副主任

1993.6~1995.8

1991.8~1993.12任秘书长

张皓若

副主任

1995.1~1998.3

1995.1~1998.3党组书记

王东进

副主任

1996.3~1998.3

 

邵秉仁

副主任

1996.3~1998.3

1993.12~1996.3任秘书长

 薛暮桥(兼)

顾  问

1982.5~1985.5

 

 马  洪(兼)

顾  问

1982.5~1985.5

 

廖季立

顾  问

1983.7~1988.5

1982.7~1983.7任专职委员

陶鲁笳

顾  问

1985.2~1988.5

 

董  峰

专职委员

1982.7~1985.6

1983.7~1985.6任秘书长

詹  武

专职委员

1982.7~1985.6

 

李  岩

专职委员

1982.7~1985.6

 

宋一峰

专职委员

1982.7~1985.6

 

杨启先

专职委员

1985.6~1990.12

 

傅丰祥

专职委员

1985.6~1993.2

 

陈一谘

专职委员

1985.6~1986.3

 

 宫著铭(兼)

专职委员

1985.6~1986.3

 

宫著铭

专职委员

1986.3~1990.7

 

郑洪庆

专职委员

1986.11~1990.12

 

周小川

专职委员

1986.11~1990.12

 

陈兰通

专职委员

1988.6~1990.2

 

李修义

专职委员

1988.6~1994.11

 

孙效良

专职委员

1988.6~1993.10

 

郭树清

秘书长

1996.3~1997.12

 

彭  森

秘书长

1997.12~1998.3

 

注:1982.5~1998.3国家体改委秘书长先后为:周太和(兼)、董  峰、洪  虎、王仕元、邵秉仁、郭树清、彭  森

国务院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1998年3月~2003年3月)

刘仲藜

党组书记、主任

1998.3~2000.12

 

王岐山

党组书记、主任

2000.12~2002.11

 

洪  虎

副主任

1998.4~1998.9

 

万季飞

副主任

1998.4~2000.1

 

邵秉仁

副主任

1998.4~2003.3

 

李剑阁

副主任

1998.1~2003.3

 

宋宝瑞

副主任

1999.5~2003.3

 

彭  森

副主任

2000.1~2003.3

 

潘  岳

副主任

2000.1~2003.3

 

 

二、我经历的国有经济企业改革的几件事

1982年国家体改委成立后,企业改革的工作先是由协调组负责,后由生产体制组(后改为生产体制局)负责,这项工作先由周太和副主任分管,后由宋一峰委员协助分管。1988年,原国家经委副主任张彦宁到国家体改委任副主任,他从原国家经委带过来企业司、法规司、培训司,连同体改委的生产体制局改称的经济管理司(1990年又改为生产体制司),他都分管。1991年2月,我当了体改委副主任,协助张彦宁副主任分管企业改革和企业培训工作。不久,张彦宁调到国务院生产办任副主任,将企业司又带到生产办。这样,体改委原有的生产体制司加上法规司、培训司几块儿的业务我都分管。

(一)关于股份制的试点

1985年5月,体改委在武汉市召开综合改革试点城市工作会议,会议的文件后来由国务院转发了,这个文件提出了企业实行股份制试点的意见。因此,体改委对股份制的探索比较早。实际上,1984年一些地方已经出现了股份制企业,但只是个别的,学者们讲得可能更早了,但是,最早见诸于国务院文件的是1985年国务院批转的体改委综合改革试点城市工作会议的意见。以后,体改委一直研究股份制试点的问题。

1991年2月,我担任了体改委副主任,负责企业改革的工作。1992年5月,体改委、计委、财政部、人民银行、国务院生产办联合发出了《股份制企业试点办法》。

 

接着,体改委制定了《有限责任公司规范意见》和《股份有限公司规范意见》,这是在国家尚未制定《公司法》的情况下,指导企业改制为公司,进行股份制试点的规范文件。在企业普遍采用“资金来源等于资金占用”会计核算制度的情况下,体改委和财政部制定了《股份制试点企业会计制度》和《股份制试点企业财务管理若干问题的暂行规定》;体改委和国家计委制定了《股份制试点企业宏观管理的暂行规定》;体改委和劳动部制定了《股份制试点企业劳动工资管理暂行规定》;体改委和物资部制定了《关于股份制试点企业物资供销管理暂行规定》;体改委和国家税务局制定了《股份制试点企业有关税收问题的暂行规定》;体改委和国家土地管理局制定了《股份制试点企业土地资产管理暂行规定》;体改委和审计署制定了《股份制试点企业审计暂行规定》等文件,这些文件的制定都是体改委牵头协调的结果,也说明股份制试点是传统企业制度的一场深刻改革。在国内股份制试点的基础上,朱镕基副总理决定选择一批企业到香港上市,发行H股。1993年6月,国务院发出了《关于同意上海石化总厂等九家企业股票到香港上市的通知》(九家企业是:上海石化厂、青岛啤酒厂、北京人民机器厂、广州造船厂、马鞍山钢铁公司、昆明机床厂、仪征化纤厂、重庆东方电机厂、天津渤海化工厂)。

 

发行H股的难点集中在国内法律与香港(当时尚未回归)法律的衔接、国内企业财务核算制度转换成国际通行的资产负债表的核算制度这两个问题上。体改委和国务院证券委制定了《股份有限公司向境外募集股份及上市特别规定》。体改委在牵头组织实施这一工作中,有很多创新和突破。

(二)关于现代企业制度改革

1993年,中央十四届三中全会作出《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若干体制决定》,《决定》明确提到“转换国有企业经营机制,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国有企业实行公司制,是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的有益探索”。

 

据我所知,西方经济学没有“现代企业制度”这个说法,是中国人自己发明的。我理解“现代企业制度”就是建立在“现代产权制度”基础上的公司形式的企业制度。当时,已提出“产权”的概念,把它当作对企业财产(资产)的所有权认识,没有认识到“产权”实际上是指出资人对其投资的企业拥有的“资本权益”,是针对企业的一种预期能够带来经济利益的财产权利。很多人认为“资本”是与剥削相联系的,回避“资本”这一概念,因而,“资本权益”这一“产权”概念还不好提出来。当时,《公司法》尚未出台(《公司法》是1993年12月29日通过,1994年7月1日才实施的),《公司法》草案的内容还有争论。这时,就有人提出规范的公司制企业制度可以称为现代企业制度,后来这个提法就被采用了。《决定》表述为“国有企业实行公司制,是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的有益探索”,把现代企业制度特征表述为“产权清晰、权责明确、政企分开、管理科学”。当时,对什么是现代企业制度理解很不一致。开始讨论时,国务院一位副总理就曾提出,现代企业制度是不是就是现代化的企业制度,现在的国有企业改称公司难道就能够实现现代化吗?国务院另外一位副总理说:“国有企业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起,产权就清晰了。”实际上,《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以及《公司法》对国家与企业财产关系的表述是逐步完善的、清晰的,直到把企业资产与企业净资产(所有者权益)、资产与资本、所有者与出资者等明确区别开来。体改委研究和倡导的这些认知逐步得到推广。

搞现代企业制度就是要明确,政府把属于国家所有的财产投入到企业中,这种财产就转化为企业的法人财产,国家不再对这部分财产享有所有权,而转化为对被投资企业的一种资本权益,即对被投资企业的一种能带来经济利益的控制权利,政府成为出资人,履行出资人职责,按出资额享有资产收益、重大事项决策和选择经营管理者的权利,对企业的债务以出资额为限承担有限责任。体改委一直按着这样的认知和《公司法》的规定,推进建立现代企业试点的工作。

现代企业制度的提出,体改委做了很多工作,最后写到中央文件里去了。我当时没有参与《决定》的起草,但是参与起草过程中多次座谈讨论,经常跟起草组人员沟通。产权、法人财产权、出资人、现代企业制度,这四个概念的确立体改委是发挥了积极作用的。

 

1993年,国务院确定在100家大型国有企业搞现代企业制度试点。因为经贸委是管企业的,所以开始国务院把试点工作全交给它了。当时,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企业改革属于执行层面的工作全部集中到经贸委。因为当时《公司法》还没有出台,体改委的三定方案里有负责试点工作的职能,依据这个职能,现代企业制度试点仍是一个探索过程,体改委应该参与这项工作。因为国务院都决定了,不好办了,就拿出30家给体改委,这是我们争取来的。现代企业制度试点不仅仅是试企业,还得配套改革政府管理国有经济的体制。实际上是两个并行的制度:一个叫做“企业法人财产制度”,一个叫做“国有资本出资人制度”,两个制度同时建立才能够协调起来。体改委在综合试点城市就搞了国有资产管理体制的改革。现在,回过头来看,在国有企业改革中,建立国有资本出资人制度的改革推进得慢了,企业改成了股份制。原来老说是所有者不到位,实际是出资人不到位,在公司中就是股东不到位。股份制改了半天,谁是国有股的股东不明确,国有资本权益谁维护?没有人维护!结果股份制改造前期有很多这样的情况:企业分红,让其他股东分红,国有股大股东不分红,把该分红的留在企业里,等于国家拿钱去发展企业,企业挣了钱让其他股东分走了,这不是国有股东权益流失吗?再有就是股份转让问题,国有股转让的收入不是归国家,而是留在企业里,让企业自己使用。这些都是公司制改制早期试点出现的问题,反映了我们对公司企业的认知也是逐步深化的。

(三)关于企业改革的法制建设

早在1985年我任体改委秘书长时,国务院副秘书长李灏找到体改委,要求起草一份关于全国性组织管理的规定。当时,体改委没有法规司,没有人研究过这个问题,我就组织办公厅的几个人进行了些调查,起草了一个文件上报了国务院。后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转发了体改起草的《关于成立全国性组织的若干规定》(中发办〔1985〕50号)。

 

1988年,在体改委的“三定”中增设了政策法规司,法制建设纳入体改委的工作职能。当时,集中精力牵头组织起草了两个行政法规:一个是《全民所有制工业企业转换经营机制条例》,另一个是《国有企业财产监督管理条例》。1988年颁布的《企业法》附则第六十七条规定“国务院根据本法制定实施条例”。《企业法》颁布后就着手准备起草企业法实施条例,后来发生了1989年的风波,这个事就拖下来了。1991年10月,陈锦华主任给国务院写了《关于起草〈全民所有制工业企业法实施细则〉几个问题的请示》,李鹏总理批示“同意由朱镕基、陈锦华主持这项工作”。至此,这个《条例》由体改委牵头,国务院生产办公室(后改为国家经贸委)、国务院法制局参与起草,后来,这个《条例》的名称最后确定为《全民所有制工业企业转换经营机制条例》。朱镕基副总理多次召开国务院会议,亲自协调各部门解决《条例》起草中的难点问题。陈锦华主任、贺光辉副主任直接指导过问此事,我负责具体组织起草工作,起草工作由生产体制司负责,法规司参与。1992年7月23日国务院发布实施。李鹏总理在全国转换企业经营机制会议上说:“《条例》形成不容易,虽然不能说已经十全十美了,但它确实有新意、有突破,也比较好操作”。朱镕基副总理对《条例》的起草工作也给予充分肯定,说《条例》是历年来写的最好的有关企业改革的文件之一。1993年,中共中央、国务院专门下发了《关于认真贯彻执行〈全民所有制工业企业转换经营机制条例〉的通知》,30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分别制定了贯彻落实《全民所有制工业企业转换经营机制条例》实施办法。

 

1993年4月,朱镕基副总理主持召开会议,研究加强国有工业企业资产管理问题。会议认为,加强国有企业资产管理,保证国有企业资产保值增值问题,必须提到重要议事日程,应尽快研究并采取措施。8月,李岚清副总理将《工业经济内参》第90期批给体改委:“体改委:这里面提出的都是一些带根本性的问题,现在强调政企业脱钩,也要解决国有资产产权代表和管理问题。……因此,建议尽快拿出国有资产的产权管理和现代化企业制度的改革方案,以保证国有企业的活力和健康发展。供参考”。后来决定由体改委、经贸委、国资局组织起草《国有企业资产管理办法》,后来改称《全民所有制企业国有资产管理条例》起草领导小组,由我任组长,陈清泰、汤丙午任副组长,领导小组的办公室设在体改委法规司,孙延祜任主任。国务院由朱镕基副总理负责此事,体改委李铁映主任抓总,他和党组书记贺光辉多次召开会议研究起草工作。11月,体改委拟定的《国有企业财产监督管理条例(草案)》即报送国务院。1994年7月24日,《国有企业财产监督管理条例》由国务院发布。这两个条例都是以体改委为主搞的。1994年搞分税制改革的时候,朱镕基副总理每次都叫我陪同他到各地去调研,实际上是让我去宣传《国有企业财产监督管理条例》的。直到2000年出台《国有企业监事会暂行条例》以后,才把体改委搞的《监管条例》废止了。在国务院制定的行政法规里,这个条例第一次提出“产权”概念。后来,国家制定的《企业国有资产法》的很多思路都是从《监管条例》来的。

1993年12月9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召开立法工作座谈会,讨论了《八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草案)》,确定由体改委牵头起草《股份合作企业法》、《破产法》、《经纪人法》,《破产法》后来又确定由人大法工委起草。体改委生产司即着手起草《城镇股份合作制企业暂行规定》,后来改称《股份企业合作条例》,研究财产共同共有和按份共有的区别,劳动联合和资本联合的结合形式。当时,中国就业压力大,完全按照资本联合的形式设立企业不行,还应当有劳动联合设立企业的形式。合作经济是大家共同出资创造集体就业机会,不以股份分红为目的,而以维持稳定劳动关系、增加劳动收入为目的。股份合作制企业就是把劳动合作与资本合作结合起来,劳动者以劳动分红为主,以投资分红为辅。企业实行民主管理,劳动者一人一票行使企业管理权利,出资人不参与管理,只参与分红,承担有限责任。这实际上是城镇集体经济组织形式的一个新的探索。1996年3月,以体改委和国家经贸委名义将《城镇股份合作制企业暂行规定》报送国务院。当时由于这种企业形式正在试点,各地做法不尽一致,国务院领导认为不必急于规范,因此没有作为行政法规发布。1997年6月,体改委以部门文件的形式印发了《关于发展城市股份合作制企业的指导意见》。因为种种原因,股份合作制的探索未能持续进行下去。《经纪人法》由法规司组织起草,做了大量的工作,起草了几稿,分别征求有关部门意见,后来因为条件不成熟,没有形成体改委的正式文件。《公司法》颁布后,国务院办公厅组织起草了《公司法》6个配套法规和两个文件,其中6个法规由体改委牵头5个,两个文件体改委参与一个。因而,体改委在企业改革过程中,积极参与法制建设,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本文节选自《见证重大改革决策 ——改革亲历者口述历史》,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地址:

北京市海淀区皂君庙4号中国体改研究会

电话:

010-62124700
传真:

010-62124700010-62125406
邮箱:

office@cser.org.cn

聚焦改革  

 

- 全局改革

- 领域改革

- 地方改革

 

科研成果  

 

- 出版图书

- 研究报告

- 改革资料库

 

相关单位

 

- 中国经济改革研究基金会

- 中国体改研究会培训中心

- 中国改革网

- 产业改革与企业发展委员会

- 产业政策与竞争政策专业委员会

-互联网与新经济专业委员会

 

二维码

扫码关注我们

版权所有 © 2019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京公网安备:001101084614

代码

发布时间:2020-04-04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