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搜索
搜索

学者观点

内容详情

吴晓求:金融开放是未来中国面临的重大任务

  • 作者:
  • 来源:新浪财经
  • 发布时间:2020-07-26 13:45
  • 访问量:0

【概要描述】

吴晓求:金融开放是未来中国面临的重大任务

【概要描述】

  • 分类:学者观点
  • 作者:
  • 来源:新浪财经
  • 发布时间:2020-07-26 13:45
  • 访问量:0
详情

         2020国际货币论坛今日线上开幕,本次论坛主题为“新发展格局下的全球金融中心建设”。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求发表主旨演讲。吴晓求认为,金融的开放是未来中国面临的重大任务,具体包括三个方面:第一,金融机构对外开放;第二,人民币国际化改革;第三,金融市场开放。第一个方面中国已经做得非常好,第二和第三个方面是未来发展的重点。

 

 

附发言实录:

   中国资本市场发展已经30年了,现在人们都在总结这30年所取得的成就,实际上这30年最重大的成就就是我们有一个规模50万亿人民币的资本市场,这就是我们的成就。我们这30年经历了很多的波折、很多的曲折。但是我们终于体会到了发展资本市场本来的含义,我们找到了发展资本市场的一个正确的方向。这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我们最近所推行的注册制的改革,同时我们深刻的意识到了资本市场受现代金融的约束。这个理论认识是经过了一个艰难的探索过程所理解的。因为我们有了正确的理论认识,所以我们未来就能够很好的找到我们未来的发展路径。

   因为在中国资本发展历史中有三个问题始终是需要人们思考的。第一个就是为什么要发展资本市场?第二个是我们如何发展好资本市场?第三个是中国资本市场的彼岸在哪里、中国资本市场战略目标究竟是什么?这三个实际上都是在整个资本市场发展过程中必须明确的。

   至于说在中国为什么说发展资本市场,应该说我们已经找到了正确的解释,实际上我们在香港上市,在这个基本问题上是在摸索、是在不断的探索。到今天我们应该说解决了这样一个理论认识问题。如何发展好中国资本市场,我们通过注册制的改革、科创板的设立,实际上也预示着我们也正在找到一个符合发展中国资本市场的一个路径。非常重要的就是中国制度上的彼岸在哪里、中国资本市场未来目标在哪里?这个一直不是十分清楚,当然我们有一个基本的提法就是要把中国资本市场构建成国际新的金融中心,我认为这就是中国资本市场的彼岸。

   那么按照这样一个目标的话,我想未来我们要在各个方面都要朝这个目标去奋斗、去改革、去开放。中国资本市场面临着很重要的是制度改革和开放。我们要达到构建国际金融中心这样一个目标,我们在这几个方面是要做系统的改革。

   第一个就是我们要全面的推行注册制这个发行制度的改革。从科创板的实施到创业板的试行,我想未来我们应该在包括主板在内的市场上都应该推行这样一种发行制度的改革。中国资本市场制度的改革的基石是发行制度的改革,因为它涉及到让什么样的企业上市,以及上市的标准怎么确定,上市的机制如何形成等等,这些都是资本市场面临的最重大的问题。所以我们一直把发行制度的改革、发行制度的市场化改革放在首要的位置。

   第二个是我们必须完善信息披露的制度、信息披露的体系,因此我们要进一步的调整和改革我们的监管重心。实际上未来的市场的监管重心主要是对信息披露监管、主要是对透明度监管,所以监管者的职责要发生重大的转型。这个转型既和发行制度的改革有密切的关系,资本市场国际化也是它的内在要求。

   第三个是非常重要的,是我们的法律制度的完善。中国要构建国际金融中心,法治的完善是放在特别重要的位置。法治的完善包括法治的理念、法律体系的完善、以及执法能力的提升这三个层面,这三个层面都对我们提出全面的要求,我们现在应该说与构建国际金融中心所要求的法治水平、法治能力来说我们还有相当大的差距。所以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也是中国法治完善的过程、也意味着中国法治全面的提升。

   资本市场成立国际金融中心有三大元素:法治、契约和透明度。所以和法治完善相适应的是我们的契约精神,要发展资本市场、要成立国际金融中心,实际上我们契约精神履约能力要大幅度的提升。这个是市场有预期的重要保障,一个市场有没有预期,能不能有稳定的发展和这个国家的履约能力、契约精神有密切的关系。英国曾经是一个日不落大帝国,经济实力非常强,但到今天它也是日落山倒,英国面积还是相对比较小,经济规模也不是特别的大。但是英国的金融体系、英国的金融市场是全球最有影响力的金融市场之一。所以它是国际重要的国际金融中心。之所以如此说是因为它的法治完善、它有很好的契约能力、契约精神。而且国际金融市场的一些规则和法律都是来自于英国。所以对中国来说要认识到法律制度的重要性。

   第三个要素就是透明度,我们要进一步改善我们的透明度,透明度和信息披露与监管有密切的关系。中国的社会存在着一些现象特征和透明度有时候是不相适应的。在中国社会提高透明度是我们面临着重大的任务之一,实际上透明度的提升有利于这个社会的进步、也有利于社会的稳定、有利于社会的发展。透明度是资本市场的灵魂、是资本市场的基石。它一切都建立在透明度基础上,所以我们可以理解为什么在资本市场中有三不原则,三不原则可以体会到公开性是放在第一位的。所以公开信息就是信息披露的充分,就指的是有足够的透明度。

   所以我想这三点对我们构建国际金融中心都是至关重要的。我们为此要不断的努力。

   当然第四个就是要构建国际金融中心,我们的上市公司要有投资价值,上市公司没有成长性、没有投资价值要成立国际金融中心是不太可能的。人家来是要投资,投资是要收益的,而且这个收益要和你所承担的风险是相匹配的收益。所以那就意味着你的上市公司要非常好,什么叫非常好的上市公司?我们过去把非常好的上市公司理解成历史上很辉煌、有很多很好动人的故事。也有人说今天很厉害,业绩非常好,但是在我看来这都不是好的上市公司的核心元素,核心元素是它的未来有很大的成长性、有很大的不确定性,这个是未来中国资本市场上市公司的特点,为此就要调整我们上市公司的标准,所以我们证券法已经修改了,为改善中国上市公司的结构,应该说提供了很好的法律保障。

   所以我们过去侧重于工业化时期的企业,钢铁、水泥、煤炭等等这些都是我们考虑的重要对象。但实际上这些企业是没有成长性的。我们对后工业化时期的一些企业,我们在一些标准上是没有考虑进来。因为它们不符合我们过去所确定的标准,说是标准它达不到,我们过去标准都是侧重于规模大、物理资产、重视物理资产、重视历史,但唯一的它不重视未来,所以我想这个是我们构建国际金融中心非常重要的基础。

   最后一个就是我们对资本市场要有深刻的理解,我们在理解上是做的不够的。我们很长时期里面,不知道资本市场是什么东西,以为这是融资的市场,为企业提供一个新的融资渠道。我看很多人这么讲,其实资本市场的本质是财富管理的市场,它为社会提供多样化的可以组合的资产,而且随着经济的发展、经济速度的提高、社会对有财富管理功能的资产要求是非常高的,所以金融体系有责任提供这种可以有效组合的资产,现代金融体系、现代经济或者说现代市场经济的核心元素是什么,是指的投资者可以自由的组合他想组合的资产。这个是衡量现代市场经济的一个重要的元素,如果以这个金融体系不能够提供可以有效自由组合的多样化的资产,应该说你还不是现代市场经济体系。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对资本市场要有深刻的理解,就是它是干什么,它的核心功能是什么。这个理解透了以后我们在政策、法律、规则的制定方面就会制定一个与资本市场本质相匹配的、一整套的法律规则和政策。这才能够顺利的推动资本市场的发展,中国资本市场这30年来之所以走了一些弯路、有一些曲折是因为我们对资本市场需要深刻的理解、需要正确的把握,不知道它的灵魂是什么。

   对资本市场深刻的理解除了功能以外,它做什么以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就是如何理解资本市场的风险,这风险在资本市场意味着什么。我们很多人认为股票价格的上涨是风险的来临、股票价格的下跌是风险的释放,实际上这个理解是错误的,正因为这种理解,所以我们对股票市场上只要涨了那么几天,有人就开始出来说风险来了,觉得要出大事了。我们最近也开始看也还没有涨几天、最多十几天,我们就开始惊呼觉得会出大事,实际上不是这样的,我们有一个前提只要信息披露是透明的、是充分的,股票价格的上涨就是理性的。不要认为它是非理性的,我们也不能说股票价格长时期的下跌处在熊市是合理的。我们有个根深蒂固的理念总希望它处在熊市状态,熊市状态他认为这不会有问题、不会有风险。在熊市状态严重的破坏了这个市场的功能。那人家就会问你这市场干什么?到这市场来投资、人家承担的风险,当然希望自己的投资的收益是能够提高的。所以我想对风险的理解在资本市场上我们做的也是不够的,也是甚至相反的,从而会严重的约束了资本市场的发展,如果这些方面不解决的话,我们要构建国际金融中心真的很难,我们必须要在这一些方面要彻底的进行变革、要进一步的解放思想、要理清楚资本市场本来的含义。

   当然我确信中国金融的开放是未来一个时期我们面临的最重大的任务。金融的开放我认为是三个方面,一个是金融机构的对外开放,这个我们已经做的非常好。第二个是人民币可作为交易货币的改革。我们要成为国际货币体系的一员,实际上从IMF这种特别提款权的比重来看,我们似乎是国际货币体系的一员,但是从市场角度来看实际上还不是,我们这个机制没有解决,这个是我们下一步面临的一个很大的任务。第三是金融市场的开放,这个市场开放应该是全球投资者一个重要的市场,在我的理解中国未来成为国际金融中心,外国投资者在中国市场上投资的比重怎么也应该达到15%,现在我们是3%,比重非常的低。

   所以这个开放是我们未来重要的任务。如果未来中国的金融市场、资本市场成为国际金融中心,也就意味着中国社会的现代化、中国社会的巨大进步,因为它要求法治的完善、透明度的改善、契约精神的确定,这些都是最基本的要求。当然我相信经过我们的努力,我们在未来,比如2030年还是什么时候,中国金融能够成为新的国际金融中心,我认为这个目标是可以期待的。但是我们还是要恪守刚才我说的那几条,如果我们不推行这几个方面的改革,我们要构建国际金融中心我认为是极其困难的。但是我相信我们能够实现目标。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版权所有 © 2019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京公网安备:001101084614

代码

发布时间:2020-04-04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