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搜索
搜索

学者观点

内容详情

卓勇良:收入增长是十四五发展的关键

  • 作者:
  • 来源:浙商经济
  • 发布时间:2020-07-24 14:26
  • 访问量:0

【概要描述】

卓勇良:收入增长是十四五发展的关键

【概要描述】

  • 分类:学者观点
  • 作者:
  • 来源:浙商经济
  • 发布时间:2020-07-24 14:26
  • 访问量:0
详情

   十四五经济发展的一个关键,就是收入增长快于经济增长,形成稳定的消费主导的经济增长格局,促进经济社会转型。按这一分析逻辑,促进收入相对较快增长,将是十四五发展的一个焦点。

 

 

收入增长曾长期相对较慢

   改革开放以来城乡居民收入增长较快。然而收入增长与GDP增长比较,明显较慢。因为我们面对的是一个曾长期快速增长,而又在最近10年内,增长动能渐弱,增长速度逐渐回落的经济体系,收入问题正是在这一状况下凸现。

19782011年,全国人均GDP年均增长8.4%,全国城乡居民人均收入年均实际增长双双7.4%,比人均GDP增速低1.0个点。这一期间,收入占GDP比重逐年降低,最高的1983年为62.0%,最低的201140.2%,比1983年低21.8个点。

 

 

   收入增长长期低于GDP增速的主要原因,无疑是农村剩余劳动力无限供给,但另有两个深层次因素。

   一是思想性忽视。经济增长优先,生活提高其次,先治坡、后治窝生产长一寸、生活长一分等。即使前几年,这些思想仍有相当影响。国内实际工作部门和学界,2007年前,既缺少收入增长与经济增长关系的深入研究,也缺少政策上的积极考虑。

   这一状况典型反映在五年规划编制中。19862006年编制的5个五年规划,收入增长目标均低于经济增长目标。比较典型的如1990年编制的八五规划确定,国民收入平均每年增长5%”职工实际平均工资每年递增2%;农民人均纯收入扣除价格上涨因素,平均每年递增3.5%”,均大大低于经济增长。直至2010年的十二五规划,首次提出两个同步,即居民收入增长和经济发展同步、劳动报酬增长和劳动生产率提高同步。

 

 

   二是机制性挤出。收入增长遭受经济非均衡增长的挤压,因为出口增长迅猛,国内经济可以在相当程度上不依赖消费而仍能较快增长,弱化了消费地位和作用。且因农村剩余劳动力无限供给,劳动与资本博弈处于明显弱势。与此同时,收入增长对于经济增长的促进作用,也遭受到了有意无意的忽略。

         19782011年,全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年均名义增长15.6%。这一增速即使考虑同期零售物价因素,仍相当高,但同期出口增速高达22.1%,消费增长相形见绌。在改革开放至2011的持续31年内,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比出口增长低6.5个点。

 

收入增长相对加快拯救中国经济

         2011是中国经济若干重要参数转折性变化的一个标志性年头。出口和工业利润增长断崖式回落,出口增长当年回落15.3个点,工业利润增长回落12.0个点。2012年,全国劳动年龄人口开始净减少,中国经济开始出现转折性变化。

         2011至今,就在经济增长持续回落时,全国居民收入增长一直快于GDP增长。这种变化主要是劳动具有了讨价还价能力,加之投资增长回落滞后,经济分配格局从向资本倾斜,转变为向劳动倾斜。20112019年,全国人均GDP年均增长6.5%,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均实际增长7.5%,比人均GDP增长高1个点。

 

 

   这也是中国经济在出口投资双双断崖式回落情况下,没有出现一度甚嚣尘上的硬着陆的主要原因。收入增长相对较快,导致消费增长开始快于GDP增长,消费率逐步上升;消费对GDP增长的贡献份额连年较高,服务业增长加速,进一步支撑GDP增长不致大幅回落。

         2011年以来,若干主要经济增长指标纷纷跌入1位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直至2017年才跌入1位数。我们或许可以就此现象而言,消费拯救了中国经济。而其主要原因,显然是收入增长的相对较快。

   然而收入增长正在持续回落。因为分配格局变化导致的收入相对较快增长,如缺少劳动生产率提高及收入政策的整体调整,难以为继。2019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长5.8%,是2011年以来的最低,比2018年回落0.7个点,仅比当年人均GDP增长高0.1个点。

   这给消费主导的经济增长格局蒙上了阴影。2019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比上年增长8.0%,回落1个点。同时,最终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份额,从2018年的76.2%,降至2019年的57.8%,降低18.4个点,GDP增长跌至2011年以来的最低点。

 

收入增长为什么会成为当下经济增长的关键

   这是出口和投资增长双双难以加快,消费率由长期的较低水平,向正常水平提升,经济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的转型期特定状况所决定的。

   第一,收入增长相对较快是促进经济稳定增长及经济转型的前提。只有当收入增长持续快于经济增长,消费才能对于经济增长具有主要的贡献份额,才能形成消费主导的增长格局,目前较低的消费率才能逐渐上升至正常水平,国民经济分配结构才能逐渐趋于正常合理。

   第二,收入增长更需政策关注。收入长期相对较快增长,必然应以劳动生产率提高为基础,但如缺少有利于收入增长的整体思路、政策和增长格局,若干年份单一部门的劳动生产率提高,未必能促进收入增长。2015年以来,全国规模以上工业用工人数逐年降低,其中部分系劳动生产率提高所致。这些从制造业中减少的用工,起初能为服务业吸收,随后即遭遇总需求不足而致的工快服慢,影响服务业用工增长,导致收入和GDP增长的近乎同步放慢。

 

 

   第三,收入增长是一个更综合、更宽阔的政策概念。收入增长并不局限于就业和劳动工资,还包括转移支付,以及经营性、资产性收入,创业创新等。围绕收入增长,可以提出一系列的政策举措,从而将是十四五宏观政策实施的一个重要切入口。

 

若干建议

         1、明确十四五期间,收入增长快于经济增长的导向性要求。一方面这是2011年以来的实际状况;另一方面也是当前及十四五促进消费主导的经济增长,构建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对于收入增长的现实要求。

         2、厘清对于收入增长的思想认识。收入在经济发展中的作用,与人在经济发展中的作用是一致的。人是消费者,更是生产者。收入增长是经济发展成果,更是扩大再生产的动力;也是当前提升劳动地位,促进社会发展的基本方面。

         3、积极展开促进收入增长的深入研究。从长远看,促进收入增长的关键是加快改革创新;近期而言,需要在积极推进改革创新的同时,着力一系列思路调整和政策出台。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版权所有 © 2019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京公网安备:001101084614

代码

发布时间:2020-04-04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