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搜索
搜索
1
1

1

改革资料库

内容详情

李罗力:马洪——当之无愧的“中国社会智库之父”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0-07-15 15:34
  • 访问量:0

【概要描述】

李罗力:马洪——当之无愧的“中国社会智库之父”

【概要描述】

  • 分类:改革口述历史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0-07-15 15:34
  • 访问量:0
详情

 

我是从1993年底开始就一直在马老领导下工作的。作为在马老身边工作和成长长达14年多的助手和晚辈,我对马老充满了最衷心的崇敬和最深切的怀念。几乎所有熟悉马老的人都知道,马老最后十多年的生命轨迹更多是与他所创建的这个中国第一家全国性新型民间研究机构紧紧地联系在一起的。也可以说,这个已经发展成为“国家高端智库”的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是马老一生最后心血的结晶,是马老对中国改革开放和民族复兴事业最后做出的重大贡献。

 

 

上个世纪80年代末期,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确立,政府和企业的行为开始发生根本性变化。面对错综复杂、竞争激烈且日益全球化的市场经济环境,中国各级政府的领导人和企业家们都越来越深切地认识到,单凭已有的经验和自身的能力已经很难做出科学决策了。于是,学习国外经验,建立具有独立和客观公正地位、能够为政府和企业科学决策提供重要咨询意见的“脑库”智囊机构,已经成为大势所趋,综合开发研究院就是在这样背景下诞生的产物。

时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的马洪同志,在发起创建综合开发研究院过程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他不但在当时中央主要领导的支持下,与时任深圳市委书记的李灏、著名经济学家蒋一苇等一些同志共同克服各种困难,策划、组织和推进了研究院的建立,而且还与其他同志一道十分明确地提出了“民间性、自主性、开放性、公益性、综合性”的办院方针。明确了研究院的长期目标就是要建成中国的“兰德公司”,要成为能够为各级政府和社会各界及企业提供科学决策的最重要研究咨询机构。这一具有远见卓识的战略举措,得到了国内众多政府官员、学者、企业家和社会活动家的热烈赞许和积极支持。1989年2月,一个新型的智库机构在改革开放的前沿深圳经济特区诞生了。

 


      尽管创办研究院时马老已年近七旬,而且已经是曾任中国社科院院长和时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的高级领导人,但是他为创办这个在中国历史上没有前例的研究咨询机构,不辞辛苦、亲力亲为、殚精竭虑、呕心沥血,在研究院发展的每一个关键时期都始终带领大家克服困难,勇往直前。

 

      建院初期,他不但为研究院制订了正确的发展方向,而且与全国各地应聘来到研究院创业的志愿者们见面谈心,亲自考察研究院的院址,筹划研究院的经费来源,审定研究院建设的规划,亲手制订研究院的规章制度和管理办法,甚至冒雨看望最早来到研究院创业住在安置区铁皮房中的员工和家属。

 

      1992和1993年,在研究院发展最困难的时期,又是马老与李灏同志一道,为如何办好这个研究院上书李鹏总理,在李鹏同志的大力支持下,国务院办公厅史无前例地为这样一个民间研究咨询机构的发展问题给国家11个部委和深圳市下发了正式文件,从而使研究院的发展得到了政府支持的根本保证。

 

      同时,为了从根本上解决研究院今后长期发展问题,又是马老亲自在北京和深圳等地物色和招揽研究院的关键领导人才,解决研究院的领导班子问题,并且亲自找到深圳市主要领导反复商量。我就是那时由深圳市委主要领导推荐给马洪同志的。说实话,我作为深圳市委的副秘书长,根本就没有考虑过到这个当时发展十分困难,几乎一无所有的机构来做秘书长主持工作。马老不但亲自与我通电话,还派人来反复做我的思想工作,后来又专门约我到北京他在中南海的办公室中去谈话。那是我第一次与这位声名远播、德高望重的老人家见面,他那种全心全意为研究院发展着想的精神、平易近人的风格、坦诚亲切的人格魅力,一下子就打动了我。平心而论,我后来自愿到研究院来工作,而且全力以赴、鞠躬尽瘁,完全是因为马老的精神和人格感动了我,折服了我。

 

      说起来还有一个细节,我第一次与马老谈话,就向马老讲了要我来主持工作的“约法三章”,大意就是应当充分信任我,放手让我大胆工作。马老当时就拍板同意,而且后来也一直是这样遵守诺言的。我以为正是马老这种用人不疑,充分信任,大胆放手、全力支持的领导风范,才使我在主持研究院工作的十三年半里,能够克服重重困难,为研究院的发展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而且也正是马老及院常务理事会其他同志,在研究院发展的每个关键环节,对我和研究院工作班子的正确领导和大力支持,才使研究院得以从小到大,从弱到强,发展壮大成为享誉国内外的“中国脑库”。

 


      马老对研究院所具有特殊的感情,也可以从他获得中国经济学杰出贡献奖后的安排可看出一斑。一方面由于他重病在身,卧床不起,不能亲自去领奖,因而特别指定我代表他去领奖;另一方面,他把所得的30万元奖金全都捐赠给了研究院。尽管30万元是一个不小的数目,但是它所代表的马老对研究院的深情和希望更是无限的。研究院在马老捐助30万元的基础上,建立了一个300万元的“马洪学术奖励基金”,也就是现在的“深圳市马洪经济研究发展基金会”,以永远发扬光大马老所提倡的理论联系实际、研究咨询为科学决策服务的精神,永远报答马老对研究院的创建与发展的贡献与恩情。

      我最后一次见马老是在2007年1月25日下午。
      我到现在都对那天的情况记忆犹新。我坐在马老的病床前,马老紧紧地拉着我的手,非常认真地听我给他讲外面的形势,讲他最关心的研究院的情况,不知不觉就过了一个小时。最后还是一位小护士跑过来,一定要我立即结束探视,马上离开。马老当时仍然拉着我的手,而且用孩子一般十分不满的目光盯着那个小护士。我再次紧紧地握住马老的手,与马老深情告别。马老那种依依不舍的目光和紧握着我的那只手的温暖,永远定格在我的记忆中,定格在我感情的最深处。出了医院,我激动和难过的泪水情不自禁地涌流出来,我当时似乎已经感觉到,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与马老的见面了。

 

      应该说,我自到研究院的工作岗位上后,与马老已经共处了15年,在我内心里,对马老的感情早已超越了上下级领导关系。马老对我而言,不仅是领导,而且是恩师甚至是慈父。而马老对我,也越来越有一种亲情流露出来。特别是他卧床的最后几年,每次我去看他,他都会紧紧地拉着我的手,听我讲这讲那;而我则每次都是无拘无束,像对自己长辈亲人一样滔滔不绝地给他讲这讲那。张建民秘书说,一般情况下马老能坚持半个小时听人讲话就不错了,而我在马老病床前往往一坐就是一两个小时。时间总是不知不觉地过去,到临走时马老还总是依依不舍拉着我的手不放。张建民秘书还对我说,每次我要来看望马老时,马老总是在约好时间的半个小时前,已经等着我来了。直到今天,每当我想到这些,一股股激情都会不断涌上我的心头,眼泪也总是要夺眶而出。

 

      如今,马老离开我们已经十年了,马老的音容笑貌依然在我脑海萦绕,挥之不去。今天我们纪念和缅怀马老,就是要继承马老的遗志,完成马老未竞的事业。马老对开创和建设研究院所做的努力和贡献,会永远铭记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上。他老人家对我们这些晚辈的教诲、培养、关爱和深情,将永远铭记在我们的心上。

综合开发研究院发展到今天和它所取得的成就,不仅是中国改革开放在研究咨询领域的一个成功范例,而且也是马老对党和人民高度负责,对改革开放身体力行的心血结晶,更是他一生提倡的理论联系实际,研究咨询要为政府决策和社会发展服务的生动体现。马老对开创和建设研究院所做的努力和贡献,同样会永远铭记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史册上。

马老不仅建立了综合开发研究院这个中国第一家社会智库,而且众所周知,改革开放后的第一个国家级智库机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也是他受当时中央主要领导委托创办的。

因此,在2017年10月那次纪念马老座谈会上,高尚全主任说马老作为中国研究咨询事业的开创者,应该称其为是“中国社会智库之父”。我当时就发言表示非常赞成。我觉得把马老称为“中国社会智库之父”是完全当之无愧的。

在那次座谈会上,我还讲到,我自从到研究院的工作岗位上任职后,与马老已经共处了15年,在我内心里,对马老的感情早已超越了上下级领导关系。马老对我而言,不仅是领导,而且是恩师甚至是慈父。马老对我有许多谆谆教导,他在思想感情方面,与我有很多和很深的交集和认同。直到今天,每当我想起这些,一股股暖流就会不断涌上我的心头,而眼泪也总是夺眶而出。因此,我对马老的感情非常深,除了上下级的领导关系外,也可以说是情同父子。

 

 

我认为自己对马老最好和最大的感恩、回报和纪念,就是继承马老的遗志,把马老亲手开创的中国研究咨询事业继续办好,把马老亲手开创的中国社会智库事业继续办好,而且要越办越好。

因此马老去世以后,我作为研究院的副理事长,于2010年在研究院的理事会上提议创办马洪基金会,常务理事会同意和批准了我的建议,于是2011年由综合开发研究院发起注册成立了深圳市马洪经济研究发展基金会。

 

 

不仅如此,马洪基金会还努力将自己打造成了当代中国的一个顶级的高端智库。这主要是由于马洪基金会具有巨大的宝贵资源,那就是它的理事会和名誉理事会的组成成员,几乎都是目前国家各个方面的顶级专家学者,或者是最卓越的社会活动家。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地址:

北京市海淀区皂君庙4号中国体改研究会

电话:

010-62124700
传真:

010-62124700010-62125406
邮箱:

office@cser.org.cn

聚焦改革  

 

- 全局改革

- 领域改革

- 地方改革

 

科研成果  

 

- 出版图书

- 研究报告

- 改革资料库

 

相关单位

 

- 中国经济改革研究基金会

- 中国体改研究会培训中心

- 中国改革网

- 产业改革与企业发展委员会

- 产业政策与竞争政策专业委员会

-互联网与新经济专业委员会

 

二维码

扫码关注我们

版权所有 © 2019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京公网安备:001101084614

代码

发布时间:2020-04-04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