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搜索
搜索

新闻资讯

资讯详情

彭森:长期制度上应为中小微企业创造更好的公平竞争环境

  • 分类:本会新闻
  • 作者:
  • 来源:新京报
  • 发布时间:2020-05-27 10:35
  • 访问量:

【概要描述】

彭森:长期制度上应为中小微企业创造更好的公平竞争环境

【概要描述】

  • 分类:本会新闻
  • 作者:
  • 来源:新京报
  • 发布时间:2020-05-27 10:35
  • 访问量:
详情

导  语

近日,新京报举办全国两会经济策,邀请经济专家学者做客新京报直播间,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会长、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彭森解读发布的政府工作报告。

 

 

 

 

 

 

不提GDP增长速度预期目标是尊重规律

发改委原副主任彭森指出,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没有再提出经济增长的具体的指标,而这个指标在中国多年以来都是大家最关注的一个最重要的指标。不再提具体的指标,主要还是因为当前中国的经济发展和国民环境都面临着一些重大的不确定性,首先是受疫情的影响,今年中国一季度增长只有负6.8%,这也是有GDP的统计数据以来最低的一个单季的增长速度。二季度三季度四季度的GDP情况可能将受国际影响会更加大一些,特别是当前疫情在全球范围内继续处于蔓延的态势。并且中国目前的产业链的稳定也受到影响,所以全年GDP增长速度的不确定性还是比较大。

但按照一般的宏观指标来看,彭森认为,从财政、就业、物价还有国际收支等方面来看,虽然没有设置具体的GDP增长目标,但是其他三个指标还都有明确的提法,“我想GDP增长最后还是体现在其他几个指标之中,要尽力尽量的能够保证GDP有一个比较高质量的增长,符合目前其他几个指标的实际情况的增长”。

彭森表示,现在不提预期的增长的数据,是实事求是,尊重规律的调整。

 

长期制度上应为中小微企业创造更好的公平竞争环境

彭森指出,目前中小微企业面临着众多的挑战和压力相对严重,中小微企业目前各种要素的配置结构,应对危机的能力相对较弱,中小微企业在过去就业的劳动力相对不稳定,遇到重大疫情或者不确定因素冲击时,可能有接近50%的中小微企业面临破产或者停产,如果这一幕真的发生,会对整个市场经济发展所取得的成果、社会稳定、社会环境治理的结构造成重大冲击。

彭森表示,目前中央提出了一系列的政策措施保障企业、民生、市场主体,前期提出了包括8个方面90多条措施。一方面对于中小微企业的养老、失业、医疗保险等可以缓交,另一方面减免小规模纳税人的增值税,从最根本上维持企业的生存。按照李克强总理上午所说的“留得青山,赢得未来”,为中小微企业提供了政策支持。

彭森指出,在金融措施方面,专门提出了增加信用贷、无还本续贷,对中小微企业的贷款增速专门提出要求高于40%,为中小微企业的发展创造良好的环境。“但在背后还存在很大的问题”,彭森说,“中小微企业都是民营经济,对于民营经济的定位、民营经济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的作用,在中国社会中还存在不同的看法。近年来,一些民营企业通过混合所有制‘抢红帽子’戴,依附国有企业,说明我们在大的政策方面,对于民营企业的定位方面,还有一些深层次的矛盾和问题有待于进一步解决”。

彭森称,“应该毫不犹豫地指出,民营经济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一个主体,在创新方面要发挥主体作用,在高质量发展方面、在建成全面小康社会的全过程中,民营经济的主体地位不能够被否认。建立好民营经济的产权保障制度,同时结合此次所给予的各种扶持政策、刺激政策,不仅是从当前的一些政策扶持上,还在于长期的制度设计上,能够给中小微企业创造一个更好的公平竞争的环境,这是更加重要的任务”。

 

保住了中小微企业、民营企业就是保住了就业

彭森认为,稳就业、保就业目前是国家高度重视的问题,也是经济发展遇到的最严峻的一个方面,以往长期以来就业的主要问题由民营经济承担,民营经济承担着80%以上的就业,此次受到疫情和国际环境变化的影响,民营经济受到很大的打击,这里面存在很大的问题,目前我国的机制和制度上,在稳定就业方面,以及失业金的使用和发放方面,还存在很多体制和机制性问题。

在彭森看来,今年3月份,我国31个大城市的城镇调查失业率达到5.7%左右,而人社部公布的一季度末全国城镇登记失业率一季度数据为3.66%,说明过去长期以来使用的城镇登记失业率统计方法一定程度上有偏差,“在这一方面,我们的制度保障上还差的很远。”

“一方面,要进一步调整以往对于失业率的统计方式方法,建立更完善的失业制度保障;另一方面,最根本的,要进一步的扶持和支持民营企业、中小微企业,帮助这一类市场主体渡过难关,保住了中小微企业,就是稳定了就业,就是保住了经济的稳定、社会的稳定”。

 

房住不炒的政策在未来很长时间内维持

彭森指出,本次政府工作报告传递出一个重要的信号,在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大、地方政府财政困难的情况下,是否要通过启动房地产市场来弥补经济增长、财政缺口,政府工作报告中再次明确房住不炒,在这一方面保证了住房政策的稳定性。“我相信,这种政策应当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维持这一提法。”彭森说。

 

增收节支需“压本级、增地方”“压一般、增重点”

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要大力优化财政支出结构,基本民生支出只增不减,重点领域支出要切实保障,一般性支出要坚决压减,严禁新建楼堂馆所,严禁铺张浪费.各级政府必须真正过紧日子,中央政府要带头,中央本级支出安排负增长,其中非急需非刚性支出压减50%以上。

如何实现优化财政支出结构?彭森表示,一方面,采取积极的财政政策,加大财政政策支持力度;另一方面,增收节支,尽量压缩不必要的开支。在彭森看来,一方面要“压本级、增地方”,另一方面,需要“压一般,增重点”。

所谓“压本级、增地方”意思是,压缩中央本级的开支,在政府工作报告中体现为负增长,据彭森介绍,中央部委的一般性预算支出中,除了“保人头”经费外,曾有两次压“30%”,一次为在原本的预算中压缩30%,另一次为在压缩30%的基础上再次压缩30%,两次压缩后,缩减比例累计约在50%,即体现了非必要、非刚性的一般性支出压缩50%以上。

同时,财政赤字规模较去年增加1万亿和发行特别国债的1万亿,累计增加的2万亿,明确直接作为特殊的转移支付,建立特殊的转移支付机制交给地方,用在第一线、“六保”的功能上去。

“这也体现了非常正确的方向,”彭森认为,“中国的市场化改革主要解决两大问题,一是政府和市场的关系问题,另一个是中央和地方的关系问题。目前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经济发展遇到较大困难,首先就要解决如何调动各方面的积极因素,尤其是地方的积极因素。长期以来,分配制的功劳很大,但经过这么多年,需要不断地完善,目前每年财政的收支中央与地方的比例约为五五,但中央的50%中超过30%通过转移支付交给地方,在30%之中约有50%的比例为一般转移支付,不到50%为特殊转移支付或是专项转移支付。在专项转移支付中,中央部门的意见非常重要,此次的2万亿虽然在整体并不举足轻重,但反映的方向非常重要,是进一步调整中央和地方财权的划分,建立更合理转移支付的新的机制,进一步增强地方的财政支出的预算能力,更符合现代化治理体系所提出的要求”。

彭森指出,对于一般预算、软预算进行压缩,对于铺张浪费、形象工程下大力气清理,将财政收入投入到“六稳”、“六保”、脱贫攻坚工作中,也体现了中央在重大的战略决策上的考量。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版权所有 © 2019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京公网安备:001101084614

代码

发布时间:2020-04-04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