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搜索
搜索

学者观点

内容详情

江小涓:后疫情时代的数字经济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0-04-14 10:10
  • 访问量:54

【概要描述】

江小涓:后疫情时代的数字经济

【概要描述】

  • 分类:学者观点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0-04-14 10:10
  • 访问量:54
详情

在抗击新冠肺炎中,数字技术、数字产业和数字服务发挥了重要作用,展示了更为广泛的应用前景和增长潜力。而在疫情之后,新一代数字相关技术将如何继续为数字产业赋能加力,提供更多的数字产品和服务?这些都将成为关注和讨论的热点。4月11日,新华网“思客云讲堂”与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干部教育中心联合推出第三讲“2020公益年直播课堂”,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教授,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全国人大社会建设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行政管理学会会长江小涓,对“后疫情时代的数字经济”进行展望。

 

以下为讲堂内容:

  我们看数字经济有两条线,一个是长期趋势,一个是近期赋能。长期的趋势我们讲以下四点,第一是党和国家高度重视数字经济的发展。第二是新技术会提供发展新的支撑。第三是产业互联网发展提出的要求。第四是制造业、服务业融合发展提出的要求,这是长期数字经济发展的一个向好的趋势。

  近期赋能我们也讲四点,第一是数字技术在防疫、抗疫中间表现非常优异。第二是近期新基建概念的加入。第三是我们可以启动新的服务需求。第四是在这次防疫中,我们企业的能力和价值观有了更多的展现,被更多公众所了解。

  我们按照这样两条线,今天跟大家介绍七个方面的内容:第一,党和国家高度重视发展数字经济。第二,数字技术在新冠疫情的防治中确实是大展身手。第三,新的技术会拓展新的空间。第四,要启动更多的服务消费。第五,产业互联网会加快发展。第六,我们中央要求的服务业、制造业要融合发展。第七,今后在数字经济发展中,政府和企业、政府和市场要各归其位,发挥各自应该发挥的作用。

 

新机遇,数字技术表现亮眼

 

  先看第一个方面,党和国家是高度重视数字经济发展的,这一届中央政治局到目前为止一共有19次的学习,其中4次都是直接和数字技术、数字经济相关的。一次是实施国家大数据战略,还有一次是人工智能发展现状和趋势,再有一次是全媒体时代和媒体融合发展,最近的一次是区块链技术发展现状和趋势。最早在2018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时候,就提出了要加快5G的商用步伐,加强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我们可以看出中央对数字经济、数字技术、新一代通信技术发展的要求,是始终如一的。

  第二,我们讲讲数字技术在防疫、抗疫中的突出表现,简单概括一下,也是两条线。数字技术在疫情防控中发挥了作用,在疫情中的社会生活中间也发挥了重要作用。防控中在患者的诊疗、疫情、地图、人群追踪和分类管理四个方面都发挥了重要作用。社会生活方面,在在线教育、餐饮外卖、协同办公和零售电商方面都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简单看一下,患者诊疗方面,有几个在疫情中间才比较成规模应用的新的方面。一个是智能医疗机器人在医院中的应用,它可以传送很多的物品来减轻医护人员的工作压力,降低交叉感染的可能性。第二是智能化的医疗影像分析技术,提高了速度和诊断的准确率,阿里、腾讯、华为这些大的科技平台企业在这方面都做得很好。第三是远程医疗,它为专家的远程会诊创造了条件,解决了我们疫区专家资源不均匀和安全性的问题。第二方面是疫情地图,可视化地显示疫情,全球实时动态确诊。现在很多城市,你点开以后知道今天新确诊的病例在哪里,去过哪里,追踪还是非常详细的,也是非常有用的。第三方面是人群追踪,你乘坐过哪趟交通工具,这趟工具上是不是有过确诊和疑似的病例。自己录入进去就可以查询。另外可以分类管理,比较典型的就是健康码。这是我们数字技术在助力疫情防控中间发挥的几个方面的重要作用。同时它在数字技术保障、社会运转方面也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一个在线教育,这次推迟开学,大中小学都在开始进行远程授课,特别钉钉对中小学的教育发挥了非常大的作用。它支持了各种创新的在线教育模式。外卖不用讲了,这次为保证老百姓的生活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技术保障社会的运转一个方面还是零售电商,确实是推动了无接触购物和配送。相信我们在线的每一位同事,在疫情中一定对保障日常生活运转的数字化技术的应用,有深刻的印象。再一个就是远程协同办公。复工以后,科技企业提供的远程办公视频会议,降低了人群集聚的风险,腾讯会议的用户是成倍地增长。

  数字企业还在不断地创新之中,不光大家熟悉的这些外卖、会议、教学等等,清明节刚刚过去,美团和中国景区协会联合会共同发布了一个防疫标准,符合标准的景区,在它的页面上就会注册叫安心玩景区。清明节期间,安心玩景区收获的客流量,是非安心玩景区客流量的2.1倍。另外它和饭店协会联合推出了防疫标准,注明了安心住的酒店,也是在清明节期间,安心住酒店的间夜量环比,是非安心住酒店的1.6倍。这都是这些大的数字技术企业,根据当前防疫、复工正常生活的需要,不断地创新,不断地开发消费者需要的新产品。除了保证国内民众正常的生活工作之外,这些企业还向全球展示了数字企业的优秀和责任感。比如钉钉被联合国推荐给全球的学生和老师进行远程学习。这是刚才讲的第二个方面,在防疫抗疫中数字技术的优异的表现。

  第三讲一下新技术拓展了新空间,其实就讲到5G的应用到底如何来拓展下一步的数字产业、数字生活。在疫情之前,最近两年多,整个数字经济的发展实际上是有减利的趋势,总体上还在增长,但是增长速度和增长势能有所减缓。表现在这几个方面,第一,从市场来讲,移动互联网用户数和上网时长是出现了停滞,这两个数字大概在最近两年多增长出现了明显减缓,在最近一年多有停滞的趋势这是市场的问题。第二,从供给侧看,互联网新产品的表现总体上是比较贫乏。第三,国内外多数互联网企业业绩平平。出现这种数字经济发展减利的一个重要原因是4G技术支持之下,互联网能够支持的产品,需求已经比较饱和,新一轮发展需要新的技术来支撑。

  我们刚才讲新产品的出现,消费互联网是上半场,产业互联网是下半场。巨头们希望进入下半场,但还没见到那种热闹场面,原因还是目前技术支撑不够。

  这时候我们再回头看看新基建。新基建的概念,从2018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之后,集中在这几个方面:5G、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和物联网,最近又加上了数据中心建设。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的报告说,2020-2025年,5G商用将直接带动中国10.6万亿人民币的经济总产出,能够创造300万个新的就业岗位。

  我相信我们有好几个方面的优势,第一是应用5G,我们有应用5G的较强的能力,有巨量的消费者和大规模的产业基础。中国的巨量消费者能支撑多个巨型平台的存在。我们产品迭代是非常迅速的,这是一个非常明显的优势。第二个就是我们有很大规模的实体产业,能够支持产业互联网的发展。我们专业化程度很高的平台,也能连接非常多的产业、企业和设备。再往后我们有大数据,有机器学习。机器学习需要什么呢?它需要巨量的数据不断地输入。我们在任何一个平台上,可以录入的供机器学习的数据,应该都是全球最大的,这也是我们的优势。

  我还相信我们有什么优势?我们有一批好企业,企业是真正数字时代整个产业发展的一个基础。它不光有能力,还有价值观。我们在这一次危机中,由于对网络空间的需求升级非常快,这些企业几乎天天在更新版本,天天在加速工作,既展示了能力也展示了它们的价值观。

  还有一个企业向全球展示了我们数字企业的优秀度和责任感。马云公益基金会和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联合搭建了一个国际医生交流中心。各个国家和地区的医务工作者,能够实时交流最新的疫情防控临床经验,而且他们用数字化的方式,支持十一种语言。各国的医务工作者既可以选择和中国医生一对一的交流,也可以选择参加医院分享直播课堂,这在国际上受到了广泛的赞誉。马云跟我说的时候,我还很不像话地问了一句,你这收费吗?马云说我这是救命,我收什么费,在这个时候全球是一个共同体。我相信我们这些企业,有这种胸怀和情怀,将来的发展是是很有前景的。

 

新挑战,发展空间仍需拓展

 

  数字经济是有两种形态的,一个是5G产业化,5G的手机、5G的基站和5G应用中的一些发展,另外还有一类应用是产业加5G。在5G的加持下,我们可以启动更多的数字消费。大量新机遇出现。首先是技术发展支持移动互联网和物联网,双轮驱动,很多百亿级、千亿级的消费是可望实现商业化。第二是疫情培养了消费者的新消费习惯。网络学习、网络会议、网络医疗、网络办公等等,大家都已经非常适应了。各个层面对新应用形态接受程度更高,想象力更酷,想象空间更大。数字服务有大量的新机遇。

  在新一代通信技术之下,产业互联网的前景是很广阔的。产业互联网需要的通信量和计算量,和我们消费互联网是完全不一样的。无论淘宝、天猫、京东,它有一个数字化平台,对所有的企业、对所有的消费者、对C端都是可用的。但是对产业互联网来讲,这个平台是千差万别的,我们很难想象一个纺织企业可以用的数字化产业互联网,可以用到汽车企业上,可以用到其它类型的产业上。

  下面我们讲一讲5G之后或者新一代通信技术之后,我们有一个促进服务业、制造业融合发展的问题,这是我们现在的一个痛点。实际上现代经济是一个高度融合的经济。我们现在经常讲服务型制造商和制造型服务商,其实它一定是融合的企业。数字技术的发展能提供更多的生产性服务,它能促进制造业更高效的发展和快速迭代,能促进服务业和制造业的融合发展。

  我还是举个例子,这是一个企业叫猪八戒网,他给生产企业提供全生命周期的专业生产性服务,你开办的时候需要做什么?需要创建,需要注册、需要取名、需要品牌设计、需要文案、需要向社会推介。你在企业生产的时候,你需要钱、需要专利、需要商标、需要版权、要交税。企业运转,需要IT系统,需要很多的东西,你的特色服务,可能需要装修,你开国际会议需要翻译。对于中小企业来讲的话,自己做这么多的服务,一定水平很低,效率也很差。因为你雇不起那么高的专业的人。所以他可以用专业化的人来提供给企业全生命周期的,大大小小各种类型的生产性服务。这个企业在重庆,我是重庆的人大代表,所以我很为这个企业骄傲,在这个地方能产生出来全球最大的一个平台化生产性服务企业。它有多大规模呢?总注册数是2200万。共享的人才数,即服务商有1000多万,雇主企业数1000多万,开店的服务商有120余万家,已经有10万多家个人在平台上,由于各种生产性服务到位,被孵化成公司了。它的业务量,为1000多万个买方、雇主方提供了服务,能提供1000多种生产性服务,给300多万户企业设计了品牌,给100多万户企业设计了logo,180多万次提供了营销服务。给企业做IT系统有80多万次,提供知识产权服务有120多万次。

  想象一下,如果不是在一个这么大的国家,这么大规模的实体经济的话。这样专业化的服务平台是不可能达到这样的规模的。它的客户群是我们13亿人,我们这样的生产性服务企业,面对的是我们的整个制造业、整个的农业、整个实体经济。一定要巨大规模的实体经济存在、企业存在,这种企业的生产性平台才能够做到这么大。这是我们举一个例子,叫做大型平台化的生产性服务提供商,这是一类专业化的服务。

  我们还有一类企业就很有意思了,比如杭州有一个企业。它是做印刷线路板,给印刷线路板打样,打样环节在企业来讲可能要打几次、十几次,实际上就是做一个样品看一看,一个企业打样是很分散、很零散的,单价也不高,但是量很大,时效要求又很高,是一个研发级的设计级的订单。这个企业就只做这一件事,可以想象它的专业化程度有多高。它把过去需要五天才能完成的样品生产时间缩短到了24个小时。

  还有一个企业在宁波叫生意帮,是一个社会化组织生产的企业。它是干什么呢?利用它在宁波在江苏产业群特别密集的特点,就是中小企业非常多的产业群,小企业的特点就是生产不均匀,可能在同一个时间,每个企业中间会有一些闲置设备,它就利用这样一个背景来做一种业务,就是我接单,接完单以后,就询问区域内的这些小企业,谁有我需要的空闲设备?把这些设备组织起来,它有空闲以后就现场组织,我们叫云端工厂,然后来生产一个专门的产品,生产完以后云工厂现场解散,接了新单需要什么设备怎么匹配再新组织一个,这企业是非常有意思的。

  后面两个案例,一个是印刷线路板的,一个是生意帮,这两个案例特别有经济学的价值。美国的经济学者科斯教授讲过一个很有意思的道理,他说为什么要有企业?机器设备我们社会化的来组织生产不是更好吗?企业一旦组织起来,可能接不到单以后,设备就会被闲置。而且在企业里边有可能专业化程度不够高,不能够专门针对一种非常细的产品来生产,不能有足够的生产弹性。生产量大了就把它变成一个大企业,生产量小了就变成一个小企业是不可能的,弹性也不够。为什么要有企业呢?科斯就提出了一个交易成本,他说社会化组织生产的交易成本太高,我要搜索哪有现成的设备,我要知道这个企业的信誉高不高?上一单做的怎么样?是不是一个可信的企业?我怎么匹配那么多的设备在一起,同时来完成一个生产过程?他说社会化组织资源的交易成本太高,所以我们要有企业

  我们现在回来问一下,数字经济时代,搜索成本、信任成本、匹配成本都大大降低之后,也许企业的组织形态会发生大面积的变化。

 

新需求,产业治理各归其位

 

  最后一点就是市场和政府要各归其位,这也是大家争论的一个焦点,无论新经济也罢,数字经济也罢。我们觉得在新一轮数字经济中,市场机制和市场主体要发挥主导作用,这是我们一个基本观点。第一是新基建和数字经济领域的创新性。那种创新和迭代的速度,那种脑洞大开的想象力,很难事先做出一种规划和计划,一定要更加强调市场机制的作用。第二,我们非常相信从市场中拼杀出来的企业,有很好的综合能力和眼光。第三,这些企业已经有足够的力量,都是世界级的大企业。在新一轮数字经济发展中,一定能够发挥它们应有的作用。

  在企业很强大的情况下,政府做什么?政府怎么弥补市场的不足?这个时候的市场不足和我们以前讲的,在数字经济时代之前的市场不足是完全不一样的。我们有全球最好的数字企业,市场中拼杀出来的企业,他们的能力一定是很强的。我们刚才讲的企业为主导,市场为主导,他们能够做我们下一代数字经济发展所需要的事情的时候,政府干什么?政府一定要理解在数字经济时代对治理的需求。我们点一点题,数字时代数字产业和产业数字化已经成为了主导产业的核心增长点。治理要干什么呢?一定要关心能够展示数字企业发展的一些统计数字,要加大对新经济指标的统计和使用。第二,万物互联时代,一定是制造业、服务业融合发展的时代。不要争制造业优先还是服务业优先。其实制造业和服务业,一定是融合发展的。我们那么多的大企业,他们投资做新一代数字技术研发的能力不比我们这些大院大所差,特别在应用层面上。但他们做出来以后,落地落不了。它需要和教育系统连接,它需要和医疗系统连接,它需要和政府治理和城市治理连接,应用场景的落地权力在政府手上。所以这个时候技术开发政策可以交给企业,政府提供更多的应用场景。要在合理管控下,把这些应用场景能提供给市场和企业,这是你该做的事情。另外产业的优势来自于大市场的规模效应和竞争效应并存。不能说企业大就一定有问题,但也不能说大企业就不管了。当企业大没有监管的时候,企业作恶的可能性是存在的。在这两者中间找好平衡是一个非常新的挑战,也是政府应该做的事情。

  最后我们产业互联网的发展需要很多的公共产品,政府的公共机构就应该提供或者购买这些产品来为市场服务。举一个例子,比如产业互联网,产业互联网要万物互联,必须要给每一个入网物品命名,这样才有可能全网来通用。所以它需要一个身份证。现在产业互联网有一个基础建设,叫标识解析体系。可以想象我们产业互联网要连接的东西有多少?这个从企业来讲是非常困难的,它是一个产业互联网发展的公共产品,政府多做点这样的事情。除了对数字经济的发展之外,数字技术的治理也是一个突出的问题。我们对人的面部识别,在这次疫情防控中发挥了作用。它有很多好的作用,比如寻找走失的儿童,无人机抓拍违章。但面部识别技术也可以被不当使用,比如微型武器,可以通过面部识别技术精准攻击。技术的应用有好的,也可能有不好的,所以需要大家共同来想一个很好的治理措施,这是政府该做的事情。

  总的来讲,疫情期间,我们对很多技术的使用,有正向的作用。我们总结一下,第一就是数字经济新一轮发力面临多方面的重要机遇。第二,我们有发展数字经济的突出优势,我们人口多、国家大、产业技术好,有一批非常好的企业,在疫情中又展示了它的数字技术的能力。第三,数字经济对疫后的复苏、就业、消费迭代、产业升级,我们服务业、制造业的融合发展,国际竞争力的提升,都有非常显著的正向影响。最后数字经济的发展市场是基础性的力量,政府和企业要各归其位,所谓其位是数字时代各自的位置,产生合力,促使数字经济健康发展。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版权所有 © 2019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京公网安备:001101084614

代码

发布时间:2020-04-04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