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搜索
搜索

学者观点

内容详情

李克平:中等收入陷阱是体制和政策的安排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4-08-25 17:56
  • 访问量:2

【概要描述】

李克平:中等收入陷阱是体制和政策的安排

【概要描述】

  • 分类:学者观点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4-08-25 17:56
  • 访问量:2
详情

2014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夏季高峰会”于2014822-24日在河南郑州召开。中国投资责任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克平在发言时表示,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在某种程度上是体制和政策安排的陷阱。如果在一些关键时期,由于当前短期的考虑,你会自己设置很多这样的陷阱,这是在所谓的改革中、设计中、制度安排重特别需要规避和防止的。

 

  李克平指出,中国的经济改革不仅仅是我们通常看到和听到的深水区,矛盾的焦点期,实际上在体制的构建上也需要有更好的策略、更精细的考虑和更长远的管理。

 

 

  以下是文字实录:

 

  李克平:谢谢主持人。各位来宾,大家上午好!今天是我第一次来亚布力论坛,过去也关注,因为亚布力论坛是一个思想碰撞的论坛,也是一个中国的企业家特别是民营企业家交流碰撞的地方。在刚才的主题发言中其实我已经可以体会到这种观点的锐利和对真实问题的把握。我刚才还在想,和前面那么多有光环的人向比较,主持人会怎么介绍我?主持人念了一个简单的简历,这会有利于我下面要跟大家分享的几个想法。

 

  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是一个国际企业,专注于在全球各国、各个市场通过多元化的方式、公开市场和私募市场进行投资,实现保值增值功能。同时,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也肩负着成为中国企业伙伴的作用。也希望能够成为连接中国经济和全球经济的一个桥梁。

 

  因为有这样的一个背景,那么我回归到主题,主题是可增长的动力,可增长的动力从中国的发展阶段来看,我认为毫无疑问在30多年前中国开始了改革开放,不仅在过去是中国经济持续增长的动力,在未来也将是最基本的动力。当然,还包括了其他的变革创新。那么总一个国际投资者的角度,当我们在各国投资的时候,实际上相当于自上而下,当你在配置和决定策略、考虑区域的优先选择策略的时候,实际上是以一个可跨国进行体制比较的人去看待各个国家的投资环境。

 

  因此,从这个角度你也可以看到一些很有启发、有意思的地方。从而能反过来思考中国的经济改革。这也就是说,我们有时候的持续增长受制于我们某些体制的缺乏,有的时候是受制于体制的过度,有的时候又受制于体制设置本身的不同。

 

  我讲几个例子跟大家分享一下,需要说明一点为什么这个时候中国从全世界各个国家的角度看待、分析、比较社会经济体制会比以往更迫切更有比较。原因在于中国从78年开始的经济改革开放,已经经历了几个不同的阶段。从80年代的价格到90年代重点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框架,以及80年代、90年代的对外开放,到2000年之后重要的里程碑——进入WTO,进一步国际化,以及各个方面的改革,一直到最新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绘制出一个全面改革的蓝图。

 

  因此中国的经济改革不仅仅是我们通常看到和听到的深水区,矛盾的焦点期,实际上在体制的构建上也需要有更好的策略、更精细的考虑和更长远的管理。前一段时间去印度访问,因为印度新政府上台了以后给全世界一个非常积极的信号,就是新总理在原来所在地的锐意改革和重视效益以及重视发展这样的一个成功经验,给全球的投资一个正面的信号,因此印度在去年经济大跌之后,今年新政府上台有了迅速的反转。

 

  但是,印度作为一个新兴的大国,在过去十几年是除中国以外是增长第二高的国家。可是它吸引外资是非常非常不成功的,为什么?和各国的投资者交流的时候,你可以看到对它诟病最大的有两点,第一点是官僚程序,第二点是土地问题。因为他要进行改革,如果你要办成需要遵守2700条法律法规和指引,这2700条指引和法律法规中如果你触犯了其中的1100条会有可能遭遇牢狱之灾。我听了之后就觉得对投资者是一个巨大的威胁,应该全面地介绍故事的背景,官员说现在我们对投资者就一个窗口,把申请报交给我以后,剩下的都由我负责,只是不清楚将来如果坐监狱谁来做。

 

  第二点其实很有意思,在和电信方面的人员交流的时候听到了一个有意思的信息。我们知道中国的很多城市和地方有大量的光缆、光纤来提升国内互联网通信的带宽和速度,以至于我们最大的瓶颈是在于国内口的高速信息网络的门口,而不是在我们内部。这其实是一个很好的技术路线和优势,但是在印度有相当多的地区和有相当多的企业在这个方面还不用光缆和光纤,因为印度的土地是私有的。在印度不仅仅是这个例包括你在做项目的时候要获得土地都是一个千辛万苦的事情,而且是持续很长时间的艰苦工作,以至于很多外国投资者交流的前提是土地是否有空缺。由此可以看到土地私有制建立了交易买卖的前提,产权是明晰的,但这个制度或者说这个体制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概念,也不仅仅是一个方向,它是由无数后续的政策决定的,一系列的体制和政策决定的。因此具体的体制和政策的安排会决定真正的作用和效率。

 

  第二个例子,发展中经济学有一个非常典型的说法,就是“中等收入陷阱”。什么是“中等收入陷阱”?我也在学术上做过非常认真的研究,但是中等收入陷阱一个典型的案例是一些拉美国家,拉美国家比较早的时候就进入了中等收入的门槛,但长期徘徊的门槛附近,有一些国家跨入了发达国家的行列,也有一些重新跌入了中等收入国家。

 

  这里面的启迪是,当我们在拉美的一些国家考察投资环境的时候,在考察体制和法律的时候会发现,其实拉美国家至少目前这个阶段的社会经济政策远比我们目前获得的公共信息、社会福利政策、劳工政策实际是有非常高的要求的。因此当很多外国投资者在那里投资的时候,有很多的困扰和问题,但在这个领域中是非常关键的一个点,也就是你会遇到非常强大的劳工法律的约束,你也会遇到你认为几乎不奖励的当地工资薪酬待遇的要求。比如说你要雇当地的工人不能低于你从本国带来的这些人的平均水平,从本国肯定不是带清洁人员过来,肯定是管理人员,可是他要求拿一样的工资水平。

 

  其实可以想像,有很多这样的情况就使投资者望而却步,但这些政策只是你从外国投资者角度看待这个环境的时候,在比较中会更强烈地感觉到它的差异和对经济的影响,但是当你身在其中的时候感受不那么强烈。因此我认为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你会感到这个概念,中等收入并不是陷阱,只是一个数字。但是当一个社会的经济的发展使得平均的收入达到了一个中等收入以后,社会阶层会发生变化,社会的各个阶层的利益诉求会发生变化,社会的力量的政治要求会对政策影响的要求会发生变化。这是事实。而在这以后大约已经要么跨越了,要么没有跨越。所以更多只是经济发展的阶段给社会带来的必然的变化。但是在这个变化中,取决于这个体制是有远见卓识的,是能认清楚自己国家和民族的,还是取决于你去,你可以看到很多政治的影响,那是因为每个政治周期为了获得当期选民的支持都不得不作出一定的选择。实际上,这个承诺是不断地加码的,因此建议很多这样的社会政策只有一个方向只能进不能退。但是,社会有一个机制就是动作危机逼迫必须退,不退是另外一种死亡。

 

  所以我觉得你可以感到一个国家的体制政策的具体的规定是非常关键的,它会使整个经济社会的发展是继续还是限于目前,这是很多非常关键的因素。当你在比较的时候会法,当那些社会政策体制的安排超越劳动生产力水平,超越了经济发展水平的时候,会满足当期选民的要求,使他们很高兴,可是你带来的是相对长期的停滞,或者是相对长期的缓慢增长,这是一个必然的结果。

 

  所以可以说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在某种程度上是体制和政策安排的陷阱。如果在一些关键时期,由于当前短期的考虑,你会自己设置很多这样的陷阱,这是在所谓的改革中、设计中、制度安排重特别需要规避和防止的。其实不仅发展中国家如此,我们看发达国家,08年经济危机可以既简单地看到几个基本的倾向。第一,08年金融危机从美国始发,全球都首先了影响,但是美国在比较短的时间内就能够迅速进入到复兴的道路,而到目前是相关国家复苏最快的,简单的原因是体制的弹性和灵活性,从法律到具体的法规,企业的调整、经济结构的调整、金融机构的重组并购,能够以和别的国家相比最快地复苏。所以它会有短痛但恢复很快。相比而言,欧洲的恢复远不如美国,欧洲被美国传染,但这不是传染病,只是感冒引起了它的并发症,因为这种情况是从08年金融危机持续到2011年欧洲自己又再次发生了全球金融危机的第二波——欧洲的主权债务危机。

 

  很有意思的是欧洲为什么会发生主权债务危机?这是体制而不是经济的问题。2000年欧元区统一,统一之后17个国家在欧元区实行单一货币政策。这时候我们会看到11年主权金融危机之后所谓欧元区的核心国家和南欧国家,以希腊为例,2000年之后希腊的社会福利和社会水平是向其他的发达欧元区国家靠拢,年年增长一直增长到2011年的危机。但它本身没有这样高的劳动生产率和收入水平,怎么办?与其并行的是年年的政府水平。这是特征是一个体制变革后所谓政策的协调出现的一个后果。所以,到了后来不得不为其付出代价,因为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和简单的事情。所以他们的经济增长率很低,与其相比欧元区最强大的德国十几年工资的水平没有动,基本没有上调?这是为什么它更有竞争力,除了货币的因素。

 

  所以,一个国家的制度需要考虑长期、短期,需要考虑更精细的制度设计,否则的话可能会受限。在最后的结束之前,我需要再说一点,从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的角度关于走出去的使命,今年的2月份的亚布力论坛上,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的董事长已经向会议必须了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的观点,就是非常诚挚地欢迎和希望和中国的企业,不仅仅是国有企业也包括了广大的民营企业,以任何的模式。

 

  我们希望寻找更好的合作机会,很多具体内容刚才姜主席讲过了我非常赞同,我只想补充一点,他刚才讲了产融结合,如果在产业资本和银行融资之外,再加上一个金融资本,其实这是一种更稳定的铁三角。中投这种诚意我觉得是表现在我们现在在这一年来认真地下气力探讨什么是具体有效的合作方式,特别是跟民营企业,有一些规模小的,我们从规模经济的角度不一定是合适的,但寻找什么样的方式去进行有效的合作,我们愿意非常开放诚挚地和大家探讨,来共同推进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谢谢!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版权所有 © 2019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京公网安备:001101084614

代码

发布时间:2020-04-04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