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搜索
搜索

学者观点

内容详情

李昌平阐述“乡村试验”:让农村更像农村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3-08-21 11:29
  • 访问量:3

【概要描述】

李昌平阐述“乡村试验”:让农村更像农村

【概要描述】

  • 分类:学者观点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3-08-21 11:29
  • 访问量:3
详情

城市人口向郊区乃至农村流动的逆城市化,原因就在于农村有别于城市的生态环境,以及当地的农业文明。 “

建设新农村,应该是将农村建设得更像农村。”820日,在一次学术沙龙上,李昌平描绘了他的“新农村蓝图”。

 

一直自称农民的李昌平,去年与一批从事了10年乡建的人士,集合起来组建了中国乡村建设规划设计院(下称“乡建院”)。

 

目前,李昌平正在按照自己的想法做自己理想的新农村建设。

 

城市人口向郊区乃至农村流动的逆城市化,原因就在于农村有别于城市的生态环境,以及当地的农业文明。

 

在李昌平的设想中,村落要完整保留,古井要恢复,古树要保护,庭院要保留,茅草房要保留,土坯房也要保留。

 

这就意味着,更多的是保留,以及在此基础上的改造,而非征地、拆迁。

 

“要是拆了村落、征了土地,农村文明的根就没有了。农村共同体及其经济基础,是文明的主体。”李昌平认为。

 

在大多数人看来,更像农村的新农村建设,不是建设,而是止步不前。不过,这却是李昌平对新农村的理解。

 

李昌平认为,10%的村庄会成为城市的一部分;60%的村庄会凋敝,只剩下30%的中心村。乡建院的目标就是参与30%的中心村建设。

 

内置金融是切入点

 

目前,李昌平的工作,主要做农村规划设计及其施工技术指导。比如,以“内置金融”为核心的村社共同体重建、垃圾分类和绿色村庄、养老村和培训等。

 

在乡村试验的实践中,重建的村社共同体,是一个包括内置金融的互助合作、集体经济、民主自治和公共生活的村落。内置金融,是切入点。

 

所谓的“内置金融”,也就是在土地集体所有制之下,配套建立村社内部的合作互助金融,实现农民承包地等产权的金融资产化。

 

具体来说,村社共同体成员有权利用土地,在内置金融里抵押贷款、且准许自由有偿退出。这就解决了农民融资难、农村产权无法金融化的问题。

 

相对应的,“外置金融”则是外部金融资本下乡,鼓励发展私人村镇银行和小额贷款公司。农村金融主体的“去农民化”,也就使得金融收益从农村流出。

 

“外置金融”的前提,是农村产权的私有化。即便如此,在不发达的广大农村,为分散小农提供服务,仍然因为农地、山林的零碎、价值偏低,使其有效经营难和变现难,从而导致无法成为金融机构的有效抵押品。

 

在现行土地产权双轨制的基础上,依靠“内置金融”,具有可操作性。

 

为此,李昌平并不赞同土地私有制。

 

没有垃圾的村庄

 

养老互助合作社,成为郝堂村“内置金融”的一个试验,成为破解农村金融困境的另一种可能性。

 

这个位于河南省信阳市平桥城区的普通农村,近年因为地方政府推动美丽村庄建设,而备受瞩目。

 

被乡建院关注之前,郝堂村的基础已经演变成精英联盟加分散小农。

 

“未来农村的基本组织形式不是所谓的专业合作社,是由家族共同体社会演变而来的村舍共同体社会。”李昌平说。

 

郝堂村的实验就是要重建村舍共同体。李昌平解释说,它是一个经济发展、社区建设和社区治理相结合的三位一体的综合性组织。

 

在新农村建设的过程中,李昌平坚持认为,农民的利益才是第一位的,甚至是唯一的。

 

随着2009年10月,“夕阳红”养老资金互助合作社正式挂牌后,在资金互助社为主的共同体的构架下,郝堂村新农村建设随之开始。于是就有了垃圾处理,土地流转,经济发展,以致集体购地,旧房改造和新农村建设。

 

在整体规划中,新农村的建设是为了使生活更方便、更宜居。比如房屋建设,如何将传统的房子和文化元素进行恢复。一个小水库,怎么让水坝有艺术。怎样设计让一家一户有一个小型污水处理系统,然后村里面有一个生物处理系统,进行集中处理。以及如何设计让有1万多亩茶园的郝堂村,接纳城市人去开户和旅游。

 

郝堂村尤为让城市人向往的是,这是一个没有垃圾的村庄。李昌平说,不是不产生垃圾,而是农村文明可以通过垃圾分类、污物处理、回收利用的体系做到没有垃圾。这是农业文明的优势所在。

 

“从这点上讲,农村文明和农业文明本来是比城市文明要先进得多的文明——可持续文明。”

 

对于农村来说,没有垃圾,只有资源。因此,也就不需要也不应该有水泥、垃圾桶。但遗憾的是,在一些地方政府的决策者看来,新农村建设就是建房子、修水泥路。

 

李昌平表示,通过以上改造直接带来的是村民自治主体的归位。乡建院的第二步规划,是将郝堂村建成一个能够容纳5000人的养老村。

 

中国的两大问题,一个是农民问题,一个是养老问题。乡建院认为,让中国城乡老人在养老村养老是最符合中国国情的养老模式,这种成本较低,但是品质却很高。同时,这也是新农村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条件,因为这样可以分享未来中国最大产业——养老产业的一杯羹。

 

30%的中心村

 

郝堂村如此知名,并不意味着所有村落都可以复制。

 

在李昌平看来,未来中国只有10%的村庄最终会成为城市的一部分。60%的村庄会逐渐凋敝,只剩下30%的中心村。

 

而凋敝的村庄,绝大部分将来会成为专业型的生态养殖小区和农机化大农区。其中70%左右的人口最终要进城,剩下的人口最终会向中心村集中。

 

李昌平表示,乡建院的目标很明确,只参与30%的中心村建设,按照“我村我素、我村我品、我村我业、我村我家、我村我根”进行选点和定位。

 

“政府主导的新农村建设,是在农村建构现代文明。我们的工作是建设村庄共同体,重建与恢复乡村系统。”李昌平说。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版权所有 © 2019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京公网安备:001101084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