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搜索
搜索

学者观点

内容详情

卢迈:新一轮农村改革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4-07-08 16:43
  • 访问量:3

【概要描述】

卢迈:新一轮农村改革

【概要描述】

  • 分类:学者观点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4-07-08 16:43
  • 访问量:3
详情

我们的名字是有点问题,它由四个词组成,所以常常会让人忘记,我们是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

 

  我和老陆的关系在早期、在农村改革的时候就有关系,1984年底我们两个人认识,住在一个屋在京西宾馆开会讨论农村改革、农村工作会议。但是更多的接触还是从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成立,从那时候老陆就是我们的理事,每一次开会都非常尽职尽责,对研究计划提出建议,对我们的工作既有批评监督又有表扬鼓励,凡我们的活动他只要有时间、只要请他都会到,当我们比如说当竞赛活动评奖会主席,当我们一个课题讨论专家组组长,给我们非常多的支持。所以在现在这个时候,刚才周其仁教授说5月11日还在一起说,我们一块儿要搞一个社会形势的分析会,把社会学的、经济学的专家请到一起每季度讨论一次,就像经济形势分析会一样,他还给传来的名单,可惜这个事情后来就没有做就离开了。

 

  今天在这里缅怀老陆,我觉着老陆在很多方面都很有建树,比如说大家说到的社会结构、社会建设,但是大家也公认老陆在三农问题是做出了非常大的贡献。周其仁教授刚才讲到这一点,所以我对于他在这方面的思想理解的可能不一定全、不一定准,我根据他写的东西和我对他的了解谈一谈。

 

  中国农村第一轮改革1977年底农村就开始试了,大包干,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老陆做了调查,然后向上反映,就是周其仁所说的1979年的那篇文章和1980年的文章,中国农村改革我们说是农民的创造,或者说农民为了自己的利益在那里做的追求,农村改革也是一批卓越的政治领导人他们所做的决策,邓小平、万里等很多人。但同时也是像老陆这样的学者,比如说老陆、王小强,老陆是其中非常杰出的一个代表,在里面所做的研究、所做的推动、所做的宣传工作,他的第一篇文章就指出包产到户应该重新思考,因为它促进了粮食增产,他把他调查过程中的情况写出来。第二篇和王小强共同写文章就指出包产到户不是一个临时的,它是中国农业现代化的新起点,他已经从这里来预见未来。在各方面的共同努力下中国农村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取得了非常大的进展到1984年粮食大增产一片喜气洋洋,但是在这个时候下一步农村改革究竟怎么搞,在实际的政策设计和在实际的做法上是出现了分歧,所以老陆这些年都在讲这个问题,他在讲农村的第二步改革从1984年到现在2014年,三十年我们农村改革一直在提,但是一直没有解决好,到底为什么?比如讲我们说乡镇企业异军突起,我们让乡镇企业发展。我们说粮食购销体制改革,我们小城镇改革,还有允许农民外出打工,农民工。老陆在他的文章里都指出这些都做了。但是所有这些都是农民在自己的范围内,在农村的这个范围内来进行的改革,改革在有些方面是有了重大进展,老陆也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其中最重要的是国家和农民之间的关系进行了调整,从90年代末到被世纪初取消了农业税,这是一项非常重大的改变,是国家和农民关系的重大调整。但是凡是涉及城乡关系的这些问题,过去的城乡二元结构动起来就非常难,所以老陆关于第二步农村改革他特别强调的就是城乡一体化发展,只有这方面破解了农村的改革才能真正取得进展。

 

  他关于城乡一体化、关于农村第二步改革最多列过九项,他最近写的东西里面有三个方面:

 

  第一方面就是户籍制度,一种是我们把户籍制度上附着的福利制度玻璃出来,慢慢户籍就不重要了。这是一种看法,老陆持另外一种看法,他认为如果等着这种剥离实现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实际的做法应该破除这个户籍制度,后面有具体的提出,破除户籍制度可以是逐步的、渐进的,比如说先给一部分农民工稳定就业先给他们户籍,这种看法我们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的研究报告都是非常赞同的,我们在2010年的城市化报告中也是这样做的,现在政府提出三个一亿,如果真正要说这三个一亿应该是可核查,我们五年、三年来看一看是不是给了一亿农民给他们户籍,还是只是说说而已。这是第一个问题,老陆提出来了途径、任务,但是我们现在还没有看到具体的做法。

 

  第二是关于土地制度,现在的集体土地制度,就是农业的集体土地制度造成了大量的社会问题,政府、开发商、村干部勾结起来来滥用他们的权利,来攫取土地造成大量的社会冲突和腐败现象的发生。老陆在文章里特别指出村集体这些干部在掌握所谓集体产权的土地上滥用职权的问题。这个问题怎么破解,三中全会提到三块地,农地要承包权、要长期化,宅基地说得模糊一点,本来是想把这个问题说得更清楚,结果又模糊了,集体建设用地可以集中入市。其中关键的,城市里面的宅基地,城中村,或者是农民的宅基地这是很重要的一环,过去我们在城里是承认宅基地私有的,在文化革命前这块地是私产这块地也是你的,为什么到农民他的宅基地不是他的呢,更重要的农业用地,老陆有两个数,一个是5000万、一个是6000万,农民有6000万的他的土地或者是部分被动过、被征、被占了,这个价钱实际上是用很低的价钱给占掉了,这是我们积累的一个重要源泉,同时也是一些人致富的重要源泉。现在的政策在提出在做试点,要给农民颁证、确权,在有的地方只要你做了马上就可以看到过去农民很关心如果这块转包给别人这个地界是怎么样的,现在确权一颁证,不用在地里面埋石头也可以知道,因为这是有法律保护的,所以不要小看这个证书,保证了农民的权利,增强了他谈判的权利,剥夺了村干部随意可以代表他们的理由。为什么这样一件事怎么做起来这么难呢?其实就倒在干部这儿。

 

  第三老陆提出财政,他认为现在的财政制度应该做根本的改变,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了这样的问题,我们的财政基础、税收制度应该做调整,比如说环境、资源、土地的使用等等,这些都应该是征税的,征税的结果应该是用在对他做出了贡献的哪些人,农村将要面临人口老龄化的严重问题,我们现在贫困县提到2100、2200是国际水平,但他没有实际的意义,他只有土地意义,你救助并不是最低生活线我要让你达到这个生活线,如果你有劳动能力就不用说它,将来可不可以做到65岁以上的老人按照2100元/年来做养老金的发放,就是每个人、每个月,不是现在的50元钱,而是200元钱,我们能不能保证他们最低的生活,这个需要钱,现在财政说给农村的项目已经超过了城市,就是零零碎碎给农民的生猪繁养等等,项目多,但是钱不多,能够真正解决问题的这些关键的钱更不多。我刚才说了一个农业税,农村合作医疗也是很好的,但是在这方面财政还需要再下大决心。

 

  第四是农民工制度要改革,刚才有人讲到老陆说到2005年的文章,那是一个很有意思、很重要的社会学的研究,他把王斌渝这个农民怎么就变成了杀人犯,从他的生活、劳动、吃饭、居住、看病、学习、工资等等各方面做了一个记述,然后分析了他杀人的这个过程。我觉得如果各位是学社会学,或者是关注农村的都值得一看。我们现在的农民工制度是一个很不合理的制度,在劳动力过剩的情况下,我们保证了他的就业,有干活的,还勉强说的过去,在现在中国已经进入中高等收入的情况,比如我们在建筑业、外包的产业、流水线上我们在大量的用着农民工,一天工作12个小时,甚至更长时间,没有什么劳保,有医保,王斌渝看病就是工头给了他两片退烧药,工资干了十年三万块钱,所有这些情况在现在还在一天一天的继续着,建筑公司拿下一个大项目,然后包给这些包工队,这些包工队就从村里带来人,一年一发工资,像这样的情况是应该改掉,这是老陆已经很明确的提出来,应该是公司制,应该是所有的劳动者有通过的权利,八小时工作制,如果要是保证不了这些人基本的权利像杀人也好、现在发生的抗议也好,以及发生其他的哪些消极的因素都是社会要付出代价的。

 

  这里我也要再增加一点,就是老陆在提出我们要解决农民工问题的时候,我们还需要做一些更长远的安排和打算,王斌渝6岁的时候死了母亲,四年级辍学,17岁就出来打工。现在农村有一批这样的孩子,现在应该做到的几件事:第一要把他们儿童早期发展这个事情做好,在村里的孩子也能收到早期发展的教育,否则的话他和城里孩子的差距不是一星半点,最少有20%的孩子需要做这样的工作,就是把学前教育送到村里去,把怎么教孩子要教给这些母亲,要保证他们的营养。第二就是要保证他们的教育,现在中职教育很好,我们有2000万的孩子在中职学校学习,他们中间90%是农村的孩子,这些人被称是应试教育的淘汰者,或者是挤出来的人,社会对他们来讲是叫差学校、差老师、差学生,因为他们的中考成绩大概是200-400分,满分是750分,他们的教育状况是这样的。现在做到了,国家应该算很有远见给他们免了学费,15%的学生有生活补助,但是这些还不够,这些中职学校的国家投入,一个孩子把教师都算上也就是5000-7000,比高中的投入低,大学刚才我问了是3万元钱,对这些孩子多投入一点,给他岗位,给他多关注,每年保证500-600万人毕业,他有光明的前途,自己的生活解决,未来的城市化可以解决、中国的社会问题也可以解决。老陆在提出这个问题,而且努力的为第二步农村改革在呼喊着,在实践着,我们有义务、有责任要把他提出的这些问题进一步推进,让它变成现实,这将是对他最好的纪念。谢谢!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版权所有 © 2019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京公网安备:001101084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