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搜索
搜索

学者观点

内容详情

聂高民:体制缺失与改革思路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3-06-13 02:28
  • 访问量:1

【概要描述】

聂高民:体制缺失与改革思路

【概要描述】

  • 分类:学者观点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3-06-13 02:28
  • 访问量:1
详情

——在中改院“改革攻坚的行动路线”座谈会上的发言作者

  

  今天听了中改院“改革跑赢危机”的报告有很好的启发,报告提出从应对现实“危机”出发的改革意见,我认为这个出发点是现实的、必要的,所提意见是很有价值的。

 

  我想在“危机”视角之外再做一个补充。我们今天经济社会发展中暴露的很多问题,是深层矛盾的逐步积累后形成的。我们需要有危机意识,但解决问题还必须看到形成问题的原因。这个原因仅就事论事的分析不够,而要看到经济社会体系中整体性、系统性的体制性缺失,增加整体推进改革的系统观。我觉得针对现实问题的“危机”视角与针对体制深层的系统性视角能够结合起来看的话,可能才会真正有效推进改革。这些年我们对经济社会发展问题的分析比较系统,但是对体制问题的分析和实际推进缺少系统性,往往只是在每一项经济社会具体政策里面加一点体现改革的措施,但改革在总体取向和系统考虑方面弱化,这就使改革成为一个碎片性的东西。实际上,体制问题客观上存在系统性,能够提升到系统层面的体制问题是大体制,大体制的缺失和问题积累必然引发和派生各种各样的问题。因此,改革要首先解决系统性整体性的取向问题,以经济社会体制这么一个框架的话,我们的体制有三个非常重大的缺失。这些深层问题解决不好,就会积累起来,导致今天会议所说的“危机”。

 

  第一、从组织形态看,我们的各类组织功能尚不能构成有效运行的市场经济体系,这里面有很大的缺失和错位。这个组织形态是什么呢?一个是政府,一个是企业,一个是社会组织。核心是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也是政府和社会的关系,这是两组相互关联的关系,而不是两个关系。三类组织各归其位,有序互动才能形成市场经济运行的基础架构。政府职能越位、错位是首要问题,最近正在抓简政放权,减少审批,还应有优化横向纵向的政府结构、创新管理方式的问题。但转变政府职能也不是孤立的,需要与企业改革、社会组织改革互动起来。我们的企业组织形态最大的问题,是还没有形成公平竞争、有序竞争这样一个市场关系,不同类型的企业与政府有着不同类型的关系,这涉及到微观主体层面的改革必须进一步深化,能够真正实现在市场基础上平等使用生产要素。在政府和企业之外,我们最大的组织功能缺失和错位在社会组织。我们的市场经济缺少能够把微观主体和宏观管理连接互动的社会组织机制。我这里说的社会组织机制主要不是从“社会领域改革”讲的,实际上社会组织就是构成市场经济体系的组成部分。没有各类体现自组织形态的商协会、利益群体代表组织发挥沟通协调、自组织管理功能,可能政府职能最终也转变不到位。在组织形态功能方面存在明显缺陷,是第一个大的系统性体制问题。这三类组织的功能都是有重大缺陷的,政府职能的缺陷为首,社会组织功能缺陷最大,企业功能的缺陷改革最难。各类企业要实现平等使用生产要素,我们目前完全没有做到,我们企业形态中所有生产要素,基本都是二元、三元构造,它不能实现平等的生产要素属性。

 

  第二、从市场形态看,我们离完善市场经济体制还有很大的差距。市场机制是由商品商场、要素市场、货币市场构成的。我们十年前就宣布初步建成了市场经济体制。其实是建立在什么基础上呢?当时宣布说我们的“商品”已经实现市场调节96%了,这还不初步建成了吗?其实,要素市场这一块应该说缺失很大,而且在相当一段时间里面是被忽略的,或者是被利益关系所牵扯的,导致这一块的改革进展缓慢。要素市场改革最主要会着力在两大方面,一是在城乡关系上,包括土地、劳动力、户籍等等这些多重二元要素结构不改,所谓城镇化、市民化就不能推进,就会成为半拉子市场经济。二是各类企业如何平等使用生产要素,涉及到城市端更为深刻的改革。再看货币市场,现在的改革取向基本明朗,有个利率市场化的问题,汇率市场化问题,还应有一个金融市场主体的问题,央行管理和预算体制问题等。从市场形态视角来看,我们的市场经济的改革还没有完成,我不说远远没有完成,但是没有完成应是事实。现在经济中很多问题,比如说经济转型为什么出现了这么多的问题,其实你分析到深处,它还是受大体制缺陷的制约,改革仍然必须攻坚。

 

  三、从权利形态看,我们的权利义务体系真的是很不完善,这其实也是市场经济能否完整的基础。第一是权利体系,权利要讲平等,包括规则平等、机会平等、起点平等,要疏通城乡间、行业间、地区间的人员要素流动通道、疏通人才成长通道等。这就需要建立好法制经济、法制社会。法制要体现权利的平等,也要体现权利和义务要一致、权力和责任要对应。第二是要体现公平,从政府角度,怎么样能够提供更均等的公共服务;从行业角度,教育、卫生、市政等领域如何能够为社会提供更公平的服务;当然还有分配问题、社保问题、社会矛盾调解调节等问题等。还要考虑到,公平和效率要相互支撑,要在求公平中求效率,在求效率中讲公平。市场经济的原动力在于竞争,而竞争的有效性也依存于平等与公平,这是大题目,不可忽略,也不可片面。

 

  总的来讲,我觉得如果从体制的系统性上来看改革,与从危机管理的紧迫性上看改革要能够结合起来,这有利于形成共识。现在各种关于改革的意见很多,说明关心改革的人多了起来,这是好事,但也需要形成基本取向上更多的共识。我赞成还是要进一步解放思想,这对全面深化改革非常重要。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版权所有 © 2019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京公网安备:001101084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