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搜索
搜索

学者观点

内容详情

石小敏:腐败会导致改革难以大规模继续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4-07-27 15:46
  • 访问量:2

【概要描述】

石小敏:腐败会导致改革难以大规模继续

【概要描述】

  • 分类:学者观点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4-07-27 15:46
  • 访问量:2
详情

1984年,以价格双轨制为代表的一系列经济改革,从莫干山上走向全国,并深刻影响了这个国家此后30年的发展。柳传志、张瑞敏、王石,在这一年投身商海,用创业的方式践行他们的改革梦想。这告 诉我们,改革,需要身体力行。2014年6月21日,茅于轼、周其仁、张维迎、陈志武、姚洋、卢锋、刘永好、梁建章等著名经济学家、企业家,在"莫干山:1984的创新和动力——2014搜狐财经夏季峰会" 上,再度对中国改革做了最大胆的建言。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石小敏在接受搜狐财经专访时表示,现在的改革已经在体制上取得了大的突破,尤其在反腐方面。反腐败如果不进行,可能会导致很多改革无法大规模继续。

  搜狐财经:今天我们论坛的话题是关于莫干山,关于80年代的改革,刚才我听里面也讲了很多。和当时相比,您觉得现在整体的氛围是怎么样一个状况?

    石小敏:现在在体制改革上已经取得了不小的突破。领导人正在承诺,反腐败老虎苍蝇一起抓,现在开始已经有一些实效了,好像力度很大。社会各个层面,包括老百姓、知识界、企业界等慢慢在增加期待。当然也有一些疑问,说这么打老虎能够最终解决问题吗?除此之外,因为这是刚刚迈出的第一步,也有其他一些争论。例如,包括对那些已经铁证在手的腐败高官到底是用家法还是用国法,大家都还并不能确定。我觉得如果用国法,那么有利于进一步走向法制,好像新的领导人主要就是倾向这个方向。

    现在腐败如果不解决,我们能不能改革开放呢?要想大规模投入改革开放,其实也很困难。因为这些年的腐败导致官僚主义盛行,已经形成官僚机构和家族权贵的势力,各方面垄断集团高度融合在一块,在这个盘子里产生深刻改革是很难想象的。

    实际上打腐败抑制了很多不好的事情,包括挥霍和新的腐败行为,而且还在缩减社会运转的成本。虽然现在经济增长势头不强,还在下滑,但很多过去因腐败而导致的成本也在减小。目前这个社会并没有因打腐败而变得更加动荡,反而好像由于期待增加相对来说比较平和。

  搜狐财经:刚才提到了反腐败和经济的关系,现在经济形势严峻,央行进行了两次定向降准,您对未来货币政策的走向怎么看待?

  石小敏:刚才这个问题问的人很多。其实问题的话,我们可以分为大问题、中问题、小问题、微问题,像定向降准问题可能就是在微问题这一层次。如果毛病出在大问题层面,再延伸到中的问题,到小问题就更多了。所以我是什么意思呢?他为什么要降准呢?因为准备率高,到20%了,我们过去准备率了不起到5%到6%的水平。为什么2005年、2006年以后能提高到18%到21%,这是因为我们的货币机制,我们是靠收购美元来吞吐基础货币。

  搜狐财经:靠外汇占款来投放基础货币的趋势似乎在慢慢转变。

  石小敏:它没真正改变,比如说日本也有上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但是日本是怎么收购美元?它是大量向民间发日元债券,拿回来钱去收购美元,所以发债券已经是像降准一样,向社会上收购了一部分日元的购买力,然后再去买美元。它对这些债券要付利息,美元拿了以后做投资,回报要顶利息。同时收购美元的数量跟国内日元购买力有一个平衡,在这个过程中就做到了。而我们是直接投放基础货币,这个问题就大了。

  搜狐财经:比较被动。

  石小敏:这从货币机制上就有大问题了,这就是通货膨胀的一个根子。搞这个制度的时候,2005年、2006年就有经济学家提醒,将来会带来通胀的压力。当年外汇储备是一万亿美元的时候,购买外汇的所谓外汇占款已经略微超过当年根据经验应该投放的基础货币,大概是4、5千个亿。所以2005年、2006年之后准备金率提高非常快 ,收购美元货币太多了,但准备金率提高力度又不够,央行为了提高灵活性还提高央票,来回收人民币,但是也收不尽。

   现在降准变成了一个不得已的临时调节杠杆,为什么?我们金融走到现在,表面上货币很多,M2占GDP比重很高,但这么多钱到处还是缺钱,那就是刚才说的,实际上一个经济体可用的钱,跟钱总量的存量乘以它的周转速度有关。我们经济周转速度从2010年以后大幅度下降,钱就越来越少。这个发达国家也有,经济危机的时候信用冻结了,周转速度几乎停滞了,就出现到处缺钱的情况。

   另一个现象发达国家没有,只有中国有,就是当经济总量增长下滑,各方面行业企业利润都大幅度下滑的时候,我们的利率明显在提高,而且跟这个相关的高利贷总量是迅速增加,这是从来没有的。为什么有这个现象?就是我们制度设计上,有一批人他可以借大量的钱,但他还款能力差,甚至不想好好还换,但还得继续借他钱,各个银行要给他高利贷让他继续维持,这个太坏了,以至于我们整个已有的贷款不还本只还息。高利贷连本付息一块还,一年还本付息额度超过20亿,几乎接近于全国所谓基础货币增加量,就是M2的增加量。基础货币要转20多圈才构成M2,这个才出现去年6.20钱荒事件。

   今年6.20之前央行就接受教训,他不是什么定向降准,他是一笔给了建设银行5000亿,一笔给了开行5000亿,开行没有降准的问题,它没有储蓄,建设银行可以降准,但是一笔5000亿,两笔加起来1万亿,大大超过当年应投放基础货币,它就是5月底为6.20做准备。但当时国债回购的利率仍出现较高的情况。

   因此,央行定向降准现在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一切为了暂时平缓和暂时补漏洞,大的问题根本没解决的一些临时措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搜狐财经:我刚才听张维迎老师讲,他也是不太赞成这样的措施出来。

  石小敏:我还是讲理论,现在从实际上讲问题还要严重得多。

  搜狐财经:您总体上比较悲观的是吗?

  石小敏:金融危机肯定会爆发。

  搜狐财经:隐藏的危机已经提的很多,包括房地产、影子银行、地方债之类。最近房地产市场比较低迷,前两天关于空置率的问题讨论很多,有的说空置率达到20%多,有的说可能没有那么严重,您觉得现在楼市是怎么样一个状态?

  石小敏:我觉得空置率可能是中国的特殊国情中国特色,中国的各种制度安排使得有钱人和有权占有太大资源,这块明显远远高于其他的国家。

  我来讲一个事情。北京市有部门在2011年底、2012年初的时候花了100天调查北京空置率。最后2012年6月之前他公布这个数字:北京有空置房381.2万套,大数就是400万套,他没有说这个房都是什么房。

  搜狐财经:这个好像没有详细报道。

  石小敏:空置的381万是套而不是间。如果按最宽泛来理解,就是农民的房、城里人的房,大产权、小产权、新房、二手房都加起来总共大范围空置这么多。假如只有四分之一可以具备立刻上市能交易的,就是100万套,但是这两年2012年、2013年北京市新房加二手房年交易总量才是20万套,这意味着空置房屋数量的四分之一,就大致等于四年左右的交易量。

  搜狐财经:这个背后还是有很多政治体制方面的原因。

  石小敏:之前毛大庆关于楼市的演讲你看到没有?

  搜狐财经:看到。

  石小敏:毛大庆的讲话还是不错的。

  搜狐财经:对,他是作为一线地产商。

  石小敏:他是很有头脑的,他基本上能站在高端里俯瞰这个市场,他也比较用心,所以他基本观点是两个,第一个,房地产市场已经不行了,已经过多过剩了。第二个,他看着新政府的调控方向已经跟以往发生根本变化了,现在要跟那套连续十年的模式拜拜了,这个很深刻。而房地产是我们这五年所谓政府主导城镇化投资,这一块投资真正主要靠房地产,它的前端是钢铁、水泥、设备与制造,中间部分是中央和地方融资平台,下端是房地产市场,这三端形成一个流水线。中间的政府这一块问题很大,但是一直在掩盖。

  搜狐财经:涉及到地方债务的问题?

  石小敏:不光是地方债,包括中央债,铁道部就是中央债,央企就是中央债。上游的问题是过剩,现在房地产出问题了。两端上市公司,中间部分上市公司最少,信息最差。

  搜狐财经:不够公开。最近有地方政府可以试点自行发债的消息。

  石小敏:你怎么看,中央这一块债务20万亿,加上地方债,我们判断中央加地方总体债务接近40万亿。除了正常贷款就是影子银行,主要是债券加信托,理财是为信托做托儿的,还有一大块BOT,BOT就是政府把自己转为企业。

  搜狐财经:合营的这种?

  石小敏:不是合营,就是你先替我垫支,三年以后我回购,比如说像建高铁信号系统,你帮我运营三年,高铁公司替他承担,实际上最终是政府的,这种BOT资源很大。所以政府这一块是麻烦最大的。

  搜狐财经:财政部推上面的自发自偿地方债有没有什么用?

  石小敏:就是有些太急。因为今年一季度这一块总共发了1800亿债务,比去年增加了将近3倍,去年几百亿,今年一季度就是1780多亿,就是1800亿,但是跟总量40万亿比就是一点点。现在有些地方连工资都发不出去,其实靠这么发债解决不了多少问题。

  搜狐财经:杯水车薪。现在似乎正在慢慢弱化融资平台。原来财政部代发地方债务,包括代替偿本付息,现在需要自发自偿,但同时地方政府本身有这么多问题,会不会更降低它的意愿?

  石小敏:现在所有的这些东西都是小打小闹瞎对付,都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小伎俩,没有根本性解决。

  搜狐财经:总体感觉您是忧虑比较大。

  石小敏:这个经济方面的危机肯定会爆发,爆发之后才能真改革。之前这五年依靠政府投资的体制,可能把朱镕基改革的一些东西都丢掉了。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版权所有 © 2019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京公网安备:001101084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