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搜索
搜索

学者观点

内容详情

王德培:互联网对传统垄断行业釜底抽薪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5-06-02 17:33
  • 访问量:3

【概要描述】

王德培:互联网对传统垄断行业釜底抽薪

【概要描述】

  • 分类:学者观点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5-06-02 17:33
  • 访问量:3
详情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政府共同举办的“2015第七届顶级品牌高峰论坛”于2015530日在上海举办。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福卡智库首席研究员王德培出席并演讲。

 

  王德培认为,中国顶尖品牌市场遇到的挑战之一是互联网。互联网现在凭借着去中心、扁平化、分布式的特色,对传统的垄断地区、垄断行业进行釜底抽薪。但是在这一场互联网减的运动当中,领导都说“互联网+”,但是现实生活当中更多是减。这场减会带来什么,从中长期来看,顶级品牌将会回归其本真。因为这样的品位一定要让人和人看得到,并不是一般商品的网上销售。

 

  以下为演讲实录:

 

  王德培:和各位交流三个方面的问题。第一个方面是关于中国顶级品牌市场面临的挑战。第二方面,我们面临的重大的历史机会。第三方面,我们面临的版本升级。

 

  第一个方面我想讲六大挑战。第一个挑战是文化的挑战。奢侈品在中文的意思当中,就是多余的消费。中国农耕文明几千年,给人提倡的就是一种节俭的,而不是浪费的多余的消费。但是在改革开放的时候,我们迅速的引进了西方各种各样的文化和商品。在当时的舆情当中,居然把顶级品牌的概念翻译成了奢侈,这么一来,就在这栋楼,几年前组织了一场很大的顶级品牌的推广会议。竟然来自有关方面领导一个电话,说是奢侈品是21世纪的鸦片,完蛋了,会议办了一半黯然退场。只是说舆情、时空不对头,导致了我们整个产业羞羞答答。这是文化上的挑战,我已经参加了好几届,今年明确提出这是一个顶级论坛。我认为这个挑战翻过去了,今后名正言顺,正本清源,我们可以在这方面进行大张旗鼓的挑战。但是这种潜意识在我们有关部门,为什么海关关税要对他收如此高的税,我估计还有一些不好的印象,如何在未来把它给剔除掉。

 

  第二个挑战就是这一轮中国从去年开始的反腐运动的挑战。这场挑战客观上让我们的顶级品牌的销售受到了明显的影响。当然我把它称之为被撞了一下腰。怎么说呢?当下他是受影响的,但是从中长期角度来说,这是一个好的事件。我们总不能让我们的高档、优雅、具有品质、品位的商品,给贪官污吏招摇过市。短期是不好,但是中长期来看是夯实了我们的顶级品牌消费的基石。

 

  第三个挑战是经济形势下行的挑战。07、08年爆发的一场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机,从美国这块多米诺骨牌倒下,连带欧洲金融危机,2013年中国进入了实质性的去产能时期,整个中国经济进入下行态势。20151-4月份整个经济形势更不好,尤其是对外进出口贸易负增长7.3%,三四月份对外出口是-14.6%。在这个过程当中,对顶级品牌的销售会不会带来影响?那是肯定的。这是毋庸置疑的。我来自福卡智库,福卡智库是搞预测的,我们预测是目前形势进入后危机时代,还有3-5年,3-5年过了之后,整个经济还会有向上的增长。尤其是这一轮的后危机时代,在重新洗牌过程当中,还有第四块牌,俄罗斯的经济倒下去。在这一轮的洗牌当中,欧洲经济、日本经济还在0左右,美国经济凭借其超级规模,有一个复苏。但是是否带来产业革命,带来制度意义上的革命,现在还看不到。以俄罗斯、南非、巴西诸如此类的国家绝对的负增长,俄罗斯未来将会沦为地区意义的大国。在这一轮洗牌当中,中国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和体量重新崛起。这个判断我和很多朋友都有不太一样的意见,我认为在这一轮洗牌当中中国将崛起,在下一轮将会有更大的增长空间,这是顶级品牌的最基本的时代背景。

 

  第四个挑战是境外销售。因为我们体制问题,方方面面没有跟上,包括文化、海关关税,导致了国内的这些年改革开放带来的消费增长,竟然移师海外,2014年出国旅游消费人员达到了1.15亿。整整1万亿在海外进行的消费。把整个顶级品牌的消费差不多是一半,47%由出国旅游的人囊括。今天早晨中央广播电台公布了一个消息,说是在14类商品,其中大部分都是顶级消费品,关税取消50%,因为面对1万亿的消费市场外移,你怎么办?中国的改革都是问题导向型的,问题搞大了,我早一些年就提出了,今天1万亿在海外了,他才说我们免了。我觉得还没有到位,现在我们提出自贸区,上海一家自贸区很难撑住,然后在沿海地区搞四个,明年还会到内地去。什么是自贸区,其中有一项就是区域零关税。前两天澳大利亚驻上海总领事来找我,他说我们在2019年关税趋零,97%会免掉,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跟他说,关于消费外移的事情,在中国境内很快就会结束。

 

  第五个挑战就是商业地产的过度竞争。顶级品牌商场过多。2015年在有一些省市会出现商业地产的崩盘现象。什么道理?原来静安区不得了,就是一枝独秀,现在南外滩、北外滩、浦东、迪士尼乐园边上全面开花。前两天我到山东省,焦裕禄故乡边上的一个县--东明县,那么穷的地方也要大张旗鼓搞城市综合体,主要销售的就是顶级品牌商品。这就是过度竞争给我们经营带来的压力。但是从中长期角度来看,我认为这样的竞争会真正的让那些好的地段,好的品牌。刚刚他在吹徕卡,你究竟行不行,都会在这场竞争当中水落石出,中国市场的竞争深入,只有大浪淘沙才可以让我们的行业走向陈述。比如说房地产行业,他现在就是惨烈的竞争。未来顶级品牌也会如此。

 

  第六个挑战就是我们的互联网。互联网现在凭借着去中心、扁平化、分布式的特色。对传统的垄断地区、垄断行业进行釜底抽薪。但是在这一场互联网减的运动当中,领导都说“互联网+”,但是现实生活当中更多是减。这场减会带来什么,从中长期来看,顶级品牌将会回归其本真。因为这样的品位一定要让人和人看得到,并不是一般商品的网上销售。所以我刚刚提到的六大挑战,对当下是严峻的,但是从中长期来看是利多的。

 

  接下来我讲一下机遇。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来,有各种各样的红利释放,有人说现在红利释放差不多了。错了,我认为中国最大的红利,2015年是元年,开始正式释放。那就是金融资本的大爆炸。关于这个话题,理论上我们几年前已经专门出版了类似金融的几本书。其中有一本书就叫中国引发的第四次金融大爆炸,将会在未来展开。在今年,我们国家正式展开了。我为什么提这句话,因为顶级品牌的价格不菲,太贵了。如果说我们通过劳动创造财富、工资增长,这样的一种算术增长的速度和在座的这些顶级品牌大佬的内心的渴望差距太大。而今年开启了一个金融资本的大爆炸,在这个过程当中,正式的市场化了,这么一来,财富不仅靠劳动积累,更主要的通过重组积累。有人说现在股市疯了。股市一天的交易量可以达到上一轮高峰的10倍。前几天已经达到了2.4万亿。我们借钱给你玩股票,这就是市场化过程。

 

  在我们的分析推导当中现在有一系列的市场,上海为了成就科创中心提出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微博]内要设置一个新兴板,这些我们不说。我们看看2015年新三板带来的疯狂,吴晓波[微博]说疯了,集体心里的理性防线被突破了。我718日还会和他同台PK,那本金融大爆炸就是他帮我出版的。表面上我赞同他的想法,但是在这一背后中国股市有没有逻辑,有没有历史的必然性呢?66日我会和郎咸平[微博]在国际会议中心PK,在座感兴趣,可以参与。我会就这一轮股市的行情和空间和他PK。我认为这一次的财富重组就是重新的抢钱运动。从经济学角度来说是要素的优化配置。再说的明白一点,那就是加大了资本的杠杆,我们房地产市场最近为什么好?因为股市好了。如果说靠劳动创造财富,上一轮高峰已经结束了。但是在财富重组、证券重组、产权重组之后,一代新人一代富人重新脱颖而出。当然代价是一大批的惨淡的普通股民。索罗斯说了,整个证券市场就是假象和谎言的连续剧,问题是我们要在广大股民认清假象之前出来。这是我们今天的机会。总而言之,中国在未来两到三年的资本大重组过程当中,会迎来房地产和顶级品牌的购买浪潮。

 

http://d7.sina.com.cn/pfpghc2/201506/08/4e2e1fc926af4009a455877d718ca7c2.jpg

  第三个是版本升级。那种总量意义上的推进,那种发展是不是适应中国,不适应了。我刚刚提出的六大挑战,四大挑战针对的是这个。所以版本一定要升级,过去我们靠南京路的三栋建筑就可以通吃上海滩的顶级消费品,现在不行了,18个区县都认为自己是顶级品牌的中心。这样一来就要求我们版本升级。过去一栋楼里面,这个楼主就是做地主,我邀请各种各样的顶级品牌来租柜台,租他的门店。这样的形式行不行?我认为现在不行了。静安区召开十三五规划的时候,我就提出要有一个支点,一个杠杆,形成一种新的组织销售的渠道。2015年,虽然宏观经济在下行,但是我们的商品经济依然有两位数的增长。但是前50家大的商业集团是负增长。因为这样的销售模式已经不适应了,如何把我们这栋楼里面的方方面面的力量团结起来,形成一个圈,一个基金通过本的杠杆来撬动。顶级品牌和人类新的体验经济之间几乎是划等号的。我们买东西,他价格贵,然后蜂拥而至。但是顶级品牌的核心是体验经济,把他的真正的价值挖掘出来,而不是一个个柜台。我曾经在政协上提过提案,今天我们所在的这个建筑群,就应该成为顶级消费品的秀的舞台,每天都要秀,每个月要有大秀,每年要有全球的秀,在这个舞台上吸引周边更广泛的消费者们在这个秀的舞台上,感受顶级品牌的真正的奢华魅力。我们的商业发展版本升级的空间还是很大的。

 

  今天我讲了三个问题。第一,我们确实面临挑战,当下我们面临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是通过这些问题,实际上是迎来了中长期的发展空间。尤其是现在在我们国家发生的,其他国家没有的,因为我们国家是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经济,在这个切换的临界点,主要就是在资本金融的发展上。在这个领域,我们这个宝藏,2015年作为元年,真正的打开了。虽然说从农耕文明的道德角度来说,好像是有点胜之不武--你怎么建立在广大股民的损失惨重的基础上呢?但是市场经济没有办法,市场经济不相信眼泪。在顶级品牌的发展过程当中,海关关税很快会趋于0,国内资本的大放开,所有这一切,中国依然是全球顶级品牌的肥田沃土和战略制高点。

 

  谢谢大家。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版权所有 © 2019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京公网安备:001101084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