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搜索
搜索

学者观点

内容详情

杨鹏:把中国的上帝崇拜还给民间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4-08-06 16:31
  • 访问量:4

【概要描述】

杨鹏:把中国的上帝崇拜还给民间

【概要描述】

  • 分类:学者观点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4-08-06 16:31
  • 访问量:4
详情

2014年7月,学者杨鹏在卸任壹基金秘书长之际推出新书《“上帝在中国”源流考》,该书第一次从“上帝”的视角梳理了中国思想史,指出上帝崇拜在中国自古绵延不绝,只是自商周以来,上帝崇拜就逐步被君王垄断了。中国历史上的上帝崇拜不是全民宗教,而是皇家宗教。

 

中国皇家崇拜的上帝与基督教传统中的上帝是否同一个上帝?上帝在中国的见证人是否如帕斯卡所说“被杀掉了”?上帝崇拜在中国是如何一步一步地被皇家垄断,普通人是如何逐渐变得只能崇拜自己的祖先?在信仰迷失的当下,该不该把对于上帝的信仰还给民间,恢复古老的上帝崇拜?对记者的这些问题,杨鹏均给出了回答。

 

中国的上帝和基督教的上帝是同一个上帝吗?

 

晶报:说起“上帝”信仰,人们普遍会想这是基督教的上帝信仰……

 

杨鹏:对,这是一个需要认真比较的问题。我们也许可以说,祈年殿里的“皇天上帝”不是基督教里的上帝,因为在基督教产生之前,甚至在犹太教产生之前,中国人就已经信上帝拜上帝了。公元前13世纪,犹太教创始人摩西率领奴隶们过红海,但在公元前15世纪,中国商朝人就已经信仰上帝了。殷墟出土的甲骨文中,有大量关于上帝崇拜的记录。同时,我们也可以说,“皇天上帝”和基督教里的上帝是同一个上帝。因为上帝是普遍的,上帝启示过犹太人,启示内容被记录在《圣经》里。上帝也启示过中国人,启示内容在中国古代典籍里,如《逸周书》、《尚书》、《诗经》、《礼记》、二十四史等典籍里面。人的关注是倾向性的,当我去中国典籍里找上帝时,我发现了丰富的线索。同一个上帝,在不同民族的历史上,留下了自己神圣的痕迹。

 

晶报:中国典籍里的“上帝”概念,与犹太教或基督教的“上帝”概念,是同一个概念,同一个上帝吗?

 

杨鹏:你这个问题,过去也有人问过,但并没有人回答。16世纪意大利耶稣会教士利玛窦到中国传教,他就遇到了翻译上的问题。利玛窦在中国经典中发现了“上帝”这个概念,他认为这个概念完全可以与拉丁文的“Deus”对应,可以用“上帝”这个中国概念来直接翻译拉丁概念“Deus”。“上帝”本是中国经典《诗经》、《尚书》、《礼记》及二十四史中最高神的概念。古代中国人与古代犹太人一样,认识到宇宙万物和人类命运之上有一个至高无上的创造和主宰的力量,并称之为“上帝”。利玛窦在1595年编写的《交友论》中,开始使用“上帝”这个概念来指称造物主。在1599年编写的《二十五言》中,他再次使用“上帝”概念:

 

夫仁之大端,在于恭爱上帝。上帝者,生物原始,宰物本主也。仁者信其实有,又信其至善,而无少差谬,是以一听所命,而无俟强勉焉。知顺命而行,斯之谓。

 

学者陈梦家先生曾将殷墟甲骨文中的“上帝权威”总结出16项,包括决定风云雷雨、农业收成、战争胜败、君王命运等,与《圣经》中“上帝权威”相同。我自己也进行过对比分析,如果把至高人格神“天”(也叫上帝)的“权威”总结出来,与《圣经》中的“上帝权威”就可以画等号了。这些年,对中国历史上的“上帝”崇拜进行总结和研究后,我的结论是:中国古往今来,都在崇拜上帝。但是,这个上帝崇拜,从周朝以来,就逐步被君王垄断了。不是全民宗教,而是皇家宗教。继承中国传统的上帝崇拜,应将其全民化,也就是把中国的上帝崇拜还给民间。

 

在中国历史中,上帝的见证人都被杀了!

 

晶报:一提到中国文化,人们就会想到诸子百家。诸子百家的思想中,有上帝崇拜吗?

 

杨鹏:有,孔子就是信上帝的。记录孔子思想的《孝经》记载如下,子曰:“天地之性,人为贵。人之行,莫大于孝。孝莫大于严父。严父莫大于配天,则周公其人也。昔者,周公郊祀后稷以配天,宗祀文王于明堂,以配上帝。是以四海之内,各以其职来祭。”

 

孔子认为,最大的孝,就是以祖先之灵来配祭上帝。按这个要求,在中国历史上,只有君王做到了最大的孝。你到天坛看看,上为皇天上帝牌位,下为祖宗牌位。这就是配祭上帝。但是,只有君王有这个权力,百姓没有,官僚也没有。基督教在中国传教时,遇到的最大困难之一,就是它不许信徒祭祖,我们知道基督教是不允许祭拜上帝和耶稣或圣母玛丽亚以外的任何偶像的,但中国人有祭拜祖先的传统。中国基督徒不敢祭祖,怕违反教规,但不祭祖,又被骂为不孝。

 

除了孔子之外,最重视上帝崇拜的莫过于墨子。墨子认为,人与人的关系应建立在爱的基础上,要互惠互利,要兼相爱,交相利。但是,唯有信仰上帝鬼神,才可能有兼相爱、交相利的社会秩序。中国诸子百家中,信仰上帝的主要是儒家和墨家,法家理性,很少谈上帝。

 

晶报:在西方,关于上帝,《圣经》有丰富记载。而在中国,典籍中对上帝的记载却不多。

 

杨鹏:告诉你一个重要断言。布莱兹·帕斯卡(Blaise Pascal,1623-1662)是17世纪法国的伟大天才,他是伟大的数学家,概率论的创立人之一,他发明了世界上第一台计算机,发明了水银气压计,他留下的《思想录》是西方哲理散文的伟大经典。人们很少注意到,帕斯卡《思想录》中提到中国的短短的几句,深刻得让人心惊。《思想录》第九章的《永恒》篇中,帕斯卡说出了这样的先知般的断语:

 

其他宗教的虚妄。——它们没有证人。犹太人有。上帝为了藐视其他宗教而制造了这样一些迹象。中国历史。——我只相信这样的一些历史,它们的见证人都被人杀掉了。两个里面哪个更为可信,是摩西还是中国?这并不是一个可以草率看待的问题。我告诉你,里面有某种东西是使人盲目的,还有一些东西是让人开启智慧的。仅用这一句话我就可以推翻你所有的推理。“但中国隐晦不清”,你说。我的回答是:“中国是隐晦不清,但是,肯定有清晰的东西可以找出来。那你去寻找吧!”

 

布莱兹·帕斯卡的意思是,在中国历史中,上帝的见证人都被人杀了!所以上帝的信息在中国隐晦不清。但是,就算是见证人都被杀了,他们也一定留下了清晰的线索,这线索指向上帝。我们去找吧!

 

有记载的历史以来,多神崇拜便一直存在

 

晶报:我的印象中,不少中国人都是多神论者,见庙就进,见神就拜。但多神崇拜的精神强度,很明显弱于一神崇拜,为什么?

 

杨鹏:一神崇拜,使精神集中,不分散。西汉董仲舒在分析天人关系后,强调忠于上帝,他说“忠”字与“患”者的差别,就是“患”是两个忠,忠于两个,就是“患”了。一神崇拜,容易让民众团结凝聚。还有,一神崇拜,容易有共同的善恶是非概念。而多神崇拜,将民众分散了,失去集体行动能力。不过,客观来说,多神崇拜也有积极的一面,那就是能带来多标准和多元的宽容。中国皇家宗教,也属于多神崇拜,是以上帝为最高神的多神崇拜。

 

晶报:中西多神崇拜的传统各有什么特点?

 

杨鹏:中国多神崇拜的宗教结构,是在商朝时就形成的。中国商朝的崇拜结构是:最高神是上帝;其次是自然神,如日月山川等;再次是祖先神,即祖先之灵;还有动物偶像崇拜,例如崇拜龙凤。在后来的发展中,以祖先神位配祭上帝,成为君王家的主要祭礼。

 

事实上,有记载的历史以来,多神崇拜便一直存在。至高神的一神崇拜,是犹太摩西最早突破的,但在犹太历史上,一神崇拜并非一帆风顺。摩西领犹太人出埃及后,犹太人还崇拜过金牛,摩西还为此大开杀戒。到了后来的所罗门王,也有过多神崇拜。是

 

一神崇拜还是多神崇拜,这是一个艰难的博弈过程,这个过程并没有完成。《圣经》里,除了上帝,还有天使,还有可上天的先知,当然还有魔鬼。其实仍然是一个多神灵世界,只是摩西十诫要求,只能崇拜上帝。

 

建立中华民族的宗教,必须要有足够统一的文化传统

 

晶报:儒家是信天的,你说的恢复上帝信仰,是恢复儒家的拜天传统吗?

 

杨鹏:原教旨的儒家,最初本是宗教,但后来被弄成了哲学,失去了对上帝的信仰和相应的祭礼仪式,也就失去了灵魂。孔子是信天的,敬畏天命的,但后来的儒家,越来越哲学化。中国最高精神概念中,有三个要点:一是天(上帝),二是道,三是心。最初的儒家,是以“天”为中心的,是崇拜性的宗教,诉诸人的信仰能力。道家以“道”为中心,你可以理解为以客观自然规律为中心,诉诸人的观察思考能力。中国佛教,尤其是禅宗,是以“心”为中心的,心生万法。在我看来,儒家的演进过程,是不断丢失“天”(上帝)的过程,不断被道家的“道”和禅宗的“心”俘虏的过程。

 

晶报:能否详加诠释?

 

 

杨鹏:朱熹的理学,其实就是被道化的儒家,是道学。王阳明的心学,则是被禅化的儒学。儒家逐渐丢失了自己的最高精神信仰——上帝(天)。近代以来的新儒家,更是远离上帝了。儒家已走出了上帝圣殿,走到了“道”的路上,走到了“心”的路上,走得太远太偏,回不去了。所以,要直接聆听上帝,要直接寻找上帝在中国典籍中的信息,要直接在这中华传统上重建中国的上帝崇拜。世界各文明民族,都有主流的宗教,犹太人有犹太教,印度人有印度教,欧美有基督教,俄罗斯有东正教,阿拉伯有伊斯兰教,日本有神道教,中国呢,是否得有中华民族自己的宗教呢?另外,中华民族由多民族构成,中华民族这个概念,是兼容并包的,这是很好的创造,但是,这个概念的背后,必须要有足够统一的文化传统。建立中华民族的宗教,让中华民族灵魂深处隐藏的上帝崇拜的力量得以释放出来,每个人内心都有上帝在心的尊严、平等,我想,这是中华民族精神自立自尊于世界民族之列,与世界各民族在灵魂与信仰上平等交流的一个重要条件。

 

晶报:为什么你认为恢复中国的上帝崇拜很重要?

 

杨鹏:首先,这是一种体会,你也可以说是一种启示。要说理由,其实这已足够了。非要用世俗语言来说,我可以勉强表达为,中国人需要信仰和敬畏,对超越万物和历史的超越性主宰力量的信仰,要有对超越任何权威人物的更根本的裁决力量的信仰,因为他存在,因为他确实是主宰力量,因为他回应人的祈祷,因为他有惩罪扬善的取舍,因为他事实上影响着每个人的命运。孔子“畏天命”,是真实的认识。其实,上帝与中华民族的关系,本有丰富的史料,只是没有先知去聆听和整理。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版权所有 © 2019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京公网安备:001101084614

代码

发布时间:2020-04-04 00:00:00